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过把瘾” 阿尔卑斯的狩猎季节



1526年以来,狩猎在格劳宾登合法化。

1526年以来,狩猎在格劳宾登合法化。

(Keystone)

在瑞士格劳宾登(Graubünden)这种山地州,狩猎季节是一年中的亮点。虽然在外行人眼里这种运动够血腥,但在当地,猎人与自然保护主义者之间却鲜有冲突。

罗尼·弗兰克(Rony Frank)相信自己身上淌着猎手的血。“这就像是一种病、一种激情、一种瘾。这是全然沉浸在大自然中的3个星期,”他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他跟弟弟罗比(Röbi)来自多姆莱施克(Domleschg)的一个猎人之家,罗比说:“我们都会打猎。”后莱茵河(Hinterrhein)上游就从这座山谷中流过。

他们的祖父就曾打过猎,罗比还记得小时候跟父亲去打猎时得到的言传身教,而他自己也已作了20年的猎人。他是个地板工,狩猎季节几乎占用了他所有的年假。木匠罗尼则已打了21年猎。

由于时间问题,他们兄弟俩只能参加9月份的高地狩猎,打的是鹿、羚羊这类大型猎物。(打小型哺乳动物和猎鸟的低地狩猎一般是在10月和11月。)

罗比打猎是为了“娱乐、狩猎的乐趣,还有大自然,而且还能看到动物和观察它们。当然也为了野味”,好带回家享用。罗尼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记者透露,他还有意把自己对打猎的热爱传给儿子,小家伙虽只有10岁,已经跟着家人上山打猎来了。

各种利害关系

狩猎是格劳宾登州的传统与惯例。狩猎权自1526年起就被法律承认,该州的官方态度是,狩猎也是生态的需要,举例来说,鹿群数量每年都在增加,若不通过狩猎加以控制,就会造成对环境的破坏。

有数千名猎手获得每年秋季的狩猎执照。执照所有者必须通过严格的考试,做很多小时的环保工作才能拿到执照,而且每年还需续签。

赫伯特·肖恩哈特(Herbert Schönhart)也是名优秀的猎手。他的本职工作是特殊教育教师,曾在格劳宾登与圣加仑工作和生活。作为奥地利人,他也去捷克和德国的狩猎区打猎。在他成长的奥地利施蒂利亚州,他的父亲也曾是猎人。显然打猎是他家祖传的爱好。

“如今狩猎与各种利害关系息息相关-不仅是狩猎本身,还有自然保护和森林管理,”他指出。

现在人们已经认识到,狩猎-或不捕猎某些动物-对大自然其它各个方面的影响。野生动物管理对猎手有特殊的要求。肖恩哈特表示,要按照规范捕猎要求,养成射杀雌性与未成年动物的习惯很不容易。“我父亲只打过雄性动物。”

短期、集中

“格劳宾登的猎人最强悍。因为狩猎季节很短,所以他们风雨无阻,”肖恩哈特解释。

由于狩猎时段很集中,就会有许多感情糅合在其中,他补充。“打猎与瞄准猎物时会特别兴奋。就像踢足球时成功射门,或是登山者登顶时的那种感受。也像是发工资的那天,你对自己说‘现在我可以养活家人了’”。

打猎开始前,罗比会有“愉快的期待感-那也许是最美妙的事”。在狩猎季节里,则会有种生活在大自然中的体验,以及一种悬念。“光是观察动物就妙不可言,这是种真实的体验。当然也会感到一些压力,”他坦言。

他哥哥也完全同意。打猎之前“你无法入眠,神经起起伏伏”。“森林里还有其他6000名猎人,因此竞争压力也很大。而且你来是为了打猎,否则还带猎枪做什么,不如带部照相机好了。”

他又补充:“不错,你是射杀了有生命的动物,然而生命还在延续,它腾出的空间留给了新的生命。”

对狩猎的批评

动物利益保护组织,如瑞士反对猎杀动物联合会,对狩猎行为发出强烈批评,要求对涉猎作出全面禁止。这主要出于道德立场,他们认为狩猎毫无人道。

他们还就农村地区人们放空枪的危险提出警告,也反对捕猎是保持猎物数量平衡的需要这种说法,并指出日内瓦州早在1974年就根本取缔了狩猎。 

但另一方面,格劳宾登州的主流自然保护主义者却并不反对狩猎。他们与猎人合作,追求一个保护的公共战略。其中的一个例子便是格劳宾登鸟类学工作组(OWGG)的参与,这个鸟类观察者联合会的加入是为了保护猎鸟鸟群。

“在我看来,格劳宾登州有着很特殊也很理想的情况,”该组织主席克里斯多福·迈埃尔(Christoph Meier)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本组织有些成员是猎人,此外我们还与州鱼类与野生动物部协调合作。许多猎物管理员上过我们的课,从我们的知识中获益,他们还定期与我们分享对猛禽和猫头鹰这类鸟的观察资料。这些管理员每天都在现场,是了不起的观察员。”

“因此我们基本上不反对狩猎。”

罗尼积极参加当地的狩猎协会,所以了解这种运动的政治利害。他能直面对狩猎的抨击,并指出,尽管阿尔卑斯地区当地也有反对狩猎的人,但大多数反对者住在城市。

过去对狩猎的支持论据曾经是生计所需,现在则是强调猎人对自然保持作出的贡献。

“人们只看到射杀这一步,”罗尼辩解道:“但出于自然保护原因,为了控制动物数量,我们必须杀死的动物既有未成年的,也有年老的。”

受欢迎的娱乐

每年有6-7千人去格劳宾登州狩猎,其中大约150人为女性。州持照猎人联合会代表着这些猎人,该联合会还在各区设有分会。

9月的“高地狩猎”持续3周,每年日期固定不变,猎物包括鹿(赤鹿与獐鹿)和羚羊。

“低地狩猎”从10月1日持续至11月30日,猎物包括土拨鼠、野兔等小动物,和黑琴鸡等猎鸟。

整个10月间还可以捕猎野山羊。

如果需猎杀的动物数量未达到目标,那么可能会在冬季开始时增加几天捕猎“高地”猎物的时间。9月狩猎的原因是,动物在迁往冬季栖息地前数量能有所下降。

在联邦法律搭建的全国框架下,各州政府对狩猎严加规范。全国还有一些专门辟出的禁猎区。

对每种猎物每年都会有具体的捕猎数量限制,猎人必须严格遵守。相对于禁猎区,狩猎执照是单独发放的。

有些辖区也承认其它的狩猎执照,然而要想在格劳宾登打猎,猎人必须持有该州颁发的执照,其它地方的执照都不被承认。

信息框结尾


(译自英文: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