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非洲不存在
载入中
制作

瑞士图片基金会,温特图尔

其实非洲不存在


非洲实际上不存在。在摄影师Dominic Nahr展览的图片旁边有这样一句话。这是Georg Brunold在非洲报道中写的一句话,这句话也恰如其分地体现了Nahr摄影作品所表达的含义。他这些作品目前正在温特图尔瑞士图片基金会展出,展览的名称为《Blind Spots-盲点。

苏丹南部、索马里、马里和刚果是黑色的点,这四个非洲国家无法为国民提供基本的安全和需求。他们的问题有些是殖民时期遗留下来的,有些则是受到外部影响形成的。

因为这种不安定状态,令其成为外来势力利用和垂涎之地。内部的危机和内战更是阻碍了政治和社会的稳定发展。Dominic Nahr多年来一直在这些国家中从事摄影工作。《盲点》这个影集只是反映这片大陆的一些零星视角。

这个摄影展也提出了这样的问题:什么可以展示?怎样让美丽的画面触目惊心?怎样减少民族成见? 

1983年Nahr生于外阿彭策尔州,在香港长大,先后在多伦多、柏林、开罗和内罗毕生活之后,他又回到了瑞士。我们与这位年轻的摄影师进行了交谈,对他的生活和工作有了一些了解。



刚果,Sake,2012年

马里,巴马科,2013年

“我可以说是在一个很舒适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我父亲在香港有一份很好的工作。我的同学都是香港的外国人,经常更换,所以我常常是一个人。在学校我就是一个特别分子,喜欢躲在幕后。”​​​​​​​


南苏丹,Thonyor,2015年

“有一次学校组织去老挝玩,我带了个相机。回来以后我把我拍的照片给父亲的一个获得过普利策奖的朋友Hugh Van看,他曾用照片记录过越南战争。他问我以后想做什么。我告诉他我不想上学了,他就说:‘OK,那么从现在起你就是一个摄影师。’于是他介绍我去《中国南华早报》去实习。 ”​​​​​​​


马里,巴马科,2016年


南苏丹,Leer,2015年




索马里,摩加迪沙,2011年

“上大学的时候,我第一次去了纽约。我在一个电话亭中给图片社打电话。我做过东帝汶和加沙的图片报道,并两次获得了当年的摄影奖。我知道有这两个奖,我一定能被图片社录用。”​​​​​​​


苏丹,2015年


马里,巴马科,2013年

“在大学里,我总是觉得束手束脚。我买了一张机票去威尔士看望一个朋友。在路上,航空公司倒闭了,我的回程机票也泡汤了。我把这当成一个暗示。于是我决定不再上大学,而且义无反顾。那是2008年,我去了柏林。”​​​​​​​


索马里,摩加迪沙,2011年


马里,塞古,2011年




南苏丹,角道,2015年

“在那里我的一个摄影师朋友Karim Ben-Khelifa建议我去刚果,那里刚刚爆发了战争。我从未去过非洲,但是在三天之内我却来到了最前线。在一周之内我的图片被各大媒体刊登出来:有《亮点》、《明镜周刊》、《新周刊》和《国际信使》。”​​​​​​​



刚果,Sake,2012年



刚果,戈马,2009年



南苏丹,Lankien,2015年

 “我从来没有问过我自己,‘我到底要干什么?’我总是遇到一些人,他们给我做出榜样,把他们的经历告诉我。在东帝汶的时候我与一位路透社的老摄影师一起旅行,在摄影行业,如果没有一个人在身边陪伴、指点,很容易迷失甚至半途而废。”​​​​​​​


刚果,基巴蒂,2008年




苏丹,黑格里,2012年

“我搬到了开罗,我想:这里既是远东也是非洲,在这里我可以两个地区兼顾。但是我还是想念内罗毕,我曾两次试图离开那里,开了两次告别派对,还是又回到了那里。第三次走的时候,我干脆谁也没告诉,但是我还是又回去了。而现在我想在这里生活,瑞士。我想面对少数顾客,但是与这些有限的顾客紧密地合作。”​​​​​​​



南苏丹,本提乌,2012年



苏丹,黑格里,2012年

“与编辑部只能通过电邮、社交媒体或者效果很差的电话联络,有时候真是令人起急。有一次我为《时代》杂志做了一个关于2011年索马里饥荒的报道,产生很大影响。我不知道我的照片能够达到哪个高度。所以我想回家,并尝试通过其他渠道来出版我的图片,比如出画册或者办展览。”​​​​​​​



马里,巴马科,2016年

“媒体需要图片,但是有时候也会落入俗套。比如在《时代》杂志,我就总是知道,什么样的照片能被刊登,什么不行。我也知道:这张照片会出现在第三版,能得到多少篇幅。我几乎不需要再用眼睛看事物,这令我很不开心。我不喜欢这种自我束缚感,而办摄影展对我来说是一个新生事物,令我有眼前一亮的感觉。退后一步,与自己的作品拉开距离,这是我从未做过的事。让我的作品参与一个项目与其他人一起工作,这是一种进步。”​​​​​​​

马里,巴马科,2016年


“采访完我还得赶快打扫厨房!”这是Dominic Nahr见到摄影记者时说的第一句话。拍照一结束,他就马上离开了苏黎世的Airbnb短租屋,去了火车站。

Dominic Nahr

2017年6月,swissinfo摄影师与Dominic Nahr的谈话摘录。

制作


Thomas Kern与Luca Schüpbach,© 2017 swissinfo.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