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伊斯兰恐怖主义 圣战不归路

(Reuters)

情报部门观察到,出于伊斯兰圣战目的的旅行次数在整个欧洲都呈现增长。瑞士也有这种情况,一些案件最近还得到报章披露。在这些迷失于西方社会的年轻人走向极端化的过程中,互联网起到了重要作用。

比尔市(Biel)一名19岁学生涉嫌参加索马里的某圣战运动,因而于6月初在肯尼亚被捕。这起事件还有不少疑点,可是却令比尔人心绪不宁,尤其是那里的穆斯林群体。在该城的5万居民中,穆斯林就占了近10%。 “整个社区都深受震动,”阿拉曼(Ar-Rahman)清真寺的一位阿訇卡莱德·本穆罕默德(Khaled Benmohammed)吐露。

据M.N.(化名)的同学描述,他是个亲切、谨慎、用功的年轻人,而他自被捕以后,更是矢口否认自己与伊斯兰民兵组织shebabs的一切关联。祖籍约旦的M.N.从童年起就在比尔生活,自2011年2月突然失踪后,一直没有详细解释过自己的旅行情况和旅行动机。

由于缺乏证据,肯尼亚有关部门可能会放弃对他与恐怖组织串通的指控。不过他的未来很不明朗,目前联邦政府也拒绝对这一极度敏感案件表态。

死于圣战

这一案件距《星期日报》(SonntagsZeitung)披露的另一起事件相隔近一年。该报曾报道了一位死于伊拉克、化名“突尼斯人阿布·萨阿德”(Abou Saad le Tunisien)的年轻人,这个化名是他在战争中使用的名字。这名年轻人死于2006年,但他的悲剧身世为人所知却历时数年。联邦情报局(SRC)确认,他是在美国的一次反恐行动中死于战场。

与M.N.一样,阿布·萨阿德也曾住在比尔,并频繁出入阿拉曼清真寺。在该市的8个穆斯林礼拜场所中,这个清真寺向来被认为最为保守、最有政治色彩。“这是个毫不引人注目的年轻人,”阿訇卡莱德·本穆罕默德评论说。然而有一天,这名年轻人和他谈了想去伊拉克的打算。“我劝他别去,”阿訇回忆道。

与瑞士有关部门的看法一样,本穆罕默德也认为在他去叙利亚、进而被基地组织的伊拉克下属机构吸收之前,是通过收看网上的宣传视频,自己变得极端化的。

蛊惑力

瑞士伊斯兰教研究组织(GRIS)协调员斯特凡纳·拉提安(Stéphane Lathion)也证实,在欧洲,走极端通常发生在“与穆斯林社区割裂的小团体内”。这位研究人员强调,在出发国并不一定会有召募者,因为互联网完全可以起到这个作用。“这是全新情况。此外不要小看网上传播的视频所带有的蛊惑力,它甚至能动摇完全不了解古兰经的人。”

在拉提安看来,出发时他们并不会考虑信仰动机:“上世纪80年代,当年轻瑞士人去中美洲为反抗美帝国主义而战时,人们并不会想知道他们是不是基督徒。那是些寻找归属感的年轻个体,因需要正义、真理和绝对而加入到某种使命中去。”

然而自主极端化的假设受到《时报》(Le Temps)记者和伊斯兰恐怖主义网络专家西尔万·贝松(Sylvain Besson)的怀疑。据他所咨询的各位专家,如果不通过亲信的介绍,没有一个来自西方的志愿兵能加入基地组织。基地组织的内线有时甚至会在门庭若市的清真寺里直接召募。

创伤经历

2010年,阿兰·皮卡尔(Alain Pichard)-一位融入伊斯兰社区的比尔教师与政治家-公开揭露该地区3名年轻人的失踪,他们都去了国外的极端古兰经学校。皮卡尔讲述道:“第一个回来时成了完全的狂热分子;第二个,就是阿布·萨阿德,死在伊拉克;至于第三个,M.E.(化名),是名年轻库尔德人,他的心理被这段经历完全摧残。”

M.E.曾尽力向这位教师详细解释,圣战组织的召募团伙如何在某些古兰经学校里确定未来的战士。

此外,西尔万·贝松认为“社会、家庭与文化环境在影响这些年轻人时起到重要作用”。而近几年来,所有涉及瑞士的伊斯兰恐怖主义事件中有“近三分之二”牵涉到同一座城市,这绝非出于偶然。“比尔有一小撮极端伊斯兰主义难民,”他肯定地表示。

十几起案件

按照瑞士情报部2012年报告的说法,“整个欧洲出于伊斯兰圣战目的的旅行次数都有增长”,可见最近的这两个案件并不孤立。联邦情报部虽不能肯定瑞士的这类旅行有所增多,但透露掌握了十几人的迹象,“他们曾定居瑞士,目前在圣战地区居住,有意参与战斗,特别是在索马里、阿富汗或巴基斯坦。” 

联邦情报部还首次提及某些圣战分子回瑞士的可能性。阿兰·皮卡尔则在近几个月观察到一种相反趋势:“今天令我们特别担心的是与库尔德工人党并肩作战的库尔德人现象。本地区一名年轻人去年就死于土耳其军队之手。”

根据多位专家,本·拉登之死、基地组织结构的破坏和阿拉伯之春浪潮削弱了主张战斗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后者在9·11事件和美国进军阿富汗及伊拉克后,曾吸引许多来自西方的年轻穆斯林或新伊斯兰教信徒。

联邦警察局(fedpol)则保持高度警觉,且不排除瑞士本土受到恐怖袭击的可能性,无论这些人是否曾在国外接受过恐怖主义训练。“瑞士也存在梅拉赫案(今年3月在图卢兹谋杀7人的阿尔及利亚裔法国人)的危险。我们绝对不能以为自己生活在孤岛上,”联邦警察局局长让-吕克·韦茨(Jean-Luc Vez)在接受法语区电视台采访时表示。

互联网的威胁

联邦警察局在6月12日(周四)发表的年度报告》中确认,疑似圣战分子继续利用瑞士作为支持伊斯兰组织活动的基地,通过互联网传播宣传材料、呼吁使用暴力。

联邦政府专门聘请了6名专家来监控网上的圣战主义进展。这些专家已针对一些网站及其开发人员作了多起初步调查。

在接到德国的指示后,瑞士对一名改信伊斯兰教的瑞士人展开了调查。有迹象显示,他曾通过互联网策划对德国领土上的某美国机构作恐怖袭击,并可能在准备使用爆炸物。因缺乏确凿证据,该男性未被拘捕。

“在极端意识形态领域,无疑只有圣战主义以如此密集的方式利用互联网,”联邦情报部(SRC)在2012年报告中写道。

根据联邦情报部,基地组织核心及其网络通过互联网传播反西方宣传,鼓励西方世界的穆斯林不必去阿富汗这类战争地区,而是直接在其所在国发动圣战袭击。

对治安部门而言,这意味着巨大挑战,因为“很难在早期阶段对孤立的圣战分子加以辨认”。

信息框结尾

制订新法?

根据联邦情报部2012年报告,瑞士面临的恐怖威胁还较为有限。不过仍有十几起动身前往圣战训练营地的案件得到确认,而初步迹象显示,他们有回瑞士的可能。

联邦情报部指出,对瑞士来说,对极端主义网络与伊斯兰分子召募的预防性监控仍是一大挑战。目前,秘密特工部门在没有法庭批准的情况下,无权监听电话和监视私人住宅。

国防部长乌力·毛勒(Ueli Maurer)于5月宣布,为了让联邦情报部能更好地预防治安危机,联邦政府计划按这一思路提出立法咨询项目。

信息框结尾


(译自法文: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