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制造"的外国移民

年轻移民不仅身上带着祖籍的烙印,同样深受瑞士社会的影响,因为他们生长在这里

(Keystone)

一本新书《青年、移民和宗教》刚刚问世,这本书中写道:宗教对于瑞士年轻移民身份的形成起着重要的作用。无论是在瑞士还是在西方其他国家,公众对于移民的观念都在改变。

土耳其人、摩洛哥人还有科索沃-阿尔巴尼亚人被统称为穆斯林,信仰伊斯兰教的人被视为另类的宗教,而信仰天主教或者埃及的科普特人都愿意强调自己是基督徒,这样才能突出自己与瑞士的共性。

这本书以一项科研项目为基础,该项目以有关伊斯兰教的激烈讨论为起点展开,目的在于减轻伊斯兰教的社会成见并被严肃对待,书作者在卢塞恩大学的新书发布会上这样介绍。

宗教对于年轻的第二代移民非常重要,但也不是他们证实身份的唯一标志。作者之一、民俗学家Brigit Allenbach 说:“有些时候,年轻的移民会展现出自己本国、宗教和民族特质,为显示自己的‘不同’或者‘归属感’。”

这些移民青年身上虽然带着来自家乡的烙印,但也同样深受瑞士社会的影响,因为他们在这里成长,他们堪称是名副其实的“瑞士制造”。

这位民俗学家从来自东欧的第二代移民身上总结出一点-这些青年人自然而然地生活在两种文化的交替中。比如21岁的Sami-一名马其顿人的儿子,他就在家长和瑞士之间起着桥梁的作用。

少数中的少数

对于很多外国移民的孩子来说,在选择伴侣的时候,宗教起着重要的作用,这一点无论是波斯尼亚的穆斯林人还是阿尔巴尼亚的基督徒都不例外。文化科学家Cordula Weissköppel对这一现象的解释是,害怕在自己归属的少数群体被主流社会淹没。

Weissköppel对瑞士年轻一代科普特人的社会化状况进行了研究,科普特人是埃及信仰基督教的人,占埃及人口的13%,他们自认为是最早的基督徒,自从阿拉伯人迁入埃及并穆斯林化之后,就一直在主流社会中尽力地维护自己。在瑞士这些科普特人更是少数中的少数。

瑞士的科普特青年大多来自双国籍家庭,父亲是埃及人,母亲是瑞士人。“在这些家庭中,这些生长在瑞士的科普特青年与埃及父亲的关系存在一些问题。” 

婚前性行为绝对禁忌

这些在瑞士成长起来的科普特青年,必须努力来理解父亲的文化,以避免激烈的家庭冲突。他们将文化差异视为冲突的根源,因此他们不得不接受许多来自父亲那方文化的束缚,比如婚前性行为绝对作为禁忌对待。

Weissköppel认为,科普特人之所有能够延续至今,是因为没有打破这条禁忌,这可以防止女科普特人嫁给其他宗教信仰者。

瑞士常住外国移民统计(2009年12月)

瑞士外国移民总数为1680197人,欧洲移民1464653人。

其中德国移民数量为250 471;

葡萄牙205 255;

意大利289 111;

塞尔维亚148 903;

亚洲91 889人;

非洲52 672。

信息框结尾

瑞士的基督徒和穆斯林

在瑞士生活着350'000-400'000 名穆斯林人。其中将近一半来自前南斯拉夫解体前国家。 

200'000名阿尔巴尼亚人中的10% 信仰罗马天主教。

约1000名科普特人(埃及基督徒) 生活在瑞士。

信息框结尾


(译自德文: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