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祖辈的足迹

1928年米丽娅姆的祖母坐在摩托车上 mfk

我们生活的时代,拥有最新的科技,我们可以随时阅读最新的新闻,我们知道股市的情况和球赛结果。但是我们知道多少关于我们祖父母的事情?这是一个正在进行的音频展览向世人提出的问题。

此内容发布于 2010年10月25日 - 15:56
Corinne Buchser,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祖父母是在哪里出生的?他们是怎样相识的?他们年轻时是怎样生活的?面对这些问题的时候人们才会感到,真正知道的东西比必须知道的少得多。

瑞士戏剧顾问Mats Staub从2008年开始就在从事一个项目,名为“我的祖父母/回忆室”。他将年轻人回忆祖父母的陈述录音收录在iPod上供人们倾听。

伯尔尼通讯博物馆刚刚展出过这个展览,阿劳城市博物馆及艺术博物馆中正在展出这个音像展,展览上人们可以听到270个录音。

参观者舒适地坐在软垫上,聆听iPod中的诉说,他们的眼光可以在展厅中游弋,也可以在那些展现祖父母年轻时的黑白照片上徘徊。

“我的祖母是位摩托车手”

对自己祖父母的兴趣,是Mats Staub着手这项“回忆室”项目的起点。他的祖父母生活在瑞士相邻很近的两个地方,却在遥远的地方相识:作为农民儿子的祖父和作为教授女儿的祖母在坦桑尼亚相遇。

对于这位戏剧顾问来说:“世间没有无聊的生活经历,每个人的故事都是独一无二的。”

比如说米丽亚姆的祖母:在照片上这位当时21岁的祖母穿着皮靴、长裤和套头衫,非常自信地坐在摩托车上。

她是一位摩托车手,在30年代她参加了邻村的“Rütihof-Rennen”摩托车比赛。“这是很陡的一段路程,” 米丽亚姆说。

在当时女性很少坐在驾驶座上的年代,米丽亚姆的祖母就已经是家庭郊游的司机。“我的祖父不允许开车,因为他开不好。”

米丽亚姆的祖父是一位建筑师,“他吃沙拉的时候要加糖”,米丽亚姆回忆说:“他总是会把巧克力藏起来,但总是藏在我们很容易找到的地方。”

和祖父比起来,祖母并不怎么亲切,她表面粗鲁而严厉,但是米丽亚姆心中却有一个另样的祖母。

先锋还是暴君?

另外一位年轻人讲述他的祖父将买来的小牛背回山上的村子,他的父亲小的时候曾在市场上卖过野花。

爷爷是一位“小小的先锋人物”,他是村里第一个买了梨和洗衣机的人。但是等长大了以后,这位年轻人才知道,这位一直令他崇拜的祖父原来是一位“暴君”。神化还是现实?

移民的后代

很多年轻人的祖辈可以追溯到国外。“大部分瑞士人有着移民的家史,这并不是一个新现象。”Mats Staub说。

玛达琳娜的祖母就是波兰入,她在波兰的孤儿院中长大,后来学会了做帽子,因为她高超的缝纫技术,因此曾被人称作“巧手女士”。

玛达琳娜管祖母叫“Babica”,波兰语“祖母”的意思。在照片上她身穿一件白色的露肩服,手拿一支香烟,眉毛用黑色的眉笔描过。从小玛达琳娜就喜欢这张照片。

玛达琳娜在祖母那里长到6岁,她们甚至睡一张床,她还能清晰得记得祖母的气息和她去世的那一晚,祖母在一阵剧烈的咳嗽后,去了另外一个房间。

玛达琳娜的祖母18岁就结婚了,是一名犹太人,战争爆发后改信了天主教,但还是被送进了集中营。

战争生涯

家族的历史延伸到瑞士之外,那么很多人的祖父母都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他们对这一段经历往往保持沉默。

一位年轻人讲述了祖父对战争的描述:当他还是孩子的时候,有一次在饭桌上很不经意地问起关于战争的事,在此之前,祖父从未提及过一个字。祖父开始诉说,他的眼泪从眼睛中滚落,落在了汤盘里。

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人们从各种文件中阅读过很多,但亲耳倾听战争对当时家庭的影响,感受几十年后人们讲述战争时的情绪,是一种很大的触动。

我们将会留下什么?

在Mats Staub的“回忆室”音频世界中畅游,会让人直接想起自己的过去。

人们会问,我将留下什么?对这个问题,一名青年简单干脆地说:“希望我能为后代留下些亲切的回忆,但决对不会惊天动地。”

回忆室

Mats Staub于2008年春天开始着手这个长期项目《回忆室》。

现在这一项目在瑞士、维也纳、汉诺威和汉堡都在同步进行。

该音频展直至10月10日在伯尔尼通讯博物馆中进行。

10月21日-11月7日在阿劳州城市博物馆和艺术展览馆中举办该展览。

270个录音音频展示在公众面前。

一本名为《我的祖父母》的书也出现在市面上。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