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终生信奉科学教 "我是自觉自愿选择的这条路"

作者:

她,已婚,有2个孩子,生活在苏黎世,全职工作,只不过是为科学教(Scientology)。这几乎是完美的生活了,可惜她所服务的组织,在公众看来,是颇有争议的。

Juli Wunderer,科学教的忠实信徒

(ZVG)

她读过哈伯德(L. Ron Hubbard)的18本书,参加过20次他的课程训练、并成功结业。哈伯德是科学教(又译作山达基教外部链接)的创始人,且著作颇丰。她,是他的信徒,今年36岁,出生于一个德国的科学教家庭,至今为止已经在瑞士生活了19年。她的丈夫也是科学教教徒,与她和2个孩子一起共同生活在苏黎世州。每周5天,她要在科学教教堂(德)外部链接工作,并接受培训;而她的孩子则在一个亲科学教的私人托儿所中。

“我们的生活很普通,周末去远足或者看电影,和邻居们的关系也不错,我们的朋友很多,不仅仅是科学教里的,” Juli Wunderer略带羞涩、矜持地说,但脸上始终挂着友好的微笑。

我们在苏黎世工业区科学教的教堂里碰面。接待处的年轻女子友好地问候我们,走廊里人来人往,咖啡厅里有人在谈天,楼上教室里不同年龄段的学生们都在聚精会神地学习。创立人哈伯德显然享有信徒的崇高敬意,楼里摆满了他的书籍、格言、画像和DVD,墙上贴着组织结构图和图表,以及学习进阶的信息,以方便信徒一级接一级地不断学习。

在这幢楼里,Juli Wunderer度过了不少时光。她是科学教的法师,类似于牧师。“在这里,我可以帮助人们把他们的问题和过去的‘恶积’解决掉,正是这些阻碍了他们。之后,他们可以在个人和精神上得到升华,在今生变得幸福、快乐”。

在科学教著名的听析会(Auditing)上,电子心理测量仪(E-Meter)就要发挥作用了。这是一种被反对者称之为“测谎仪”或“江湖膏药”的仪器。一旦测量仪上的指针开始摆动,那么就意味着接受“听析”的人在情感上“连上线”了。Juli Wunderer认为这机器很棒,“哈伯德为此研究了十几年,很有效果,这是我亲身经历的。这并不是为了测谎,正相反,是为了让人们感觉更好”。

很普通的生活

Juli Wunderer曾在德国的公立学校读书,尽管她是班级中唯一的科学教信徒,但这也并未给她带来任何不妥。

“我家的生活很普通。有时候,妈妈会用一些科学教简单的办法解决冲突”。11岁时,她和自家兄弟一起参加了第一个科学教的教程,为了变得自信、可以更好地学习。

Juli Wunderer强调说,她一直都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路,“如果我的父母不顾我的意愿强迫我,那么我一定会反抗的”。

对她的子女,她也会这样做,让他们自由选择。“每个人都要对自己负责。我会让他们走自己的路,无论如何他们都是我的儿子”。

是对,是错?

耳边听着这位苗条女性礼貌的款款细语,头脑里却满是媒体中对科学教的负面评价,这似乎不大统一。都是他们自由选择的吗?没有强迫,没有洗脑?

“每当我读到那些与科学教有关的报道,我就一再确认,许多都是不正确的。是一些利益集团在作怪,他们不喜欢我们的话,例如我们说:不吸毒,也可以很快乐”。

那么洗脑呢?“这太可怕了,从来没有人规定过,我应该想些什么,”她说。批评也是允许的,“并不是要什么人屈服,正相反,要自己决定才行”。

生命指南

看起来,Juli Wunderer对她的生活很满意,她认为自己是很和谐的人,问题很少。“如果问题出现了,那么我会试着去解决,而不是搁置”。

那么科学教向你提供了人生幸福指南吗?“那当然,绝对的,”她表示:“我们并非完美的人,但如果没有研习过科学教,那么我绝不会是今天的我”。


(翻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