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授予尚卢·高达的电影奖 什么是真正的3D电影

瑞士文化局刚刚将2015年的电影奖授予法瑞双国籍导演尚卢·高达,Fabrice Aragno是一位瑞士的电影导演、制片人、剪辑和音效技术员,他已经与高达一起工作了10年,并在3D电影《再见语言》里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是一部只能以3D形式存在的电影。



Fabrice Aragno (左)和尚卢·高达

Fabrice Aragno (左)和尚卢·高达

(Keystone)

swissinfo.ch:您已经与尚卢·高达一起合作了10年有余,那么是怎么开始的?

Fabrice Aragno:一切从我电话里的一条留言开始。尚卢·高达(Jean-Luc Godard)的制片人Ruth Waldburger有一次问我,愿不愿意与高达合作。我当时就说:“当然愿意!”于是有一天我得到一条电话留言,高达让我回个电话。

其实我觉得有些奇怪,因为我与意大利导演合作比较多,比如Fellini、Taviani、Olmi 和Antonioni等。高达不是我最喜爱的导演。我只知道他的几部最著名的电影。所以我在几天之内把他所有的作品都找出来看了一遍,听起来有点白痴。但是我想他可能会问到这些电影,因为关于他有过种种传言。

然后一个周日的早晨我去了他的摄影棚。我当时有点紧张,还没进去就闻到空气中飘着雪茄的味道,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里住着一只野兽”。我首先看到一个逆光的塑影,心里有些打鼓。但是一切都非常平静,我内心的不安被赶走,他非常平易近人,会向我微笑。他让我参观他的摄影棚,并请我帮他找群众演员。

swissinfo.ch:您怎样形容你们的关系?

没什么特别的,我们就是我们自己。两个都比较腼腆,我们用我们的方式交往。一般情况下我们不会说很多话,因为我从来不是一个话多的人。

高达看人,是看人原本的样子,这点我很赞赏,我在他那里感到很自在。这也让我可以毫无顾虑地尝试很多东西。我喜欢尝试技术上的新事物,有时候甚至沉迷在其中。而我其实不是技术人员,而是位电影人,但正因为如此我才有了更多自由空间。

对于演员来说也是同样的,高达用同样的方式对待所有拍摄对象,无论是狗、树木还是演员。因为他想抓到目标的形态。这有时候会令演员觉得是一种伤害。但我倒觉得这是一种恭维,但是这当然是主观的看法,然而在我看来,客观是不存在的。

swissinfo.ch:在拍完了《电影社会主义》(Film Socialisme)之后,高达想拍一部3D片子,为什么?

有一天高达问我,有没有兴趣感受一下3D , 就这么简单。这是他开始一项新项目的一贯作风。当我们为了《电影社会主义》这部片子的拍摄而第一次去乘油轮的时候,他忽然通知我们他不去了。因为“有我在,你们只会事事迁就我,这样不会有什么结果,所以你们自己去自由发挥吧,”他说。就这样把我们撒了出去。 

Fabrice Aragno其人

Fabrice Aragno1970年出生于纳沙泰尔,毕业于设计、建筑、剧场灯光和电影导演专业。

他在木偶剧院工作过几年。

短电影《星期天》是他在洛桑艺术学校的毕业作品,这部短片1999年在戛纳电影节上映。自此他先后拍了多部短电影。与以前的大学同学一起他成立了制片公司Azul。

自2002年起开始与高达合作,共同拍摄了《高达神曲》(2004)、《电影社会主义》(2010)和《再见语言》(2014),最后一部是3D电影,获得2014年戛纳电影节的评委奖。

信息框结尾

swissinfo.ch:他给您很大的自由发挥空间……

他从未剥夺过我的自由,所以说不上给。

swissinfo.ch:在电影《再见语言》里,3D的效果非常惊人而且很诗意,您是怎样达到这种创新的效果的?

让我们想想《阿凡达》,当时所有人都在谈论3D,但是那部电影实际上却拍得非常平庸,令人失望,当时3D影院也毫无特色。故事的讲述模式保持不变,而视觉上的效果也只是最低限度。这又有什么意义呢?所以我们想拍一部只能以3D形式存在的电影。我希望最大限度地利用这种技术,真正制作出新的东西来。

在电影界3D科技其实非常简单,就是两幅画面,一幅为左眼,一幅为右眼,有了这个出发点,我们尝试在其他材料的辅助下达到这样的效果:相机、摄影机和智能手机都派上了用场。我非常喜欢与图像打交道,把这些图重叠在一起,让它们连续翻篇,达到“上下翻飞”的效果,也就是说观众两只眼睛看到不同的效果。

我靠直觉工作,从不考虑我做的东西是否真会运用到影片中去。但是如果做出吸引眼球的画面,我当然会很开心。但是我不得不承认,那些特殊效果都是通过高达而达到的,也就是说在高达对画面进行加工之后产生了这种效果。他在这方面有着难以置信的天赋,就连一幅平淡无奇的图像在他手里也能变成艺术品。

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swissinfo.ch:《再见语言》的开头好像非常寻常:“一位已婚女性遇到了一位无拘无束的男性,他们坠入爱河,他们开始争吵,一只狗在城市和乡间迷失……”这些怎样用画面来表达?

对于高达来说一部电影就像一块冰糖,在某些时刻思想的结晶为电影赋予了一定的形态。《再见语言》里的所有台词都是他脑子里现成的。那只名叫Roxy的狗是他的狗,这只狗是两年前出生的,他发现自从他与这只狗一起散步,人们忽然开始与他交谈。这令他有了这个主意:让一只狗帮助一对伴侣改善关系。

尚卢·高达荣誉奖

尚卢·高达(1930年生)被瑞士联邦文化局BAK授予2015年电影荣誉奖,他被视为电影界新潮流的领军人,该项奖项的奖金为30000瑞郎。

联邦文化局表示,这项奖项授予尚卢·高达,以表彰他在电影界的贡献,他的超前作品对全世界各个时代的导演都产生过很大的影响,他是一位有远见的电影艺术家也是一位知名的电影评论家。

2015年3月13日,联邦委员阿兰·贝尔赛(Alain Berset)将把一石英奖杯授予这位伟大的电影导演。

信息框结尾

swissinfo.ch:高达的电影一般都很细腻深邃。为观众留下很大的描述空间,他是想找到商业片的对立点吗?

我个人不会用“描述”这个词,而更多的是情感。为什么我们总是要描述?在一幅画面的旁边也不会有字面描述来解释它,高达的电影也同样如此。就像对待一个艺术品,每个人都能有不同的感受。

在当代电影中,总是用同样的方式讲述着同样的故事,高达的电影非常复杂,这一点无可置否。但我们应该制作一些自由的、脱俗的电影,最重要的是让观众睁开眼睛。

我确信高达并没有特意找对立面,他不会与其他人背道而驰,而只是我行我素。但是有一点很遗憾:10位导演中有9位都无法利用自己手中的“自由”。

电影并不像有些人认为的那样已经“死了”,我们才刚刚开始,还有许多有待探索的东西,只是我们要另辟蹊径。


(转译: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