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触摸瑞士的‘天空之城’

马焦雷湖畔的小城洛迦诺

(swiss image)

在宫崎骏(Hayao Miyazaki)的笔下,有那么一座城市,它超越地上文明百年,却人迹罕至;它浮游于浩瀚的蓝天,却沉寂在云海中。这座城市就是天空之城:拉普达(Laputa)。

最近,使我真实体会了一番的人间“拉普达”且在瑞士。

自然人文完美融合

无数次梦境中,我在大地上也找到这么一个地方,如天空之城一般,藏匿于广缈天际,人烟寥寥,如珍珠般纯净自然却又不失璀璨文明。不曾想,当日所梦,今日能现。在这样一个清凉初夏,我迎来了生命中第一个正式的爱情纪念日。就在这个特殊的日子,爱人送上了一份最好的纪念礼物:梦中城之旅。

六个小时的火车,对于很少坐火车的我来说,已经是很长的一段旅途了。再加上我的家乡是一个被山环抱的城市,所以我已然对窗外的峡谷穿行,云烟缭绕习以为常。在打了几个小盹之后,我终于迎来了到达终点的最后胜利。疲惫又饥饿的我并没有太多关注城中的景色,而是一头扎进酒店,饱餐一顿之后开始呼呼大睡起来。

睡梦中,忽感身体如漂浮在空中般轻盈。温暖气息,伴着山泉的甘甜清新,丝丝轻抚于肌肤;柔柔低语的沙沙声,像曼妙的音乐,在耳边回旋。任那微凉拂面的我,这才睁开朦胧的双眼。清风拂动中,若隐若现一片蓝色的‘海’,在点点移动的白色的映衬下,连天的蓝都显得那么淡了。远处的彩色小点不规则的散落在绿油油的山间,整个画面显得那么宁静又跳动。我越发被这神秘的景色所吸引,起身拉开了窗帘,想要一探究竟。

那若隐若现的蓝色‘海’原来是马焦雷湖(Lake Maggiore,又名Verbano)。曾经我只惊叹过新疆的赛里木湖(Sayram Lake),竟能如海一般蓝又一望无际。让我没想到,在瑞士竟也有这样的蓝色湖水,只是那陪衬的雪山,在夏季成了绿油油的茂密山林。那些散落在远处的彩色小点是一栋栋精致的小屋,和湖面上的点点白帆,让我更感觉到生意与文明。在赛里木湖,我能看到的仅仅是纯色的风景,那是一种让人不可触摸的美。而在这里,我却能感受到自然与人文的融合,这是一种令人觉得纯净又能够拥抱的美。

走在洒满阳光与鲜花绿树簇拥的湖滨路上,我的双腿仿佛特别有劲。湖边波光粼粼,带着水汽的微风轻轻打扫着湖滨路上的绿叶,让它们在初夏里尽显未尽的油油春意。那奋力绽放的花团如丰收果实一般沉甸甸的挂在树上。偶有湖风一吹,有的花瓣就开始了它们的探险之旅。那连成线或连成片的花瓣群,有粉色的,桃红色的,白色的,在风中轻盈的旋转起舞,漂流至远方。

古有‘飞花渐欲迷人眼’,而今沉迷于此景的我也情不自禁跟着它们舞动,花香的余味混着甘甜的空气,让我享受了一场天然SPA。爱人拿起手里的相机,将这湖光山色,跳舞的花瓣与一袭红裙的我定格在了一起,于是,我也成了这绝美画卷的画中人。

小镇风貌别有洞天

穿过湖滨路的美景,我们坐船驶向那些掩映在山间的小镇。船到湖中心,回头开始从远处欣赏这座小城。从外观上看,它和我的家乡很像,房屋都是依山而建,没有整齐一致的排列在一起。我家乡的房屋尽管也错落有致,但却是层层不绝的高楼大厦,不像这里的房屋比较矮,颜色鲜艳,而且都是在绿树掩映中若隐若现。

很快,我们就停靠在了湖另一边的一个小镇。这里的人比小城的人更少,除了偶尔几个游客,几乎看不到人。白墙红瓦,黄墙红瓦,粉墙褐瓦,尽管颜色鲜艳多变,但风格基本上都是地中海风情的欧式小屋,干净,精致,且都颇有心计的在门口和窗前挂上颜色绚丽的小花篮或者花框,让这个绚烂的小村庄更加的小巧可爱。

沿着湖边走,不远处就看见一群野鸭子在绿油油的草编‘地毯’上时而打盹,时而悠闲的与其他玩伴嬉戏,时而又张开它们有利的翅膀,飞身俯冲进湖中。那些野鸭子并不怕人,看见你来了,还会从你脚边踱着极其绅士的步伐经过。

就在我驻足停留之时,忽闻浪花拍打的声音,着实让我惊奇,这不是海声吗?寻声而去,就在一个拐弯处,卷曲的白色浪花正孜孜不倦的拍打着岸边的青石,只是湖浪不像海浪般风卷残云的汹涌,它更像是一个温柔又害羞的女孩,轻轻奏响一曲乐章。这恬淡灵动的一抹已经深深镌刻我心间,让我久久不能平静。

我穿梭在小镇的几个小时里,除了和我一起乘船来的几个游客,我很少看到住在这里的本地人。脑海里的印象,几乎都是艳丽可爱的小房屋,精致绚丽的小花篮,拼成圆型或半圆的整洁的鹅卵石小路,摇曳的棕榈树和花团锦簇的沿湖风景以及那些活泼淘气的野鸭,小鸟和天鹅。融入在这小镇风景的我,完全没有了城里繁华喧嚣的焦躁不安,感觉不到任何外界的人与物带给我的压力。在这里,似乎时间也不再是一个奢侈品,你可以像一个品酒师一样,去慢慢的,细细的品味生活的一切。

圣堂之路美景不胜

离开小镇往回走的时候,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看到小城半山腰上的一个建筑,叫麦当娜·德尔·萨索圣堂寺院(Santuario della Madonna del Sasso),它是这座城市的象征。金黄色的外墙让这个矗立在绿树中的教堂显得格外的显眼又庄严。但我感兴趣的并不是教堂本身,而是那条通往教堂的路。从山下到教堂要经过几个圆拱门,远远看去,那种感觉有点像日本动画片《圣斗士星矢》(Saint Seiya- Japanese cartoon)里的通往教皇宫的12宫,静谧中略带一点神秘。

于是,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去游客中心问去山上教堂的路怎么走。爬坡上坎,这有点像我家乡的感觉,只是在这里几乎看不到人。山间的小路全是用鹅卵石铺上的,鹅卵石的空隙之间,又长出了绿色的小草,远看就像是一条绿青色的毛毯。

小路两边的绿树带走了初夏的炎热,凉风阵阵,夹杂着泥土的芬芳,让刚爬了两个小坡的我们倍感凉爽。我爽快的脱下鞋子,脚板踩在凉悠悠的鹅卵石上,像在做足底按摩。看见前面第一个拱门,我就开始兴奋的提着鞋子往上跑,我喜欢一鼓作气,跑上山顶,享受一览众山小,凉风拂面的感觉。

就在我们往山上走时,林中忽然传来火车经过轨道的清脆声音。高高的石桥上,不一会儿就有一架小火车从我们头顶驶过。在这幽静的林间小道里,除了我和爱人说话的声音,我们几乎都在听那些蛐蛐与小鸟的奏鸣曲,还有就是时不时被突然出现的小壁虎吓一跳。

终于,我们登上教堂顶。那时我们都特别兴奋,身上的汗意早被山上的风吹跑了。整个城市风光,近到附近郁郁葱葱的树木和颜色鲜艳的小屋,远到山下的一片片黄墙红瓦,蓝色湖面,白色小船,湖对岸那些被包裹了一层厚厚绿色的小山以及山上的小镇,都一览无余。

国际电影节之名都

下山之后,我们来到了人稍微多点的格朗广场(Piazza Grande)。广场都采用鹅卵石铺垫,周围都是咖啡馆酒吧,餐馆以及一些时尚店铺。这个广场之所以出名,是因为每年的电影节广场上都会举办各式各样的活动,那时候这里会聚集很多人。而这个小城所举办的电影节和法国戛纳,德国柏林和意大利威尼斯的电影节并称为欧洲四大国际电影节。

尽管现在不是电影节的时间,但我仍能想象得到电影节时这里人潮涌动的情景。坐在广场上静静的欣赏这从中世纪起就修建好的广场,一杯浓浓的咖啡,此时再闻从教堂传来的阵阵钟声,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从1925年一战后在这里签下公约到现在每年电影节成为世界的焦点,多少人的悲欢离合都化作尘灰,只有这些屹立于此的古老建筑,见证着这个城市的历史和即将到来的未来。

因为我们只在这里呆了一个周末,所以还有很多地方没去。但是,这个小城却特别令我震撼。它是那么纯粹自然,却丝毫不掩其悠久的人文历史;它能瞬间吸引全世界的目光,却能在每次光环褪去之后仍悠然自得。

离开的火车已经缓缓驶出车站,我回头望着远去的小城,忽然觉得心里被装得满满的,因为今天,我终于触摸到了我心中的拉普达,这座停留在地面的天空之城:瑞士洛迦诺(Locarno)。

洛迦诺(Locarno)

洛迦诺是提契诺州(Ticino)马焦雷湖北岸的一座小城。

位于瑞士阿尔卑斯南部,海拔200米,人口约1.5万,主要使用意大利语。

小城极具意大利风情韵味,同时也不失瑞士南国风采,具有多种有对比性的风景。

特色情调、气候温和、南国的植物和风景,以及美丽多变的马焦雷湖北是这里最主要的看点。

也因洛迦诺公约及洛迦诺国际电影节而闻名。

信息框结尾

天空之城

《天空之城》的灵感及故事架构来自于英国作家江奈生·斯威夫特(Jonathan Swift)所写的《格列佛游记》(Gulliver's Travels)

故事中的“拉普达”(Laputa)是一座浮岛。在动画电影里,宫崎骏带领人们提前进入这个原本存在于幻想小说中的天空之城。

信息框结尾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