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运毒女 身携12公斤可卡因,从机场到监狱

(Keystone)

已经2个多小时了,扎拉依然在苏黎世机场换乘区里转悠,她在找那家餐厅,好让货出手。“我迷路了,只得对自己说,‘我被困住了’”。这是Hindelbank女子监狱一名年轻女囚故事的开端。

“我住在圣多明哥的Cristo Rey区,那里犯什么罪的都有,”2010年在瑞士入狱的多米尼加人扎拉(22岁,化名)说。

“我18岁就结婚了,嫁了一个67岁的德国人,不过马上就离了。他不想给我家钱,不愿意我为了生病的妈、怀孕的妹妹(16岁)、和她在监狱的老公、爷爷和我2岁的儿子,管他要钱。我就想向他证明,离了他我一样能成”。

就这样,只有4年小学学历的年轻女子步入了南美毒品交易的最下线。

多米尼加共和国不是毒品生产国,却是一个将毒品运往欧洲的重要的转运国。联合国估算,全世界10%的毒品是从这里流出的。

7000欧

接头地点在普拉塔港(Puerto Plata)的一家餐厅里,“4个衣着光鲜的男士,开着昂贵的汽车。他们给我一张机票,还给我拍了照。7000欧的报酬,他们会在欧洲给我。一切看起来那么容易…”

扎拉,这位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讲述的人,这位妓女和长期缺席、酗酒男人的女儿,对她来说,这些新认识的“熟人”对她很有礼貌、给她预定了很好的饭店房间,一张飞往欧洲的机票和7000欧元的承诺,这就够了,足够让她冒险了。

在候机室,一名妇女在登记前给了她一个行李箱,“这就是你的箱子,说完她就消失了”。

独身一人,初次上路

“我的机票是到瑞士的,然后转往法国。在苏黎世机场转乘区,我应该去一家约好的餐厅,但是我迷路了。我绕来绕去,结果总是走到入境检查站。我有2台手机。一台在起飞前响过:‘接到箱子了吗?’我说,对。但在苏黎世,光响没人说话直到2个警察走到我身边。‘你不想接受检查吧,’他们对我说”。

就在2010年春天的这个下午,警察在瑞士机场查获了最大的一条“鱼”:12公斤可卡因,而当年一年才截获了108公斤。

“被拘的第一天夜里,我哭,我叫,一刻都没停,拼命敲牢房的门。一名警察用西班牙语向我喊:‘消停点,感谢上帝吧,幸好你到了瑞士,而不是别的国家。其他邻国的刑罚可就高了。你认罪了,就进监狱,在监狱里你还可以给家里打电话、工作、往家里寄钱。’听到这儿,我就不叫了,”这位漂亮的、拥有珍珠颜色嘴唇的黑白混血儿至今仍很惊讶。

2次被关禁闭

6天后,扎拉被宣判送往苏黎世的另一所监狱,在那里她认识了其他女囚:“她们说我‘你怎么那么笨呀,12公斤才7000欧。这只是1公斤的钱’。

‘你丢了50万美金了。不过不用担心,你只是被利用了,最多判2-3年’”。

然而最后的判决是:6年。幸好因指定辩护人的努力而改判4年半。

2010年6月21日,扎拉在Hindelbank入狱。“我学的第一个德文词是‘婊子’、‘破鞋’…所有人都这么骂我,她们干自己的事,赚自己的钱,还不忘说我笨、骂我是‘蠢驴’。我和她们吵,所以2次被关禁闭”。

扎拉只能以暴易暴。自13岁起,她就有了草率、下流的两性关系,15岁时就和一个男人生活在一起,而饱尝拳头之苦。

“我试图保护自己,直到那天,他蹂躏我蹂躏得累了,我于是发誓,这就是最后一次”。就这样,扎拉带着儿子回到了妈妈家,“我试了所有的方法,不让他到这个世界上来,但没成功。我们那里堕胎是违法的”。

学会工作

在监狱里度过了2年零4个月后,扎拉决定不再做那个整天惦记着逃避和死亡的人。

“这里给了我工作和受教育的机会!我在纸箱组,负责装箱,这些箱子卖给公司。我还在洗衣房、做过清洁的工作。看守会按照工作的积极性给我们打分”。

这些分数就意味着工资。但在充满嫉妒和阴谋诡计的氛围中工作、受教育,可不太容易。

“那些和我一样出身低下的人,从来不学习。‘你去上什么德语课呀,’她们问我,把我当成一只黑羊,”扎拉说。

“人必须受教育”

今年10月,扎拉有个歌德学院B2级的考试。在上了20个月的德语课后,她的进步显著。每天工作后,她还总是加班,“这样我每月可以挣300-400瑞郎,有时还能往家里寄200-300”。

这名多米尼加女性最喜欢园艺工作,那里她总能挣到29分,满分也才只有30。“我学得可多了。我们种很多蔬菜,然后卖到外面”。

在监狱里都学到了什么?她说:“首先,要强大,不要屈服。其次,在做决定之前,要先想想。第三,要接受教育。我想重新回到学校、工作。像在监狱里一样,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这多好呀。在外面我从来没有过这些,什么都不知道,也不安全”。

有些人正想做,或者正在做2年前你所做的事,你想对他们的说些什么呢?“别做了。最令我痛苦的是,当我得知毒品的害处的时候;我在这里知道了这些,特别是当我看到有毒瘾的女囚犯犯病的时候。监狱生活不容易,要承担很多后果。自由是无价的。如果能享受这里舒适的条件,还能获得自由,那就完美了”。

女子监狱:

Hindelbank,距首都19公里远,瑞士唯一的女子监狱

共有18岁以上囚犯104名。刑期从几个月到终身监禁不等。

半数以上为瑞士人,其余囚犯来自25个国家。

30人犯有谋杀及故意伤害罪。

38人犯有欺诈、偷盗和其他罪行。

36人有违打击麻醉品联邦法。

9人因向瑞士贩卖毒品入狱,其中3人来自拉丁美洲,6人来自欧洲(2人持有荷兰护照,因为来自加勒比荷属安的列斯群岛)。

瑞士囚犯中5.6%为女囚。

(来源:女子监狱)

信息框结尾

可卡因交易

从2012年1月-6月,苏黎世州警察在海关的配合下在苏黎世机场缴获36公斤可卡因,17.5公斤的海洛因和70公斤兴奋剂Africanokhat。

40人,其中30名男性10名女性被捕。

19人吞食了装有可卡因的胶囊和避孕套。

其他人把毒品藏在行李箱的暗格里,或者绑在身上,藏在计算机里、书里,或者阴道内。

在苏黎世和日内瓦机场每年会没收逾100公斤可卡因。


据估计,这是飞机乘客走私非法毒品数量的10-20%。

过去几年,欧洲国家加强了对航空走私毒品的打击力度及共同合作。

也加强了与拉丁美洲的直接联系。比如日内瓦警方就参与了在玻利维亚发现、摧毁古柯种植园的行动。

从航空线来说,瑞士是从巴西圣保罗开始的毒品贩运交易的重要中转站。但运毒者来自拉美的不同国家,如委内瑞拉、玻利维亚等;抑或来自加勒比地区、非洲或欧洲(伦敦、马德里)等。


瑞士的毒品(可卡因)交易大部分掌握在非洲及多米尼加人手中。

(来源:苏黎世州立警察局和日内瓦高级海关署)

信息框结尾


(译自德文:宋婷) ,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