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外迁企业回流潮 制造业“回巢”,美国与意大利“开路”

将生产基地外迁数年以后,美国和欧洲的数十家企业开始“打道回府:将制造产业迁回本土或者迁往邻国就近生产,该现象被称为企业回流。为什么企业会重返故土?哪些国家表现得最为突出?对就业又会产生怎样影响?为此我们采访了一位专家以及两家企业的代表。

难词释义

企业回流:将过去迁往异国他乡的企业迁回本土,或者是将其外包给本国的供应商。

将生产基地迁到邻近国家:将曾经远迁的生产基地迁到离本土较近的国家,或者是将其外包给该国的供货商。

信息框结尾

Luciano Fratocchi(意)外部链接负责企业回流现象研究的协调工作,该研究团体(Uni-CLUB MoRe Back-Reshoring)由卡塔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Catania)、拉奎拉大学(University of L'Aquila)、乌迪内大学(University of Udine)、博洛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Bologna)、摩德纳雷焦艾米利亚大学(University of Modena and Reggio Emilia)的教师们共同参与。在过去5年内,这一国际性观察机构收集了自80年代以来数百家将部分生产线迁回本国、或者实行境内外包的企业的资料。

“制造业回流形成势头始于2005年,”Fratocchi教授解释说,“这恰恰与全球经济危机的时间不谋而合。”金融危机迫使企业不得不对开支严格把关,各国政府也出台各种政策,以期抑制两位数的失业率。

(2)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在制造业回流潮冲击下,中国是受影响最为严重的国家。欧洲企业纷纷回归故里,他们将生产基地从东欧国家迁回本土,美国企业将制造业从东南亚和印度迁回祖国。企业回流最为明显的是美国和意大利,而在瑞士-提挈诺州商会(意)外部链接会长Luca Albertoni肯定地表示-到目前为止,登记在册的回流企业寥寥可数。

(1)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企业回流的原因

为何企业重返“家园”?劳动力成本-通常是在企业外迁时所考虑的唯一标准-即便是在异国他乡,劳动力费用也不断水涨船高。在中国,每年的人工费用甚至以15%的比例增长。节省下来的劳动力成本如今已无法填补运输和关税的高额支出。

除此之外,消费者也愈发苛求。因此,就近生产可以令企业最大限度地严把质量关;将研发与生产更好的融为一体;交货也更为迅速;售后服务也更及时,冠以“某国制造”的商标也越来越举足轻重。

(3)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对就业产生的影响

毫无疑问,制造业回流对于可以重新投入生产的国家可谓是一桩好事,因为这些国家不仅可以重获生产技能,也可以增长国内生产总值(GDP),还可以改善贸易平衡。

对就业产生的影响各国迥然有异。“在美国,”Luciano Fratocchi指出,“2015年,企业回流创造的就业机会与同年企业外迁流失的岗位数目相等,欧洲却不具可比性。”

然而,需要考虑到,在像意大利这样的国家,企业回流通常具有“自卫性”,其目的是为了有效利用早已存在的加工技术。因此,问题不是“企业回流创造了多少就业机会,而是多少岗位没有流失。”

拿瑞士来说,自动化可能是促使企业回流的一个因素,Luca Albertoni指出,自动化可能会简化某些生产工序,并且使产品更具竞争力,而且“不一定非要取代人力资源。”

Fratocchi对此异口同声,自动化通常令企业可以迁回人工成本极高的国家。“正是基于这一原因,不仅经济刺激手段可以令企业回流,而且更新生产工序也会起到促进作用。”

(4)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瑞士的情况

在瑞士,企业回流的情况似乎并不太多。然而,却呈现出外迁企业在某些生产阶段转向靠近本土生产的势头,Albertoni指出,那些曾经将生产基地远迁亚洲的企业,如今正在将生产线从亚洲迁向临近国家,比如说罗马尼亚或者是波兰。

如果说新出台的、更为严格的使用“瑞士制造”商标的要求堪称企业回流的一个转折点,似乎还有些为时过早。提挈诺州钟表工业协会(意)外部链接会长Oliviero Pesenti解释说,可以肯定地是,这些条件推动了一个产业的回流:几家钟表品牌已经将生产基地迁回瑞士或者是正在考虑迁回,“尤其是生产表壳的那些厂家”,因为只有机芯在瑞士生产并不足以将其出品的钟表冠以"瑞士制造"商标。

显然,瑞士少量企业的回流也说明了瑞士与其他国家的出发点不同。一方面,瑞士一直是跨国企业的研发机构以及总部所在地,而非生产基地;另一方面,重点产业–比如说医药企业–(与其他国家和行业相比)企业外迁现象原本就少。

反之亦然,Fratocchi教授假设说,“如果医药企业已经外迁,他们根本无意将生产基地迁回本土:搬迁一家化工厂要比迁回一家服装厂或者鞋厂复杂繁琐得多。” 尤其是,医药产业也存在活性物质的问题,“调查结果显示,医药业是企业回流现象较弱的领域之一。”

重建

企业回流并不总是意味着修复已经废弃的厂房或者是进行重建。Luciano Fratocchi 强调说,“企业回流现象,通常依赖将生产外包,也就是说:将产品加工外包给国内供货商。”

多年实行在岸外包之后,一些国家的企业需要重拾制造技能。例如,美国政府决定“对职业及高等教育进行干预”,因为“企业回流过程中出现了问题:制造能力缺失,尤其是手工劳动力匮乏。”

然而,英国这个“典型的以金融与服务业为主打产业的国家”也跻身于企业回流大军的前列。因为存在着工业流失的问题,Fratocchi作出结论:“通过采用正确的工业政策以及在职业教育上的投入,至少可以从部分上解决这些问题。” 

(翻译:薛伟中,瑞士资讯swissinfo.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