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网- 科特迪瓦大学生的持久战
载入中
制作

远程教育

上网- 科特迪瓦大学生的持久战


“如果这些年轻人有使用网络工具的途径,他们就不会想方设法地为了去欧洲而冒险渡海,最后命丧海底。”科特迪瓦教授Benjamin Yao的一席话表明了开设大规模开放在线课堂Mooc (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的初衷,这些网络课程不仅免费,而且面向所有学子。

这意味着,为非洲网络时代的大学生拓宽教育前景的梦扬帆了。撒哈拉以南非洲已开办了第一轮Mooc课程,瑞士资讯swissinfo.ch有幸在科特迪瓦首都亚穆苏克罗的大学旁听了一节课。在这项由洛桑联邦理工大学发起的项目背后,有着很多学生不畏艰辛的奋斗故事。他们的梦想是:只要轻点鼠标,便可获悉全球知识。

大学生活

“上网在这里很成问题。”

Jordan Romaric Brika

引言结束

Jordan Romaric Brika坚持要在我们进他房间之前收拾一下屋子。等他给我们开门后,只见狭小的空间里挤着一张窄床、一张书桌、一个卫生间和一台小冰箱。几平方米的地方,对他来说,既是卧室,又是浴室,还兼作厨房。

在来自亚穆苏克罗的国家理工学院(INP-HB,法)学生Félix Houphouët-Boigny欢喜地用手指着他的无线路由器,有了这个小盒儿,他就可以无线上网了。“我们8个学生一起凑钱买了这个,大家共同使用,”他满足地说。

多亏了这样,Jordan Romaric Brika才能够下载Mooc课程。这位科特迪瓦学生跟听了4门课,其中包括法国里尔中央理工大学的项目管理课。“这些课帮我加深了在很多领域的知识,因为在现实课堂上,很多概念只是一带而过,”他说。

大部分的Mooc课程在结课时都可以颁发有偿结课证书。但这位年轻人似乎对此并不热衷,他解释道:“我经济拮据,这份投资对我来说算不上物有所值。”

Jordan Romaric Brika熟练地敲击键盘,打开了Coursera(英)教育平台的页面。这里存储着众多Mooc在线课程,下载有时需要好几分钟。“上网在这里很成问题,”Brika遗憾地说。

和精英们共度的一天


和科特迪瓦其他城市的高校不同,在亚穆苏克罗,大学并非人满为患。Félix Houphouët-Boigny国家理工学院的就读人数为3500人,来自非洲15个国家。这里汇聚着科特迪瓦最优秀的人才,因为他们是从7000名候选者中选拔出的650名精英。(图:Flurina Rothenberger) 

“只有经济条件好一点的学生才花得起这个钱。”

Moussa Koner Ahmed

信息框结尾

身着运动衣、很在意形象的Moussa Kone Ahmed把网球拍搭在肩上,向大学运动场走去。对这位刻苦的物流运输工程系学生来说,这样的放松时间绝对算得上凤毛麟角。“大多数情况下,我晚上6点放学,然后吃点东西再继续学习,”他讲到。

和Jordan Romaric Brika一样,Moussa Kone Ahmed也在课余时间关注网上课程,并已经获得了法国一所管理学院授予的结课证书。“得到一个证明对我来说很重要,我觉得这是我简历上很有价值的一笔。”

Moussa Kone Ahmed从兜里掏出他的3G上网U盘充值卡。“为了能够在规定时间内听完讲座,并完成作业,我必须得投这个资,只有经济条件好一点的学生才花得起这个钱,”他承认。

确实,他的同系同学Michaelle Sahi也曾尝试参加一门在线课程,但最后因为没有足够钱交网费,只好半途而废。“如果我们大学有高速且免费的网络连接,所有人都会对网上课程感兴趣,因为大家都想扩展自己的知识面。但目前的情况不允许我们有如此之期待, ”Sahi遗憾地说。

就现状来看,在整个校园免费上网这个愿望还是乌托邦。但是,对亚穆苏克罗的学生来说,网络是非常宝贵的学习工具。“我们做研究主要使用的是网络,因为图书馆里有意思的书很少,”Moussa Kone Ahmed提到,那里的存书都很老,经常是80、90年代的,很难跟上最新的技术进步。”

像看电影一样上课


三台投影机和一部摄像机的镜头聚焦在Yves Tiecoura身上,他穿了一件黄绿相间的衬衣,拍摄期间从始至终要穿着这件衣服。“我还是有点儿紧张的,”他说。这里不是电影演员正在进入角色,而是科特迪瓦国家理工学院的教授在准备开始讲课- 他的第一节百分之百“非洲制造”的Mooc课程- 主题是“发光二级管在霓虹灯和显示屏上的使用”。 

“停!”Yves Tiecoura暂停授课,他必须关上空调,因为噪音太大,影响拍摄。演播室的空气变得燥热起来,视听工作组讨论着镜头的拍摄。这节课将会上载至Coursera平台,因此要达到一定的质量标准。

安静!开拍!

在洛桑联邦理工学院的带动下,亚穆苏克罗的Mooc课堂演播室建成。(图:Flurina Rothenberger) 


Yves Tiecoura在亚穆苏克罗已经小有名气。不过这堂撒哈拉以南非洲纯本土出产的第一节线上课程并非是他一人的杰作。参与筹备的还有另外三名教授,分别是来自塞内加尔的Mamadou N'diaye Lamine和喀麦隆的Alain Tiedeu和Pierre-Yves Rochat。而法语国家工程科学精英网(RESCIF,英、法)是这项Mooc课程协作计划(英、法)的发起人。

三名文化背景各异的教授合作起来难免出现意见不一,这就需要相互妥协。尤其是在某些名词的使用上。

非洲法语国家- 联邦理工学院的帮助对象

在推进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Mooc)方面,洛桑联邦理工学院是欧洲的领军机构。网上高等教育校区于2012年在洛桑正式开放。该项目的重要推动者-联邦理工学院校长Patrick Aebischer,是在一次对美国斯坦福大学的访问中注意到这种教学模式的未来意义。

洛桑联邦理工学院的第一批Mooc课程采用本世纪初的北美教学方式,授课语言为英语。2013年,在第一堂法语授课课程播出后,联邦理工学院发现了它在非洲的推广潜力:在非洲教学机构未作宣传的情况下,法语Mooc课程的观众中有16%来自非洲。

洛桑联邦理工学院从此启动了在非洲的项目,这是一项促进非洲高等及继续教育的南北协作计划。该计划获得了瑞士发展合作署(多语)Edmond de Rothschild基金会(英、法)的资金支持。法语国家工程科学精英网(RESCIF)也给予了协作。

2012至2015年期间,洛桑联邦理工学院的Mooc课程(英)收到来自186个国家的、逾百万名学生的注册。

信息框结尾

在洛桑联邦理工大学看来,面对“高等教育扩招”引起的生源过剩问题,大规模开放在线课堂是理想的解决办法。

引言结束

本次拍摄激发出了很多科特迪瓦教授的热情,而且洛桑联邦理工学院也密切关注着课程的进展。这是一次实验,而联邦理工学院的初衷是从技术和培训技巧上为非洲合作伙伴提供支持,帮助他们制作并使用线上教学工具。“这样他们就可以因地制宜地备课,”Moocs在非洲(法)的项目负责人Dimitrios Noukakis(法、英)解释说,“因为在世界不同地区,授课方式也很不同。”

听课人数过多,教师没有时间更新讲义,在讲座式大课上师生间难以互动… 这是科特迪瓦大学的现实,也是非洲国家高等教育的现状。只有科特迪瓦国家理工学院这样的高校没有学生过多的问题。

在洛桑联邦理工大学看来,面对“高等教育扩招”引起的生源过剩问题,大规模开放在线课堂是理想的解决办法。其策略是:建立3家技术及教育中心,重点工作就是制作Mooc课程。亚穆苏克罗的这家中心已经投入运转,另外两家预计将在塞内加尔的达喀尔和喀麦隆的雅温特创建。每家中心都有十几位教授将接受专门培训,学习如何把已有的Mooc课程融入自己的教学。

但这一切是否意味着,教授们将被视听教学所取代?这是很多教师最大的顾虑。“我们努力向他们说明,这不是项目的目的。老师们只要享受这些视频所带来的便利就好,它们所带来的附加价值是1500人大课无法给予的,”Dimitrios Noukakis强调说。

与担忧同时存在的还有希望。很多教师对在线课程的引进满怀期待。

教师也是演员

“我觉得在教室里比在镜头前更自在。”
Yves Tiecoura 

信息框结尾

“很多年轻人觉得只有去法国才能享受到更好的教育。如果能够通过网络参与高质量课程,他们可能也就不用漂洋过海去那边了(编者注:欧洲),”Yves Tiecoura说出了自己的期待。

Yves Tiecoura自己就是在乌克兰上的大学,现在他是技术及教育中心里唯一制作Mooc课程的老师。他灿烂的笑容和乐天的气场让他深受师生的欢迎。走在教学楼的走廊里,他一会儿停下来和同事们开个玩笑,一会儿又驻足和学生们聊几句天儿。“我觉得在教室里比在镜头前更自在。如果要录制一节网络课,我说话就得简明扼要,而且也不能像平常那样和学生打趣,”他感叹到。此时正是烈日当头,一片大草坪的四边伫立着好几座教学大楼。

不过,Yves Tiecoura坚信一点:大规模开放在线课堂是教学的未来之路,他说:“我们生活在视觉及全球数字化的时代。学校有必要引入这些新技术。”他同时也希望教学质量会通过这种尝试得到提高:在学生时代,我常常怀疑我们在科特迪瓦学到的知识是不是正确,是否已经过时。有了在线课堂,教师们就会更注重教学内容的精确性,会更加抱有思辨的态度,因为这些课将向全世界敞开大门。”

有了在线课程,“教学机构因为资金短缺在教学设备上受限”这一问题也迎刃而解。

灵感之源

有些技术性Mooc课程的内容相当实用。比如这堂由洛桑联邦理工的Pierre-Yves Rochat和Jean-Daniel Nicoud教授主讲的、题为“微控制器解析”的课。这堂课深受非洲法语国家学生的欢迎。(图:Flurina Rothenberger) 

“我让学生们观看Mooc课程中的实验视频,这强化了他们的理解。”

Florence Bobelé Naimke

引言结束

比如,没有实验室很难上化学课。国家理工学院就没有足够的资金配备设备过关的实验室。“我不得不取消一些实验,”副校长兼化学老师Florence Niamké Bobelé深感遗憾。

她眼中露出的疲惫突然变成了悲伤。Florence Niamké Bobelé是教授中少有的没有去欧洲“镀金”的一位。“我是百分之一百的理工学院‘自产教师’”她这样定义自己,“记得我当学生时,学院还有能称得上为实验室的地方,可是现在它们已经陈旧过时。而在线课程正是一剂万能药:我让学生们观看Mooc课程,那里面有实验的录像。这增强了他们的理解。”

在配有空调、颇为现代化的教师食堂里,机械工程系教授Alphonse Diango一边吃饭,一边接受了采访,言语中透出疑虑。其实,他对Mooc课程很感兴趣,甚至试着在网上听过课,但因为网速过慢,难以继续,很多学生也因同样的问题而恼火。“我们虽然注册了课程,但因为网络连接不畅,无法听课,”Alphonse Diango叹道。此外,他还提及了另一个障碍:“我们从运营商那里购买了4G上网卡,但电脑的网络连接从没有达到过这个速度,他们卖的卡实际完全达不到应有的网速。”

“Mooc课程?是什么?”走廊里路过的一位老师问道。他对这种新技术并不太感兴趣,相比之下,他更愿意用自制的传统教义来授课。不过,思考片刻之后,他还是表示:“Mooc课程好是好,但网络必须跟上!”

科特迪瓦Mooc课程的鼻祖

大多数在1968至1981年期间读小学的科特迪瓦人都会记得电视教育计划(PETV),该项目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起。

第一期在科特迪瓦城市布瓦凯制作的小学教学节目于1971年播出。该项目在设备方面投入巨大,第一年就拍摄了447期节目,约2.25万名学生参与拍摄。1980年,该电视节目的观众群已经覆盖了全国小学在校生的80%。

尽管如此,该电视教育项目(PETV)在80年代初遭遇了激烈的抨击。因为接受电视教育,学生中出现某些能力不足的情况,特别是在写作方面。1981年,科特迪瓦政府最终做出终止该项目的决定。

(来源:«Le programme d’éducation télévisuelle de La Côte d’Ivoire», J.C. Pauvert, Unesco/ Une aventure ambiguë, P.Désalmand / «La radio et la télévision au service de l’éducation et du développement en Afrique»,Chloé Maurel)

信息框结尾



期冀更加联通的世界

“我不能理解,为什么在我们这样贫穷的国家,网费却高得惊人。”

Benjamin Yao

引言结束

室外35度,而Benjamin Yao开足空调的办公室里只有20度,温差极大。这位国家理工学院Mooc项目的负责人一边迎我们进屋,一边指着他的无线路由器说:“为了博士生能够上在线课程,我自己花钱买了这个上网盒。”

他向我们解释说,这样他的学生就可以跟听一些在亚穆苏克罗听不到的课程。“我觉得这是一种恩惠,”这位兼任理工学院研究生院院长的教授说。

因为网络连接的限制,Benjamin Yao很多为了推广Mooc课程的努力都付诸东流。他说,当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得不到本应得到的网速时,感到火冒三丈。“这和欺诈差不多了!我也不能理解,为什么在我们这样贫穷的国家,网费却高得惊人。”

教授估算了一下,当地上网的月费相当于40瑞郎,几乎等于科特迪瓦最低月薪(即6万非洲金融共同体法郎,合99瑞郎)的一半。“网络问题的制约是巨大的,这让我们难以摆脱落后的现状。如果这些年轻人有使用网络工具的途径,他们就不会想法设法地为了去欧洲而冒险乘船渡海,最后命丧海底,”他们说。


“我们校领导甚至曾向国家财政预算部诉求解决办法。”

Moustapha K. Sangare

引言结束

学校的领导层甚至曾向国家财政预算部诉求解决办法。“我们得到的回答是,他们正在尽可能地给运营商施加压力,”副校长Moustapha K. Sangare透露。

在等待转机的同时,科特迪瓦国家理工学院希望在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的协助下,建立学校内部网络,保证学生能通过一台本地服务器通畅地进入网上课程。洛桑联邦理工学院也在校内安置了一台卫星天线,专供学生收看Mooc课程,特别为他们参与讨论和做练习提供了便利。

几百名科特迪瓦教授对开设Mooc课程都跃跃欲试。洛桑联邦理工学院邀请他们参加培训,法语国家大学协会(AUF,法)也为此组织了一系列讲座。

“某种程度上说,这些活动有些本末倒置,”科特迪瓦的瑞士科学研究中心的信息技术总监Roger Kpon评论说,“在阿比让(科特迪瓦的经济中心),几百名教师在学习如何制作Mooc课程,但最后都不了了之,因为他们既没有必须的教具,也没有能够保证他们创建在线课程的网络。”

“知识只有被分享了,才有意义,”这位专家认为。只要所有学生都有条件进入在线课堂,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就潜力无限。

秩序混乱的阿让比大学

我们走进阿让比大学的Cocody校区,同避风港般的科特迪瓦国家理工大学相比,这里气氛大不相同,我们迎面就见到众多警员。 “禁止照相!”,好几名警察围着我们,显然对我们的摄影师充满戒心。

如此戒备并非空穴来风。就在我们到来前几天,学生和安全部队就在校园内发生了冲突。起因是:在2016年4月的一次警察管制行动(法)中,几名女生遭到性侵。

学校空气中漂浮着紧张气氛,而且大学6万多名学生的校园生活也拥挤不堪:学生太多,教室太少,老师也不够。“大学将Mooc课程作为应对大学扩招、学生激增的重要措施,”地理学院的Mamoutou Touré说。

但是目前,大学里尚无录像教室- 这要等到2017年3月才能就绪。如果说一部分教师已经准备好投入Mooc课程的教学,另一些人甚至连这个缩写词汇的含义都还没搞清。

信息框结尾

求索于他方

此文是“求索于他方”(En Quête d’Ailleurs,缩写eqda,法)项目框架下的一篇报道。该项目的宗旨在于加强瑞士记者同发展中国家同仁间的交流与合作。

En Quête d’Ailleurs Ce reportage a été réalisé dans le cadre de l’opération En Quête d’Ailleurs (eqda), un projet d’échanges entre journalistes suisses et de pays en voie de développement. Cette année, sept binômes de journalistes ont travaillé, durant deux semaines autour de la thématique «Numérique et développement: les outils qui changent tout». Dans ce cadre, Oumou Dosso, journaliste de Fraternité Matin, en Côte d’Ivoire, a mené l’enquête avec Katy Romy de swissinfo.ch (voir: L’accès à internet, ou la lutte quotidienne des étudiants ivoiriens. Les deux journalistes se sont intéressées à l’utilisation des Moocs comme facteur de développement dans le pays de l’autre.  

文字

Katy Romy(协助:Oumou Dosso)

制作

Felipe Schärer和Ester Unterfinger 

(翻译:郭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