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男女平等 教材里"顽固"的性别歧视现象

(RDB)

课本里的性别歧视趋势是否已成为过去?在书本里,女孩子们是否终于可以被描述成科学家,男孩子是否会成为护士呢?一项在瑞士各地进行的统计显示,我们离这个理想还很远。

年逾四十的人都还会记得,在所有带插图的小学课本里,描绘家庭的画面都是非常“男女有别”的。法瑞地区的德语教材尤其让人难以忘记:书里的女人永远只是一副家庭主妇形象,男人则无一例外地外出工作。

从70年代起,妇女运动的兴起也带动了一场深刻的教材革新浪潮。1999年,瑞士平等问题代表大会就此专门发布了一项以 «老成见和新腔调» 为题的报告,提交了一系列在教材中实现男女平等的建议。而近15年后的今天,情况到底如何呢?

德语州际教材协调办公室(ILZ)的主任Marcel Gübeli表示:“90%的出版物都摆脱了15年前还普遍存在的歧视现象。”另外,他补充道,新教材在印刷前都要经过审查。在分析系统Levanto中,性别平等和其他诸如宗教、价值观等4个问题并列为衡量“专题平衡性”的标准。

提契诺州中等教育的副主管Luca Pedrini解释道:“我们十分注意在书中赋予男孩儿和女孩儿平等的形象,比如,教学杂志中介绍不同职业的章节,就要注意职业和性别的分配。”

还有盲点

其他专家对现状的满意度明显没有前几位高。伯尔尼州平等问题办公室的负责人Barbara Ruf就是其中的一位。她说道:“整体来说,情况是明显得到了改善,但依然存在盲点。法瑞似乎比瑞士其他地区更为进步。”

虽然说瑞士首家性别研究学院成立于德语区的巴塞尔大学,但是在教材和教师培训中对性别平等问题最为倾注心力的,还要数位于莱蒙湖边的日内瓦。

日内瓦是瑞士唯一在教师培训中专门开设“性别角色”教学板块的行政州。该课程设置于2009年,其教学及研究负责人Isabelle Collet展开了一项调查,关注于儿童科普书籍中性别角色的分配状况。

一些实例

Isabelle Collet对儿童科普书籍进行了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出某些陈旧观念仍然顽固存在。比如,在解释紧张情况下由于脑垂体原因而引发的闭经现象时,所用的插图是一个埋在书堆中的年轻女孩。

Isabelle Collet评论说,该插图所传递的信息还依然是19世纪的老观念。

语法教材:在将动词原形转换为命令式的例题中,我们常常看到这样的示例:“妈妈-从烤箱-取出菜肴”。

生物教材:肌肉组织示意图中以男孩为模特儿,而身体反射区图示则是以女孩为模特儿。

Isabelle Collet说,在儿童文学书籍中,人们现在可以常常看到女性主人公了。但男孩女孩互助的场景还是极少出现。

信息框结尾

男性比女性多两倍

Isabelle Collet 说道:“让人火冒三丈的不平等现象现在见不到了,如今,我们已经可以‘有幸’见到一些论调正确的书籍了,但它们毕竟是少数。通常,教材用书里,男性的出现频率还是要比女人多上两倍。”

日内瓦州男女平等宣传办公室(BPE)的主任Muriel Golay证实道:“教材的编纂者很容易忘记当心那些惯有的固念,他们有别的操心事儿。他们首先要考虑的是语法、生物知识等等。”Isabelle Collet就此说到:“我们遣词造句时,最先入脑的便是那些老生常谈,偏见固念就是这么传播的。”

语法、生物以及其他一些学科似乎是性别偏见绝好的“寄生地”,特别是在性别比较时。最典型的例句如:“皮埃尔比戴安娜更强壮”而不是“苏珊比克里斯汀更敏捷”。Isabelle Collet说:“我们的目的不是掀起两性间的战争,比如坚持要写‘苏珊比皮埃尔强壮’ ,但总是要照顾到每个人吧!”

问题也并不仅仅局限于性别角色的分配,Muriel Golay明确指出:“教材中的女性楷模几乎不存在,我们几乎找不到在人类历史中脱颖而出并为人类进步做出贡献的女性。”

各种歧视

教材中性别角色分配的专家透露:“其他诸如种族、社会、历史方面的歧视同性别歧视遵循的是同一逻辑。”

比如,教材中的深色皮肤的孩子很少,而生活中,各种族、社会背景的儿童在一起学习生活却是不争的事实。

尽管一半以上的家庭因父母离婚而解体,重组家庭越来越多,但是教材中到处可见的典型家庭依然是完整的未离异家庭。

德国考古专家、研究者Miriam Sénécheau曾研究过1994-2004年间德国教材考古知识内容中所传达的性别角色分配信号:“从画面或文字来看,旧石器时代的女性和孩子们或去采摘食物,或留在家中。但实际上我们知道,那时的女性和儿童从事和男性一样的重体力劳动。”

信息框结尾

教学箱

说到底,女权运动史本身就存在缺陷。“在1988年婚姻法修改之前,女人只有在丈夫签字同意的情况下才可以开通银行账户。当我们走进课堂向学生们讲述这一事实时,年轻的女学生们无一不感到震惊。1988年并不是遥远的过去。” Muriel Golay继续说:“就是这样一点一滴的现实让女性们把自己局限在某一角色中,而且公众舆论中的性别歧视言论也很严重,广告就是一个例子。”

面对此种状况,日内瓦州男女平等宣传办公室开发了一种“教学箱”,用以“铲除偏见”。“教学箱”里装着从小学课程开始、为所有学科老师提供的辅助教具。法瑞地区各州和伯尔尼双语州的教师都可从中获益。

在Isabelle Collet看来,“性别平等的信号需要从上而下,来自于政治层面。” 伯尔尼的Barbara Ruf也表示认同:“各州和每位教师的自由度很大。州级的公共教育负责单位应该更有决定权。”

Ruf总结道:“现在正是发起新一轮讨论的好时机,因为全德瑞教育体系协调项目正在展开,《教育计划21》还未成型,众多教材还需要重新修订,而各州也会为此展开又一次的合作。”

无论如何,教科书关于青春期的章节里,不会再有这样的语句,“当女孩子们开始化妆时,男孩子也开始长出胡子。”


(译自法文: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