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绝望之下 瑞士人自杀率:虽有所下降,仍令人堪忧

(Keystone)

瑞士曾是欧洲自杀率最高的国家-没有之一。近20年来,瑞士人的自杀率有所下降,趋于欧洲中等水平。在瑞士,有自杀倾向的人群大多饱受着心理问题的折磨,不过他们敢于向外界求援。

在1991-2011年间,瑞士每10万人中的自杀人数从20.7人下降到11.2 人。在同一时期,欧洲地区抗抑郁药品的消费也出现空前的增长。

今年,伦敦经济学院在网络杂志PLOS ONE上公布了一份相关调查报告。结果显示,在1995-2009年间,欧洲29个国家的公民对抗抑郁药物的消费以平均每年20%的速度增长。

研究结果 一座城市中的自杀未遂

这项在巴塞尔市范围内的研究基于984起由该市各个诊所和医院在4年间记录在册的自杀未遂事件。女性的自杀率几乎是男性的2倍。 自杀率最高的人群为:20-24岁年龄段的女性、30-34岁的男性、以及未婚、外籍、学历较低、低就业状 ...

苏黎世大学心理医院的社会学家Vladeta Ajdacic-Gross认为,处方中大量运用抗抑郁药这一趋势的背后隐藏着另一个更为重要的现象:“为了获得这些药物,病人必须先去看医生-抗抑郁药的大量使用并不仅仅是医疗圈内行为方式的改变,其实也是广义上人们的行为习惯在发生变化。”

人们学会了用心理学知识进行分析思考,能够意识到自身困扰的深层根源所在。“对于心理问题,我们能找到原因来解释,我们更愿意表达自己。对于抑郁症我们开始使用更容易让人接受的字眼儿。比如‘衰竭’和‘职业倦怠’-在我看来,它们都是引起自杀的最重要因素。”

“援助之手”

“援助之手”热线服务成立于1957年,是最早出现的、为自杀倾向者提供帮助的机构。如今,它的使命则更为宽泛。

每年,大约1500名产生轻生念头的人会拨打143号码,寻求帮助。
 
“援助之手”热线的Franco Baumgartner介绍说:“倾听当事人自杀的原因,而不立即进行反驳阻挠,这点十分重要。然后,我们再试图和他对话。”
 
Franco Baumgartner补充道:“经历自杀危机的人看待现实的视角往往很局限,除了死,他们看不到别的可能。”

Anita Riecher-Rössler透露,就她的观察,很多试图自杀的人都很庆幸自己活了下来,“他们经常对我说:‘我当时就是不能面对现实,我其实只想睡着,并不是真的想死,我只是想逃离出那痛苦的处境’。”

信息框结尾

问题依然严峻

巴塞尔大学心理诊所的研究员Anita Riecher-Rössler曾对自杀未遂现象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她也表示,如今,那些承受着心理和精神方面痛苦的人们更有勇气去寻求帮助。

自杀数据

经历了70年代的增长后,瑞士自杀率从80年代起开始明显下降。

2003-2008年,每10万人的自杀死亡率保持在15人左右-该数字在2009年下降到12.5人。

2009年,男性的自杀死亡率(每10万人19.3人)是女性(每10万人6.2人)的3倍。

在15-29岁的年轻人中,自杀是第一大死亡原因。2009年,147起自杀事件发生在该年龄段人群中,也就是说,每3天就有一名青年人死于自杀。

2009年,瑞士整体人口的自杀事件为1105起,即平均每天3起。

而每年,全国自杀未遂估计达到1.5-2.5万起。

瑞士12个州内设有心理健康计划。

来源:瑞士联邦统计局及Stop Suicide组织

信息框结尾

但她同时强调,目前还缺乏具有针对性的预防措施,瑞士每年有1.5-2.5万自杀未遂事件,自杀死亡人数大约为1300人。自杀依然是瑞士公众健康的大敌。

《瑞士健康周报》(Swiss Medical Weekly)杂志发表了一篇研究报告,公布了以巴塞尔州为研究对象的第一批数据结果。研究证明,科学的预防措施应该更集中于“高危人群”而开展,比如年轻人、外国人、独居人士和失业者。

研究指出了发生自杀未遂最频繁的年龄段:男性人群中,30-34岁以及20-24岁是危险性最高的两个时期;对于女性来说,则是20-24岁以及25-29岁。

另外,巴塞尔的研究还指出老年人是另一个高危群体,特别是85-89岁的老年男性和60-64岁的老年女性。

自杀预防机构Ipsilon的Barbara Weil说:“我们如此关注于年轻人自杀的预防,而忽视了老年人,他们的自杀率也在直线上升。这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和对年轻人一样,对老年人忧郁症和自杀趋势的早期诊断和发现是十分必要的。”

Anita Riecher-Rössler提醒,自杀风险最高的人群,还要算那些已尝试过轻生的人们,他们中的一半会多次企图结束自己的生命。

这位精神病学家说:“研究显示,我们病人中的98%都有过精神病病史。他们都需要密切的跟踪治疗,并不只是为了避免再次自杀,也是为了治疗他们的精神疾患。”

国家计划?

在社会学家Vladeta Ajdacic-Gross眼里,瑞士居民在寻求生存救助方面还有很多可以学习的东西。他说:“虽然进步已经不小,但在瑞士,一半的抑郁症患者还不会想到去寻求外援。”

Ajdacic-Gross认为,在国家计划的推动下,自杀率还会降低。目前,瑞士26个州和很多慈善机构都在携手为之努力。

Ajdacic-Gross评论道:“为了预防交通事故,有好几个国家级项目,而为了防止自杀却一个国家计划都没有,这一点儿都不合理。”

枪支与自杀

伯尔尼的研究员2013年7月的研究结果表明:2003年生效的对于枪支使用的限制规定,让瑞士的自杀率得到持续、普遍的下降。

  

《美国精神病学杂志》(The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上发表了名为《2003年枪支限用改革Army XXI所带来的瑞士自杀率变化》的研究报告。研究调查了2003年军队改革前后的18-43岁瑞士男性公民的自杀率。军队改革将士兵数量从40万削减至20万,并将退伍年龄从43岁提前到33岁。

研究的主要负责人Thomas Reisch向瑞士资讯解释:“要知道,所用方式的可行性对自杀的影响巨大,特别是在冲动之下的自杀行为。尤其是枪支-试想,如果枪支不再触手可得,那么自杀事件便会明显减少。”

  

据Reisch介绍,由于瑞士的义务兵要在受训和周末服役时持有武器,所以2003年改革的目标在于:减少能够接触枪支的人数和减少可以使用枪支的机会。

调查结果显示,军队改革后,18-43岁瑞士男性公民的自杀率整体上有所降低;但是在18-43岁的女性公民和44-53岁的男性参照群体中,自杀率没有明显变化。

  

据Reisch说,“枪支使用受限的情况下,研究对象人群中只有22%的人有可能去尝试其他方式的自杀。”

信息框结尾


(译自法文: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