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发现自由 突尼斯民主之路:任重道远

, 于突尼斯


Moez Bouraoui表示:民主不仅仅是举办一个选举

Moez Bouraoui表示:民主不仅仅是举办一个选举

(swissinfo.ch)

阿拉伯之春过去近一年半后,突尼斯仍在努力应对国家建设的挑战。瑞士则从一开始就在支持突尼斯的民主过渡。皮埃尔·康伯尔努(Pierre Combernous)自2010年9月起担任瑞士驻突尼斯大使,时距起义开始尚有数月。

在突尼斯湖畔的瑞士大使馆内,他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记者透露,之前的齐纳·阿比丁·本·阿里政权一倒台,瑞士看到了“一个历史性时刻”,当时就决定“全力支持突尼斯的过渡”。

瑞士支持的形式之一,是对各个突尼斯和国际非政府组织的财政支援。

本·阿里给突尼斯人留下了一堆烂摊子,然而尽管20来年的独裁统治令权力与财富愈来愈集中于总统及其亲属之手,还是有许多保持乐观的理由。

“突尼斯革命很不同寻常。与其它阿拉伯国家相比,我们经受的损失最少,”公正民主选举突尼斯联合会(Atide)主席Moez Bouraoui解释道:“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和平的革命之一。”在去年10月的大选中(见右栏),这家瑞士支持的非政府组织负责了选举的监督工作。此外,这个国家还正在着手发展其他事物。

“突尼斯并非白手起家,这是个有法律和长期政治传统的制度国家,”日内瓦民主监督武装力量中心(DCAF)高级顾问Haykel Ben Mahfoudh表示。该中心致力于通过安全改革来促进各国的良好治理。

因此突尼斯与外国专家都对需要做什么、该如何着手了如指掌。

“我们正在发掘突尼斯的民主与自由-它的方方面面,乃至它的风险,”Ben Mahfoudh坦言:“我觉得,如果我们不花足够的时间来分析突尼斯的民主过渡进程,就可能陷入助长人民挫折感的危机。”

新宪法

突尼斯人在2011年10月选出了修宪大会,由其草拟新的宪法,而这绝非一件易事。当人人都意识到,究竟是哪些人在参与保证平稳过渡而努力时,就出现了麻烦:为稳定的民主奠定基础需要时间,然而很多百姓正满腹牢骚,称从本·阿里垮台至今,情况几乎没有变化。

“在高参与率基础上,通过公平选举选出参政人员,这还是第一次。他们也在一点点发现民主。这虽美好,却同样复杂,因为它充满了政治游戏,”康伯尔努评论道。

“我们的世界并非理想世界,不可能拿出一个模板摆到桌上,说‘这就是实现方法。’我们生活在真实世界里,政客们从来无法自由表达自己的政治观点,而如今却在游戏中。这当然令民众感到丧气,因为他们想看到的是成果。”

自2011年2月起开始在突尼斯工作的民主报告国际(DRI)(见右栏),是另一个受瑞士支持的国际非政府组织。

“我认为从革命发生以来,突尼斯做了不少惊人大事,”该组织主席杰弗里·维希泽尔鲍姆(Geoffrey Weichselbaum)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他一一列举临时政府取得的成绩-在短时间内组织了大选、就某些极重要问题搭建政治共识的方式,这还包括在永久宪法拟定前作为参考点的某项文件。

“我并不是说形势就一片大好,因为总是有做得更好的余地。可我是个非常乐观的人。”

贫困

持续的贫困与高涨的物价,影响着普通突尼斯人对革命的感受,本来引发这场革命的就包括经济问题。

“如果你的日常生活没有从经济上得到改善,就会有种‘事情未走向正确方向’的感觉,”维希泽尔鲍姆强调。

公正民主选举突尼斯联合会成员亲眼看到贫困的另一种后果-发现了金钱换选票的证据。

“当你处在一个极度贫困的国家,跟人民谈民主是毫无意义的。如果有人愿出30第纳尔(约合118元人民币)换你手中的选票,你甚至都不会去感觉到这是反民主的做法,”联合会主席Bouraoui表示。

正如他所指出的,无论如何,民主都不应沦为投选票而已。

“民主也意味着在你不赞成时,你可以展开讨论、搁置争议。我仍将你看作值得尊重的突尼斯公民。即使你不赞同我的观点,也不能将其作为排斥你的理由。”

在他看来,要做到这一点,突尼斯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公正民主选举突尼斯联合会所做的,就是努力提高意识,组织与议会成员的公开会议,让人们能够在一个中立的空间里,解释各自的难题,提出问题、交换看法。

“讨论经常会变得相当激烈,因为突尼斯人还未习惯民主辩论。他们会喊叫、会彼此起外号,但各位代表都接受这一点。我认为,如果我们把这种试验多重复几次,情况就会向正确的方向发展。”

本·阿里政权留下的烂摊子里不常被人谈起,却令Bouraoui倍感痛恨的,是人们没有一种对突尼斯的归属感。“人们只会考虑自己,而不是他们的祖国。旧政权把这个国家的知识分子-那些能为公共生活作出贡献、推动祖国前进的人-都撵走了。”

不过,当看到突尼斯人在克服困难、为祖国开创新模式的努力后,康伯尔努依然感到乐观。

“我相信突尼斯手中这副牌里还有许多王牌,要想不成功都很难。”

瑞突合作

瑞士的合作包括3个密不可分的领域:向民主与人权的过渡、经济发展,和就业、移民与保护。

这些工作牵涉到的瑞士机构分别是瑞士发展与合作署(SDC)、联邦经济事务司(Seco)、联邦移民局和外交部人类安全科。

工作原则是根据不同任务进行不同项目,但各项目之间又相互协同。

瑞士发展与合作署专事技术协助,联邦经济事务司则关注经济与商业项目。

两者都在地区与国家层面上,与突尼斯政府各部门展开协作。

瑞士在突尼斯南部设有两个地方办事处,一个在沿海城市梅德宁,另一个靠近近阿尔及利亚的边境城市凯赛林。

在凯赛林的项目包括推动就业和恢复办学。

瑞士援助还在凯赛林协助改善农村地区的用水供应、建设城市地区的污水处理厂。瑞士亦在支持燕子基金会(Fondation Hirondelle)的一个项目,在当地的Gafsa电台培养记者。

信息框结尾

日内瓦民主监督武装力量中心DCAF

日内瓦民主监督武装力量中心是创建于2000年的国际基金会。

基于长期和平依赖于安全与法治的原则,该基金会谋求将安全部门交由国家与人民负责。

该组织总部设在日内瓦,并在贝鲁特、布鲁塞尔、卢布尔雅那、拉姆安拉和突尼斯城开设了办事处。

它是首批向过渡政府提供专门知识的国际组织之一,并于2011年2月签署了首部协议。

突尼斯于2011年7月加入日内瓦民主监督武装力量中心,成为该组织的第60个成员国。

信息框结尾

公正民主选举突尼斯联合会Atide

公正民主选举突尼斯联合会成立于2011年3月,旨在推广民主价值,尤其是选举权。

该联合会主要进行3个领域的工作:加强意识与提供信息、监督选举,以及沟通和为之辩护。

信息框结尾

民主报告国际(DRI)

民主报告国际(DRI)于2011年2月底开始在突尼斯展开工作,通过支持民权社会组织,来帮助它们成为民主化进程的监督者。

它还帮助这些组织的“能力建设”,例如增强组织成员的技能。

此外,它还开办培训课程与讨论会,就选举和宪法等问题提供专家建议。

信息框结尾


(译自英文: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