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电影《大猫》- 公众人物的私人空间

电影《大猫》剧照

电影《大猫》剧照

根据托马斯·赫利曼的同名长篇小说改编的电影《大猫》(Der grosse Kater) 将于2010年1月21日在瑞士首映。这部由当代瑞士最伟大的演员布诺·甘茨(Bruno Ganz)领衔的大片势必会掀起读者对小说的新一轮热读。

小说《大猫》1998年问世时,不啻于在瑞士社会投下了一枚炸弹,许多读者把书中人物跟第一家庭对号入座,十足地过了一把偷窥瘾。

在小说200多页的方寸之地,阴谋与爱情交相上演,王室国事家事纠葛不清,夫妻反目,朋友成仇,亲子生死离别,可以说,一切情景剧赚人眼泪和眼球的题材被一网打尽。

大猫非猫,而是一个人的绰号,这个人不是旁人,正是瑞士的联邦总统。

小说开篇伊始,西班牙国王卡洛斯和王后索菲娅正在瑞士进行正式国事访问,作为东道主作陪的总统频频在媒体上亮相,他的受欢迎度达到了巅峰。

可这一天的下午他却嗅到了空气中阴谋的腥味:大猫的密友、左右手、警署总长突然临时全权改动了次日的访问日程--索菲娅王后将在第一夫人玛丽的陪同下参观一所儿童医院。

在新闻里得知这一消息后,玛丽痛不欲生,因为在那家医院里她的幼子正在生死线上挣扎。当政治开始侵犯母亲的权利时,玛丽变成了复仇天使。毁掉大猫,这是她唯一的念头。在当晚的国宴上,玛丽失踪、迟到在先,自爆家丑在后。事到如此,大猫败局已定。

《大猫》讲的就是一个政治家在一天之间从权力的顶峰跌落到谷底的故事,这中间,作者通过闪回的方式插叙了主人公艰辛的童年、修道院的求学时代、他与玛丽年轻的爱情,让我们见证了一段政治生涯的跌宕起伏。

政治家的幻与真

“我是一个虔信的人,这是我从政的基础。我相信所有的行动都来自善,最终都指向善。这个世界既然是上帝造的,那么它一定带着神的光芒,它是美的、善的、真的。”大猫如是说。

政治实践和政治信仰之间总是落差太大。笼罩大猫的不是神的光芒,而是媒体的光环。大猫在残酷的竞争中频频胜出不就在于他善于作秀?他口才出众,风度翩翩,他和优雅的玛丽是最上镜的政治人物。初涉政坛时,大猫就独出心裁地用全家福作竞选广告,实现了第一次突破。

时隔数年,大选在即,大猫非要再添一个后代不可,因为标准家庭拥有3个孩子。最终他再获一子,标准父亲也如愿地登上了总统的宝座。

虚拟的媒体世界的真实终于赶超了现实世界的真实。这个迎合公众期望而降生的孩子从小身患绝症。从此,不仅夫妻间暗生心结,而且大猫本人也对自己的宗教信仰和政治理念产生了怀疑。

演员还是行动者?

政坛是一个大舞台。政治家处在各种利益交结成的蛛网中心,牵一发而动全身,其行动能力往往被过分高估。与其说他们是行动者,不如说他们是演员。

大猫就不禁感慨:“我们,这些所谓的创业者,庆祝了多少次隧道开通和桥梁竣工,我们剪断了多少条带子?手握舞台道具剪断一条银色的带子,这算什么建树,这也能叫行动?”

即使在决定大猫命运的那场国宴上,真正的行动者也不是我们的主人公而是玛丽。外交礼仪和电视直播捆住了他的手脚,使他虽贵为总统也回天乏术,他能做的只是把戏唱完而已,真是人在政坛身不由己。

花瓶政客

大猫受教于修道院。这间教育机构的目的就是培养花瓶,既毫无个性的庸人。这种人最适合从政,正像花瓶什么花都能装一样,花瓶政客可以相信、代表并推销任何一种政治观点。

大猫之所以叫大猫就是因为他没有被完全驯服,他的野性、个性和人性尚存。正像圣经中的Abraham并没有把自己的儿子作为祭品而是用动物取而代之了一样,大猫最后牺牲的也不是自己儿子而是他本人。人性终于战胜了政治野心。可是失去了政治的政治家也就失去了一切。

《大猫》是一部优秀的政治小说。它揭露了公众人物和媒体间互相利用、既爱且恨的关系。两者互有所需: 前者倚重后者的宣传,后者利用前者制造噱头。两者又水火不容,前者毕竟还要维护私人空间中的一块禁地,而后者不知何谓禁忌。至于政治人物,在他们的豪华包装下面,我们看到的是兴趣索然的演员、空心的花瓶和身不由己的棋子。

小说《大猫》值得一读,电影《大猫》值得期待。布诺·甘茨(Bruno Ganz)如何演绎让人又恨又怜的主人公,我们拭目以待。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投稿人 阎寒

托马斯·赫利曼

托马斯·赫利曼(Thomas Hürlimann)

1950生于楚格(Zug),当代瑞士最优秀的作家之一。

主要作品:

《花园小屋》
《卫星城 》
《木剧场 》
《大猫》
《40支玫瑰》
《斯达克小姐》
《跳进废纸篓》等

1981年至今,赫利曼在瑞士和德国共囊获21个文学奖项。

信息框结尾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