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世卫启动病原体共享计划,瑞士可以有何作为?

新冠病毒给2020年打上了深深的烙印。这种病毒最早在中国被发现,之后便以可怕的速度横扫全球。疫苗可能会给2021年带来希望,但我们缺乏科研与利益共享的国际规范,而这样的规范有助于我们应对这次及以后的全球疫情。 Copyright 2020 The Associated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总部设在日内瓦的世界卫生组织(WHO)计划启动一个全新系统,用于在对抗2019冠状病毒病的过程中共享科研样本。让我们来为你解释这一系统将怎样运作,还有哪些障碍需要克服。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1月07日 - 09:00

“有时出现新病毒的国家能力有限,难以做到对病毒的测定与归类,”世卫组织全球传染病害防范部(GIHPD)总监希薇·白里安(Sylvie Briand)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如果这些国家能把病毒样本送到拥有最新技术与科研能力的国家,那么对世界来说都是件好事,各项进展也会加快。”

以疫苗为例,针对致病病原体开发疫苗的工作也会更快取得成效。

这一新共享计划最初于去年11月由世卫组织宣布(英)外部链接。世卫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表示:“由全球共同达成的病原物资与临床样本共享系统,将会促进医疗对抗措施的迅速开发,而这些措施就属于全球公共物资。”

谭德塞称该计划包含几个部分: “一种全新途径-其中包括一个由世卫组织设于瑞士某安全设施内的资料库;一项全球协议-向该库共享资料基于自愿原则,而世卫组织能够促成物资的移交与使用;一套全球标准-世卫组织将按这套标准分配物资”。

世卫组织专家白里安透露,该组织已经安排一组人员展开项目工作。她告诉瑞士资讯,这个项目最初会集中处理2019冠状病毒病,但他们有计划拓宽至“新出现的病原体”。她指出世卫组织在这个领域已经积累了经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天花病毒库,和2009年甲型H1N1流感疫情后采用的流感病毒库,这让众多实验室可以交换病毒样本以进行研究。

对谭德塞在声明中说瑞士已提供安全的实验室来支持这一倡议,瑞士政府有关部门认为现在“为时过早”,不愿做出评论。但一位消息灵通人士确认,世卫与瑞士正在进行商谈,瑞士原则上准备提供这样的空间。“我们做好了准备,但还在磋商项目具体内容及其形式,”这位知情人告诉瑞士资讯。

根据日内瓦高级国际关系学院(IHEID)全球健康中心(GHC,英)外部链接所做的最新调研(英)外部链接,新的系统还需要新的治理协定,以“在今后暴发大规模疫情之前”,确保“病原体样本迅速公平的国际共享”。

缺乏标准

“对理解病原体、开发对应药物与疫苗而言的关键,是全球都能获得病毒的样本,但要保证与来源国公平地共享利益,却不是那么容易,”调研作者写道,“近年来暴发的疫情(埃博拉、寨卡热、中东呼吸综合征、2019冠状病毒病等)令这个问题日益引起关注和担忧,但解决该问题的国际体系却依然不完善。”

该中心联合主任与调研合作协调人苏丽·穆恩(Suerie Moon)认为世卫组织倡议可能很重要。“在缺乏规范的情况下,这样一个生物银行可以成为朝着国际框架迈出的一步,”她告诉瑞士资讯,“这还不够,因为这需要外交官坐到一起。但它可能是一种催化剂。”

利益共享

日内瓦高级国际关系学院的报告强调共享利益的重要性,这包括疫苗与药物,以及使之成为可能的科研用实验室样本。“如果科研人员认为自己在利益方面受到不公平的对待,那么他们还愿意继续免费共享吗?”她问道,“我担心不会,那样系统也就会瓦解。”

她列举了中国科研人员的例子:中国首先暴发2019冠状病毒病后,该国科研人员早期阶段就在网上共享了这种病毒的基因组数据。她说,这使得多个实验室可以着手开发疫苗,例如辉瑞(Pfizer)与BioNTech共同开发的疫苗不但已经获批,且已在多国开始接种。但最初共享资料的科研人员,很可能不会共享开发疫苗取得的巨大经济利益。

发展中国家也往往处于劣势,尤其是在疾病暴发期间。这份报告引述了一名受调查者的话:“涉及双边谈判时,发展中国家普遍都是更为薄弱的环节。因此在暴发疫情,你需要药物或某种疗法时,你的国民在街上暴乱反对你,你只能说‘请帮帮我’……大家会说:‘好,我会帮你,但你拿不到使用权,也得不到使用费。’而你只能说‘行’。”

穆恩指出当前疫情下出现的“疫苗国家主义”,即富裕国家争相与制药企业签订双边订购协议。世卫组织的COVAX全球疫苗计划(新冠疫苗全球获得机制),是当前试图确保发展中国家不被落下而做的“唯一实际工作”。她认为世卫组织所处的位置有助于改善病原体与利益的公平共享。“世卫组织无疑有这个条件,能把关键的参与者拉到一起”,因为凭借2011年的《大流行性流感防范框架》(PIP,英)外部链接,“它以前就做到过”。经长期谈判达成的这个框架的重要原则之一,就是病原体与利益共享应基于平等基础,“大家都有合理的担忧,”穆恩说道。

瑞士安全实验室 

她还认为,瑞士很适合为世卫组织新的生物银行提供安全空间,因为瑞士是中立国,是“值得信赖的中间力量”,拥有高度发达的研究与科技基础设施,还是世卫组织的东道主国。

但据我们了解,瑞士达到四级生物安全水平(最高防护等级),能够贮存此类病原体的实验室数量有限。由于大多数此类样本都很危险,最高防护实验室是有必要的。

瑞士的此类实验室包括日内瓦大学医院最初为埃博拉病毒开发的一间,瑞士中部施皮茨(Spiez,多语)外部链接的一间,以及苏黎世的一间。施皮茨实验室的贮存能力最大,贮存范围也最广,涵盖了核、化学及生物样本等。

根据我们的知情人,取决于需求与会谈的结果,瑞士对世卫组织这个计划的贡献可能包括提供一个以上的此类实验室。

世卫组织的白里安称,该组织的方式讲求实效,旨在从具体的事着手,即使最初规模很小,以后再慢慢扩大。当前的重中之重是确保开办样本库,这也是与瑞士磋商的原因。这些都很复杂,涉及技术、物流与法律等问题,因此要看到底需要多长时间。

谭德塞在公布该倡议时,就强调现在急需这样的计划。“我们希望能在几个月内实现,”白里安表示。

全球健康中心联合主任苏丽·穆恩也提到此事刻不容缓。她说:“我们目前还没有可以共享病原体与利益的可靠系统。这让世界在面对下一场全球疫情时会更加脆弱。”

(译自英语:小雷)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