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罗马为欧洲法烙下深深印痕

查士丁尼大帝整理的罗马法对欧洲的当今社会依然影响很大 akg-images

古罗马帝国为西方世界留下了难以计数的遗迹。然而最大的影响非罗马法制莫属,瑞士弗里堡大学罗马法教授Pascal Pichonnaz这样认为。如果谈到古罗马人在瑞士或者欧洲所留下的遗迹,那么大多数人会想到古罗马露天剧场和导水管。还有一些国家,其所说的拉丁语言,也能让人回想起罗马的过去。

此内容发布于 2013年08月19日 - 11:00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此外,古罗马社会的要素犹如点点珍珠,散落在艺术、建筑、哲学和国家制度中,特别在法制范畴,更可见罗马人对当今的影响。

swissinfo.ch:您的理论认为,罗马人最大的遗产见诸于法律,您如何得出这样的结论?

Pascal Pichonnaz:罗马法对西方文明法制的构筑及发展起到了非常深远的影响。至今为止,依然经常得到引证。我们法律系一直将罗马法定为必修课,这绝非偶然。

罗马法和拉丁语是罗马带给西方文明的、唯一的、最纯粹的创造。在其他领域,罗马遗产都混合了其他文明,例如在哲学和建筑学中,罗马人吸收了不少古希腊的风范。

swissinfo.ch:罗马人并不是唯一一个在古典时代创造了法律体制的。美索不达米亚的Hamurapi王也设有法典;同样还有雅典的梭伦,一位政治家和诗人。为什么罗马法就产生了这么大的影响呢?

P. P.:古罗马是第一个真正设立了法学的帝国。罗马法是很特别的,它可以将问题用1-2句话总结清楚,并由此推导出某条法规。这让人马上想起盎格鲁-撒克逊法。

典型的例子是:某人卖给农民一头牛。但是牛病了,并且传染给了整个牧区的牛,这就是损失,那么谁来赔偿呢?是卖牛的,还是买牛的农民?

依照罗马法,这分为三种情况:卖牛的人知道,牛生病了,因此他就要为此负责。第二种情况:卖牛的人是专家,他曾采取各种措施,用以证实这头牛是健康的,因此,他对此不负责任。第三种情况是,卖牛的人并非专家,他根本不懂牛,因此也不负有责任。

unifr.ch

swissinfo.ch:很有趣,但这和今天的法律有什么关系呢?

P.P.:现成就有一个例子,可能比人们所能想象的更直接。6年前联邦法院就裁决了一个类似的案件。

动物二道贩子进口了6只鹦鹉,他把鹦鹉以4500瑞郎的价格卖给了一位拥有巨大鸟舍的育种人。之前,他曾对鹦鹉进行了隔离,为了检验它们是否健康。但一只鹦鹉因舟车劳顿而感染了病毒。因此所有鸟舍里的鸟全死了,造成了200万瑞郎的损失。

在判决中,联邦法庭直接引用了罗马法的法理。售鸟者并不承担赔偿责任,因为他已采取了所有必要的措施。但如果联邦法官没有正确理解罗马法,抑或考虑到保险等原因,则很有可能做出不同的判决。

swissinfo.ch:还有其他的例子吗?

P.P.:您可以把破损的商品送回商店,只要还在保修期内。这点也可以追溯到罗马法。在古罗马的市场上,当进行奴隶或牲畜交易时,就是如此。如果奴隶或牲畜有缺陷,那么一年之内买主都可以取消购买合同,或至少以优惠的价格购入。这一原则由罗马皇帝查士丁尼一世(Justinian I)推广至所有协约。瑞士法律也接受了这一原则。

罗马帝国与瑞士

在古典时代,瑞士高原的大部分地区居住着凯尔特部落,主要为海尔维第亚人。

他们试图征服高卢,并移居至其属地,用以抵御日耳曼人的骚扰。

不料,公元前58年,他们的进攻被凯撒在比布拉克特(Bibracte)战役中逼退,不得不回到高原老家。

这之后,现今瑞士的版图基本被罗马帝国吞并。瑞士高原属于上日耳曼尼亚,提契诺和格劳宾登属于拉埃提亚(Rätien)。

三世纪中叶,蛮人入侵。随着埃提乌斯(Aetius)454年被杀,罗马帝国陷入衰落,罗马军队迁回意大利本土。

随后,瑞士领土被日耳曼部落的勃艮第人和阿拉曼人占领。勃艮第族开始文明化,并迅速基督教化,接受了高卢罗马的语言和习俗。阿拉曼人则在长时间内保持了日耳曼人的生活习惯。

罗马人在瑞士留下了许多痕迹。最重要的古迹在沃州的Aventicum(Avenches),这是瑞士高原罗马城市的首府,以及巴塞尔乡村半州Augst的Augusta Raurica,和阿尔高州Windisch的Vindonissa。

End of insertion

swissinfo.ch:古罗马自476年起开始走向衰败。但它的影响在2000年后却依然很大,这令您感到惊奇吗?

P.P.:如果仔细研究历史,我们就会明白,为什么影响如此之大。自帝国灭亡后,罗马法遗留了下来,并成为与蛮人的习惯法平行的一种法律体系。在东罗马帝国,罗马法被全部沿袭了下来。6世纪中叶,查士丁尼一世把几个世纪存留的法律条款全部汇编到了一起(罗马法法典编纂,Codex Iustinianus)。

汇编于11世纪末在意大利的博洛尼亚(Bologna)重现,并以此修建了欧洲第一所大学和第一家法律院系。正是从那里,罗马法辐射到了全欧洲,凡是遍及天主教的地方。自1265年-1300年,有225名瑞士人曾在博洛尼亚学习,到1320年,尚有85人。由此可见,博洛尼亚是整个欧洲知识分子的摇篮。

这些法律当然都各有进展,但罗马法依然是欧洲大陆主要的灵感来源。英国因为是独立的岛国,所以有自己的法律土壤。但无论是法国拿破仑的法典还是德国弗里德里希·卡尔·冯·萨维尼的历史法学派,都是直接从罗马法汲取的源泉。

swissinfo.ch:那么就是说,罗马法给予欧洲深深的烙印?

P.P.:毋庸置疑。可以这样说,欧洲的形象得自于三大基石:基督教,亚里士多德的哲学和罗马法。

罗马法的影响已远远超越了欧洲,例如在土耳其、中国和日本,都是引用了欧洲大陆法系,这些都脱胎于罗马法。就算是在日本,也有专门的罗马法教研室。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