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黎世大学研究员

Gaia Restivo,苏黎世大学研究员

对我这个意大利人来说,一切都要比其他外来移民容易得多,因为我不是(出于某种原因)被迫来这儿的。在瑞士,我从事的是研究工作。我曾经的目标是在瑞士拿到博士学位,这个梦想也在洛桑实现了。

Gaia Restivo Universität Zürich

远离家人和故乡的老朋友,不言而喻,任何人都很难适应这种感觉。但这也是我自主自愿作出的抉择。

不管是在大学还是在瑞士社会,融入对我而言其实挺简单。然而随着我搬到苏黎世,一系列问题才接踵而来。陌生的德语对我来说不亚于一个小型冲击波。由于我不懂德语,所以融入这个德语区城市还是有点儿困难。

Zorica Ivic,Aare区零售商Migors专业顾问

11岁那年,我跟着我的兄弟从前南斯拉夫来到了瑞士。当时我的父母已经先我们一步到这儿了。在此之前,我们一直在前南斯拉夫跟祖父母住在一块儿。

第一天上学,我遭遇了巨大的冲击。课堂上我一句话都听不懂,成了彻头彻尾的聋子。我的爸爸妈妈也说不了流利的德语。头一个学期,每天上午我都去上德语速成培训班,只有下午才回到正常的班里。好在那段日子里我交了几个朋友,得以融入她们的小圈子。就这么慢慢的,我和周围的环境融洽无间了。

后来,我面临学徒专业的抉择。大多数从前南斯拉夫来瑞士的女孩,最终不是做销售、就是做美发。我有点儿另辟蹊径,决定选择在瑞士最大的零售商Migros从专业顾问学徒做起。我的远期目标是成为一名店长或者业务经理。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