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老年痴呆症 生命的记忆在抹去

Faham是泰国北部的一个小村,距清迈几公里之遥。10年前,来自伯尔尼明辛根(Münsingen)镇的瑞士人马丁·吾特力(Martin Woodtli)在这里建立了Baan Kamlangchay看护中心,专门照料阿尔茨海默氏症和老年性痴呆患者。

一切还得从Woodtli自己的故事说起:他的母亲玛格丽特患上阿尔茨海默病,父亲因不堪重负而自杀。马丁突然要承担起独自照料母亲的重担。他走访了瑞士各地的看护中心,没有一家的设施、管理和收费让他满意。深思熟虑后,他决定带着母亲去泰国。社会工作者出身的马丁曾为无国界医生组织工作,对泰国很熟悉。在那里,他建立起一个适合于照料母亲的特别机构。如今,在Baan Kamlangchay看护中心住着12名来自欧洲的病人。

“Wer bin ich?(我是谁?德语)”…“ Immer dieselbe Frage。(总是这个的问题。德语)”…“ Qui suis-je?(我是谁?法语)”…“Toujours cette même question。(总是这个的问题。法语)”… 几年来,78岁的德国人Siegfried和患病的太太Irene 天天重复着这样的对话。人们对阿尔茨海默病知之甚少,这一病症显得很神秘、很顽固-尤其是在病患亲友眼中。共同生活50载的记忆就这样在Irene脑中逐渐退色、消散,直到完全消失。Irene在中心的试住期还有几天,Siegfried终究没能下定决心把她留在泰国。这对夫妇将返回波茨坦,Siegfried将继续独自照顾他的妻子。

其他的患者中,有的在中心已经住了很多年,有的刚刚入住(至少他们自己是这样认为的)。Geri看起来有些焦躁、不安,说起话来滔滔不绝但不知所云。Beda则陷在自闭中,他坐在沙发椅中,眼睛紧盯远方,偶尔低声私语-Beda只有58岁。这里还住着Ruth、Margrit、Suzie和Bernard... 他们的病状各不相同。他们是否完全被封闭于自己的躯体和精神中?他们对自己的状态有无意识?他们知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而自己又是何人?

假如这种疾病落在我们的头上,那该怎么办?我们之所以对它如此畏惧,是因为它触动了我们作为人的根基:精神、感知和自我认知。阿尔茨海默病吞噬人们对生命的记忆,吞噬着一切。到最后,什么都变成透明:自我被忘记,生命被消解。

(图文:Stéphanie Borcard和Nicolas Métraux,bm-photo.ch)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