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老人是上天的礼物,而不是负担"

瑞士国民院主席Pascale Bruderer与老年院的Judith Giovanelli在一起

瑞士国民院主席Pascale Bruderer与老年院的Judith Giovanelli在一起

(swissinfo.ch)

医护人员的缺乏和资金的欠缺令许多瑞士养老院一筹莫展。现在瑞士养老院联盟发起一项运动,动员人们尊重老人、爱护老年人,尊重老人的价值。

养老院联盟主席及前联邦社会保险局局长Otto Piller表示:“国民的老年化,并不应该被看作定时炸弹。现代的人比上一辈人活得长,应该被视为一种机遇。这是上天的礼物,而不应当成负担。”

老年人丰富了我们的社会,他们纳税、缴纳保险金额,他们令消费业蓬勃发展。“我们希望通过这个活动,扭转社会上人们对于老年人的负面印象。”

根据日内瓦大学人口学教授Philippe Wanner的数据,瑞士到2050年,将有820万人口,其中220万人65岁或者65岁以上。

越来越激烈的争论

人口的老化一方面因为瑞士人均寿命的增长,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瑞士女性不再像以前一样生那么多孩子。女性就业的人数虽然有所增加,但到2019年女性就业的数量也无法弥补劳工市场对青年一代的需求。

这一点已经众所周知。因此护理人员和养老院担心,有关社会保险的政治讨论会因为这一事实而越发激烈。

养老院联盟Curaviva老人专业负责人Markus Leser因此而发起了这个活动,他说:“我们希望纠正目前许多讨论中,对于老人的偏见。”

借助这个活动,调动人们正确认识长寿现象并重视对老人的护理工作。

“反对歧视老人”

Markus Leser表示:“我们必须针对社会上广泛流传的歧视老年人现象作斗争,并严肃对待社会衰老的后果。”这里需要青年和老年一代之间开诚布公的对话。

同时,因老年人口增加而需要的护理人员的培训也要跟上。5月中旬这个活动在联邦大厦召开记者招待会时,瑞士国民院主席Pascale Bruderer在发言中对每天默默无闻工作在养老院的护理人员表示感谢,她说:“老年人的增多,为社会创造了更多的工作职位。”

这位瑞士最高人民代表还说:“国家应该进一步深入和广泛地工作,老年人不应该被排斥在社会之外,应该正确认识老年人的价值。”

灵活的退休年龄

在有关社会保险的讨论中,常常提及将退休年龄从65岁提高到67岁。

Otto Piller赞同退休年龄灵活化。他说:“有些人受到职业生活的负荷,而有些人则完全愿意工作得长一些。我们需要一个灵活的系统,让人拥有自由选择退休年龄的可能。”

失业保险公司的数据显示:让经济界为上了年纪的人提供就业机会,还需要做许多说服工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Isabelle Eichenberger

有意义的社会活动

瑞士养老院联盟Curaviva与瑞士红十字会、Pro Senectute、Spitex联盟、护理人员联盟(SBK)、瑞士老年痴呆联合会共同发起这项“尊重老人”活动。

全瑞士共有1600个养老和护理机构,拥有员工110000人。

信息框结尾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