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老少冲突 让孩子有喧哗的权力

(RDB)

孩子们在玩耍的时候会忘情地叫喊,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一幅温馨的有声画面。但是瑞士每6个人中就有一个会受到噪音的困扰,其中儿童的吵闹声就时常被当作噪音的发源地。现在这一题目被提到了政治日程中。

去年德国制定了保护“儿童喧哗”的法律,以此平息了针对儿童游戏场和幼儿园内噪音引起的法律诉讼潮。现在瑞士的一些活跃人士提出在瑞士应该推行与德国类似的法律改革。

Okaj是瑞士一个少年儿童联盟组织,总部设在苏黎世,该组织希望“儿童噪音”这一题目能引起公众的注意,2012年底,该组织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提出改变瑞士的噪音条例,以便因儿童喧哗引起的纠纷不再能被告上法庭。

“我们希望,公共场所可以当作青少年受教育的空间,”Okaj组织的Ivica Petrusic这样对瑞士资讯swssinfo.ch说。

“公共场所发生的事情对于青少年的成长很重要,他们在这里了解社会是怎样运转的;人应该有怎样的举止;并知道极限在哪里。”

“在公共社会发生的‘冲突’中,少年儿童总是最大的受害者。他们被驱赶,被‘禁止入内’,例如16岁以下人士不允许在外面逗留等条例都对青少年的活动加以限制,这样的发展趋势令我们不安。”

在瑞士的一些地方推行禁止16岁或者14岁以下青少年22点之后还在屋外逗留的规定,伯尔尼州的比尔、因特拉肯和Kehrsatz及阿尔高州的Zurzach都有此规定。

老少一同生活 孩子们是否受到了排斥?

在家里,孩子是中心、是焦点,甚至是小皇帝。但在外面,他们并不十分受欢迎。由于孩子的吵闹而引起的邻里矛盾仅仅只是人们对孩子及青少年体现出的一种矛盾心理。 尤其在城市里,孩子是否成为了不受欢迎的少数群体?请说说你的看法!

苏黎世的声音

苏黎世州议会议员Philipp Kutter和Johannes Zollinger也提出这样的问题,孩子们自由玩耍的天性是否得到了足够的保护。

“青少年被逐渐从公共场所中的聚会点和游戏场赶走,”这两位议员这样抱怨:“儿童的那些带有创造力的活动受到越来越多的限制。儿童游戏场晚间被关闭,动用法律手段禁止孩子们在那里踢足球,或者禁止晚间玩耍。”

法律条文

在瑞士的环保法中对于日常生活噪音和业余活动噪音,比如教堂、儿童游戏场或者玻璃瓶回收站等地发出的噪音有所规定,但是却没有规定噪音的上限。只有飞机、火车、公路、工厂和射击场被规定了噪音的最上限。

对于其他声响的限制,就是不能对周边的民众造成骚扰,相关的法律诉讼,根据不同情况而裁决。

瑞士民法第684条对邻居遭到有害或骚扰性的噪音影响予以保护,在这一领域的诉讼纠纷,也根据不同情况而裁决。

有些地区专门规定了安静时间段,比如夜里和午餐时间,对于噪音的限制比较严。

(资料来源:Laerm.ch)

信息框结尾

不可能的改变

对此苏黎世州政府2月份所作出的书面回答是-不容改变:噪音条例对于青年聚会地点和儿童游戏场的少年儿童同样生效。有关“儿童喧哗不再被视为影响正常生活因素”的相关规定,无法在州级层面上引进。

而Petrusic点出了其中的矛盾之处:“一方面,那些预防体重超标现象的宣传,要求儿童拥有健康的生活方式,也就是让青年人活跃起来;另一方面,又对青年人活动的区域加以限制。”

噪音负荷

瑞士2010年的一个噪音调查得出这样的结果:

420'000人的工作环境附近是较严重的噪音发源地。

600'000个公寓受到噪音的严重干扰。

瑞士130万人受到有害噪音的影响。

噪音是瑞士最大环境问题之一。

(资料来源:Empa)

信息框结尾

春天的效应

在春天来临的季节,人们走出了家门,于是州环境机构因噪音引起的投诉如洪水般涌来,其中很多是针对儿童喧哗,瑞士防范噪音专家联盟Cercle Bruit的Markus Chastonay这样对swissinfo.ch说。

      

在接受《每日导报》采访时,Dübendorf青少年官员Stefan Ritz曾说:“现如今要在公共场合修建儿童游戏场,几乎不再可能了,人们会想尽一切办法进行阻挠,他们不能容忍孩子们的笑闹声。”因此在Dübendorf,夏天会启用一辆大汽车来充当孩子们的移动游乐场。

在环境法中规定儿童游戏场的噪音要尽可能地限制在最小,但是这里却没有最高的噪音限度可以参照,因此在法律纠纷中,都是根据不同情况来进行判决。

上诉

苏黎世家庭协会Familylab的Caroline Märki-von Zeerleder就此表示,这一问题与不同年代人的需求和相互之间的关系有关。

“对于孩子来说,吵吵闹闹很正常,而年纪大的人需要安静也很正常。但是这两项需求之间不能兼容,唯一的办法就是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进行对话。”

只可惜这样的对话进行得不够,Märki-von Zeerleder表示,她认为在大多数冲突中,老年人缺乏对孩子们的容忍和适应,她说:“上了年纪的人一味地认为,他们就应该受到尊重,而孩子们就应该听话。这就在新一代中形成了逆反情绪,因为习俗在改变。”

德国的一位联邦总统霍斯特·克勒(Horst Köhler)曾用“未来的音乐”来形容儿童噪音,这么美妙的比喻在瑞士似乎不会得到所有人的认同。


(译自德文: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he citizens' meeting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