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至于什么对我最有帮助?那就是愤怒。"

Rose-France unknown

“我1943年作为家里5个孩子中的最后一个出生,我们都被迫送走。那时候孩子不能与单身母亲生活在一起,因为人们认为这样的母亲犯了大错。

此内容发布于 2014年09月12日 - 11:00
Isabelle Eichenberger, swissinfo.ch

2个月的时候,我被送到了托儿所,2岁的时候去了教会。我在挨打中长大,必须干活和祈祷。谁尿了床就必须自己洗床单。13岁的时候每当我来了月经,一位修女都要过问我最隐私的事情。我逃回了家。但是我的母亲已经和一名军人结了婚,这个男人经常酗酒并打我,15岁的时候,他把我赶到了大街上。尽管有姐姐帮我,我还是没能完成基础教育的学业,我打一些零工,后来一个熟人帮我介绍了一份银行的工作,直到2000年我一直在这家银行工作。

我的父亲我见过4次,最后一次在1969年,他去世前一年,在一个饭店里,我故意找了一个他旁边的座位,但他没有认出我。我以前的丈夫打我,我离开了他,自己把孩子养大。我儿子知道我的经历,我没有告诉女儿,她很逆反。一次事故之后她落下了残疾,我担心她14岁的儿子会被带走。我总是感觉我的命运会重演。至于什么对我最有帮助?那就是愤怒。”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