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郊小菜园
载入中
制作

市郊小菜园

瑞士城市里的农家乐


很长时间以来, (市郊)小菜园一直都是瑞士小市民阶层的象征。如今,无论你来自哪个国家,家庭菜园都成为人们休息和休闲的场所。来自意大利的Vito、土耳其的Birsen和葡萄牙的Vaz兴致勃勃地讲起他们的小天地。 

苏黎世Uetliberg山脚下的市郊小菜园里,各国的彩旗在迎风招展。夏日温润的气候将园丁们吸引到自家的一畦畦菜地里,他们在勤劳地忙碌着。苗床上蔬菜、沙拉长得蓬蓬勃勃,间或花丛在争奇斗艳。孩子们绕着菜地蹦蹦跳跳,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木炭烧烤的烟火气。在一片蔬菜的清香中,升腾起令人愉悦的气氛。

Vito Crudo,意大利人

“我租下这块菜地已经3年,太棒了!视野漂亮、还有新鲜蔬菜,可以把头脑放空。只要东西长得生机勃勃,就特别让人高兴。还有我的小女儿,喜欢和邻家姑娘一起玩儿,蹦蹦跳跳的。对孩子们来说,有地方玩儿很重要”。

引言结束


Diana和Andreas Bandomir,波兰人

“9年前,我们把别墅卖了,也就失去了花园。我特别想念我的花园,所以就又租了个小菜园。我爱这方绿色小天地,有鱼、有蛙鸣。我先生主要负责有机蔬菜,我自己做点糖煮果子汁儿,味道很棒!我们的邻居都很好,视野也好,除了种玫瑰,其他的我们都绝不用农药”。

引言结束





这些市郊的小菜园,并不总是为了“业余情趣”而生。早在19世纪,农民出身的家庭手工业者是要靠这样的菜园养家糊口的,还有此后的工人们,他们对此的依赖也是有增无减。即使是进了城,那些工人家庭也要在城市边缘的土地里种上土豆和蔬菜。在工人宿舍区里,可以提供菜地的房子才最受人青睐。

这类园艺工作从理论上讲应该让人变得更勤劳、促进家庭和睦,并且让工人们远离酒精和政治。“Schrebergarten”这个词,中文翻译注重意译,就是市郊小菜园的意思,但实际上它得自于一位如今饱受争议的德国儿童医生- Moritz Schreber,也有人译作“薛伯”,因为其子是一个著名的精神分析病例。薛伯医生大力鼓吹,严格的身体训练可以压制人的欲望和兴趣。


René和Evi Braun,瑞士人

“我们吃的几乎都是我们自己种的,味道很好,那些超市货没得比。我们热爱大自然,3年前租下了这个菜园。人们可以在这里换换脑筋。我们的儿子即使已经成年,也常常回到这里和朋友们一起烧烤。”

引言结束




Murat和Birsen Lavanur,土耳其人

“我们有这个菜园才2年,还有许多需要学的。这些工作一点都不简单,和看起来的不一样。其实我们最想在这里做饭、烧烤,非常舒服。不过我们乐于尝试,愿意一起干所有的事。孩子们在大自然里,还可以自由地玩耍。”

引言结束




在瑞士,这些小小菜园的园丁们也组成了一个联合会,并于1925年成立了瑞士的总协会。如今瑞士家庭菜园协会共有会员24’500名,掌管着约900个足球场大小的土地。而且,作为社会的公共设施,它还为菜园租用者创造了在业余时间从事具有创造性和生产性活动的机会。

这些菜园不仅仅是城市的绿肺,也是社会和时光变迁的镜子。它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促进社区和当地居民的融合,并形成了一股社会力量。菜园协会开展了丰富多彩的活动,并且为儿童、老人和难民提供了活动空间。


Sebastian Suva,罗马尼亚人

“我是菜园协会的理事;做这些事很重要。这里也需要规章制度,邻居们才能和平共处。我有这块菜地已经5年了。我希望我的孩子们可以知道,他们吃的蔬菜是怎么生长起来的,需要如何栽培。 

对我来说,这是本职工作以外的一种平衡,我还可以想想其他的事情。即使是在冬季,我也愿意到菜园里来。”

引言结束



Pedro和Tavares Goncalvez,葡萄牙人

“菜园给我们带来无穷快乐!我们最爱在这里烤披萨饼,和朋友或其他家庭共同庆祝。这是生活中很重要的事!这里可以让我们从日常琐事中脱身、放松,生活在阳光下,而且孩子们也很爱来这里。”

引言结束




其实这一块块具有田园色彩的菜地,并不总是一派祥和。许多年轻的人和家庭,租下一个小菜园,却并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按照规定照料它,因此常被警告,要遵守菜园的规矩。他们其实更想要一块绿地,可以安安静静地享受一个烧烤之夜,这比除杂草要舒服多了。要想在这里将多种文化混合在一起、并满足多样的需求,可真不是件容易事。所以瑞士的许多小菜园都有非常严格的规章制度。


Theiler一家,瑞士人

“早在1965年家庭菜园刚刚建成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是协会会员了。我们希望可以永远待在这里。这些蔬菜、漂亮的鲜花还有休闲的时光是无价之宝!我们很珍惜那些可爱可亲的邻居们,还有他们极为热心的帮助。唯一的缺点就是,秋天打扫起来,可真是不少的工作啊。”

引言结束



Vaz,葡萄牙人

“因为严重的背痛问题,我已经做不好园艺工作了。可我还是很愿意待在这儿,这12年来一直如此。我和我的狗常常坐在这里,静静地沉思。”

引言结束


图片及文字:

Ester Unterfinger,瑞士资讯swissinfo.ch

制作:

Felipe Schärer Diem
Sylvie St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