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2030年,瑞士什么样?



海蒂之路:2030年瑞士文化将走向何处

海蒂之路:2030年瑞士文化将走向何处

(Keystone)

2030年,离我们还很遥远,但谁先正确预测了未来,谁就能掌握先机。先知毕竟是少数,然而未来学研究者们却用科学为我们赋予了先知的眼睛。

瑞士未来学协会swissfuture最新公布了一项《2030年瑞士价值改变》研究报告,用4种假定模式勾勒出瑞士于2030年可能发生的变化。

依据未来可能发生的种种改变,该报告将2030年的瑞士假定为“自我型”(Ego)、“冲突型”(Clash)、“平衡型”(Balance)或“生物控制型”(Biocontrol),那时的瑞士可能发展成这四种类型中的任意一种,不同的发展状况也会对瑞士就业、文化、价值观等方方面面带来影响。

四种类型

“自我型”(Ego):如果瑞士的经济发展良好,人口数量大幅增加,达到950万,而且社会福利持续向好发展,但个人主义盛行,那么2030年的瑞士社会就属于“自我型”。这意味着瑞士政府将让位于经济,由经济发展主宰着社会,竞争激烈、职场生活将变得更加灵活,但与私人生活之间的界限将会混淆不清。

“冲突型”(Clash):如果瑞士经济长期陷入衰退,那么它可能已加入欧盟,继而迎接瑞士的将是高失业率和对未来充满恐惧。这就是“冲突型”,主要表现为政府无力,各种小集团相继涌现并展开竞争,社会政治性加强,宗教感减少,各类意识形态并存。

“平衡型”(Balance):该类型描绘的是最好的一幅蓝图:社会福利好,经济发展健康良好,而且改革后的社会体制可以较好地平衡个人和群体的关系。经济及社会发展符合环保规则,各地都很团结且有较高宽容度。

“生物控制型”(Biocontrol):可以说,这是最糟糕的一个类型,瑞士将变贫穷,经济上遭到孤立,强有力的政府必须面对、解决所有问题。民族主义泛滥,全民陷入集体怀旧情绪,政府试图控制一切,在所有这些作用力的引导下,社会将变得不宽容。

对未来的改变

这项由卢塞恩人Georges T. Roos指导的研究项目以经济发展为横轴,国家控制力强弱、个人与群体主义的此消彼长为纵轴,为瑞士的未来“框定”出这4种类型;并以此为依据,分别对未来的职场、文学艺术、居住空间以及安全做出了预测。

以瑞士未来的文化发展为例:

“自我型”(Ego)文化:在这种类型下,文化完全受制于经济,所谓的高雅文化将变为一种装饰,明星文化和娱乐文化将成为主流。在艺术教学的过程中,近1/3的教程设置以“自我市场推销”为主导。当然,这也会对文学产生影响,文学创作也会变成以市场为导向的一条龙服务:从市场分析、故事大纲、编辑、人物性格设置、背景设置等,都将以读者的需求为中心。

受众可以左右文学、艺术的走向。文化批评将变得全无用武之地,政府的文化促进机构也要以经济为主导。

  

“冲突型”(Clash)文化:因为社会已分裂为多个群体,所以文化的功能性得以凸显,也就是说,每个群体都有促进其发展的特色文化。高雅文化将只属于社会的精英阶层,而占主导地位的可能是反知识分子文化和敌视教育文化。

各阶层群体都将拥有自己的、促进本群体文化发展的机制,而政府总的文化发展机构则致力于促进通俗的大众文化。也可能因此而产生充满活力的次文化。

“平衡型”(Balance) 文化:在这种社会理想类型的支配下,各种文化应该百花齐放,文化将成为革新的“中央推动器”,可以促进社会各领域的变革。注重质量的媒体将重新焕发青春,经历新的复兴,成为对话文化的载体;书籍则会得到尊重。

文化将得到推崇,年轻的艺术家获得资助,其所体验的经历将变成艺术作品或艺术课程回馈给社会。多文化融合,这其中也有争论和冲突,但这些终将以艺术作品的方式得到再现。

“生物控制型”(Biocontrol) 文化:在这种模式下产生的文化将呈现出一派反现代的潮流,它让人联想起“很久以前”,而这个“以前”其实以前也从未出现过:一个官方的联邦机构将规定出具有模范作用、示范效应的艺术类型,并对此加以传承。大众文化将得到推崇,各地方言盛行,甚至可以设想,将方言,例如瑞士德语书面化。

艺术品以接受合同任务的形式出现,并配合国家政治、道德上的“主旋律”。艺术形式以一种“压倒一切”,艺术宽容度相当差。艺术批评将指出“对错”,充满说教气息。在这种“高压文化”下会产生多样、具有审美情趣的地下文化潜流。

时代的转变

2004年,该研究小组曾就“瑞士价值改变”进行过调查与预测,并写就《瑞士价值改变:2004-2014-2024》。如今7年已过,社会发生了巨大的变革,网络的地位变得越来越重要;气候变迁成为人们普遍关注的话题;席卷世界的金融-经济危机无止无休。

针对这些改变,未来专家们修订了这4种类型所展示的未来社会可能出现的面貌,并细化了很多具体的项目。事实上,他们的目的并不是预测,而是提前展示未来的场景,一方面,可以提请公众的注意,提前面对可能会涌现的问题;另一方面,也希望引起社会的深思,瑞士究竟在2030年,希望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国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改变;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只是命运而不容改变。

Swissfuture

Swissfuture是瑞士未来学的研究总会,以联合会的形式存在。

它是瑞士最大的国家级未来学研究学会,拥有会员最多。

如果按成员数量与国家人口比例来算的话,甚至也是全世界最大的国家级未来学协会。

信息框结尾

价值改变研究

联邦统计局推测,考虑到移民、出生率、期待寿命等因素,2030年瑞士人口最多可达到950万;最少790万,居中为870万。

依据全面的分析和专家讨论,瑞士未来学协会价值改变研究小组将瑞士的未来发展分为“自我型”(Ego)、“冲突型”(Clash)、“平衡型”(Balance)或“生物控制型”(Biocontrol)四种类型,用来生动地描绘瑞士未来可能发生的转变。

该研究小组的组长是未来学研究者Georges T. Roos。

除出具总的研究报告以外,还同时出具了4份分类报告,未来几个月还将就某些具体问题公布更多的分类后续报告。

信息框结尾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