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Rose-France自述 "至于什么对我最有帮助?那就是愤怒。"



Rose-France

Rose-France

(swissinfo.ch)

“我1943年作为家里5个孩子中的最后一个出生,我们都被迫送走。那时候孩子不能与单身母亲生活在一起,因为人们认为这样的母亲犯了大错。

2个月的时候,我被送到了托儿所,2岁的时候去了教会。我在挨打中长大,必须干活和祈祷。谁尿了床就必须自己洗床单。13岁的时候每当我来了月经,一位修女都要过问我最隐私的事情。我逃回了家。但是我的母亲已经和一名军人结了婚,这个男人经常酗酒并打我,15岁的时候,他把我赶到了大街上。尽管有姐姐帮我,我还是没能完成基础教育的学业,我打一些零工,后来一个熟人帮我介绍了一份银行的工作,直到2000年我一直在这家银行工作。

我的父亲我见过4次,最后一次在1969年,他去世前一年,在一个饭店里,我故意找了一个他旁边的座位,但他没有认出我。我以前的丈夫打我,我离开了他,自己把孩子养大。我儿子知道我的经历,我没有告诉女儿,她很逆反。一次事故之后她落下了残疾,我担心她14岁的儿子会被带走。我总是感觉我的命运会重演。至于什么对我最有帮助?那就是愤怒。”

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