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DOCUPASS 死亡也需要一点统筹安排

生前遗嘱的一大好处,是在患者不幸去世时能够明确其器官是否可以捐献。

生前遗嘱的一大好处,是在患者不幸去世时能够明确其器官是否可以捐献。

(Keystone)

“请不要尽力抢救我,我想平静地死去。我希望捐献自己的器官,其余部分则送去火化……”很多人都想过自己临终时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可是却只有很少人会真正采取行动,以保证这些愿望得以实现。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信息框结尾

也许这是因为害怕正视死亡这个话题,或者只是因为害怕繁琐的文书工作。但在瑞士,一个文件就能省去很多麻烦:DOCUPASS。

“预先指示档案夹((DOCUPASS,多语)外部链接可用来记录围绕疾病、护理、去世后遗体处置与丧葬等问题的各种期待、需要、要求与个人愿望,等等,”老年人保护与援助组织Pro Senectute (多语)外部链接发言人朱蒂特·布赫(Judith Bucher)解释道。

在该助老组织倡议下启动的DOCUPASS遵循了新的《成年人保护法(多语)外部链接》,旨在加强自决权、家庭团结,以及对无决断力的特殊人群的保护。

2013年正式生效的这项法律引入了生前遗嘱(多语)外部链接(DA-即对医疗护理及患者死亡时遗体的处置预先做出的指示)和无决断力授权书(多语)外部链接(MPCI-即规定由谁替某个无决断力或已去世者负责其法律与经济利益的指示)。而DOCUPASS还包括对遗嘱及死后的相关安排,如告别餐、选择土葬还是火葬,以及遗体或骨灰处置等各种细节。

尚不普遍

这个DOCUPASS适用于瑞士境内的所有居民,对外国人也一视同仁。但建立预先指示档案夹的做法显然还不那么普遍。

为了了解这些自决机制是否为人所知、所用,Pro Senectute组织于2017年委托社会调查机构gfs做了一次调研。对年龄介于18至99岁的1200人进行的电话调查发现,全国人口中只有22%已立好生前遗嘱,12%已做好无决断力授权书,其中大多数为60多岁的人(生前遗嘱47%,无决断力授权书21%),这并不出人意料。

朱蒂特·布赫指出,这是因为《成年人保护法》到2013年才正式生效,“让人们知晓其中牵涉到的方方面面需要时间,尤其是一个触及法律、医疗与社会心理等诸多方面,如此复杂的问题”。

代表的重担

“就心理学角度而言,为自己设想一个大家都不愿考虑的处境,例如生了重病、出了意外、失去了决断力等,可能会令人感到不适,因而难以做出决定。同时还有必要考虑文化敏感度和宗教根基,这些都影响了同死亡的关系,”这位Pro Senectute发言人补充道。

然而指定某个人代为打理自己的事务,可能比正视死亡话题更具有挑战性。布赫解释说:“指定一名代表对于被指定的那个人来说也是一个重担。如果有好几个子女,那么这还意味着要选择一个、牺牲其他。此外,自己做决定背后的动机就是为了不要成为亲友的负担。结果这倒有可能自相矛盾:在解放他们的同时,又给了他们做决定的责任,而且这些决定的后果将不可逆转。有些人则倾向于到了时候召集亲友共同协商,而不愿特别指定某一个人。”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