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叙利亚难民 瑞士是否应接收更多难民?

作者:


黎巴嫩Bekaa-Tal难民营中的叙利亚难民

黎巴嫩Bekaa-Tal难民营中的叙利亚难民

(Reuters)

世界范围内的难民在增多;国内流离失所的人也在增加。叙利亚战争就是主要原因之一。黎巴嫩和约旦不堪忍受来自其邻国的难民潮,几近崩溃,这也引起瑞士的深思,如何让援助来得更深入?瑞士应该接收更多的难民,还是在当地提供更多的援助?

“船上有350人,他们连踢带踹地让我们挤做一团。所有人都糟糕透了,4天半没有吃东西。我想起来了,那次水渗到了船上。幸好有一艘油轮开过来,船员们可以向它呼救”。

这是30岁的Neroz Kahil向我们讲述的故事。在她2013年9月抵达意大利之前所遭受的磨难,她永远都不会忘记:

就在8个月前,她和她的家人离开了叙利亚的城市阿勒颇(Aleppo)。因为一枚炸弹落在了不远处的清真寺,毁了她家的房子。

她们首先逃到黎巴嫩,之后是土耳其、希腊。这位女士花了13‘000美金,为了偷渡到欧洲。她睁着哭肿了的眼睛说,她必须留下4个小孩中的2个。那时他们分别只有5岁和10岁。“我的前夫不想来欧洲。他对我说:你可以带走两个,自己选吧。这是我一生中最黑暗的时刻”。

在意大利,Neroz Kahil登上了开往瑞士的火车。蛇头这样建议她的。“其实我是想去德国。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但我所遇到的所有的老乡,都想去德国”。

刚到瑞士的意大利语区提契诺州的时候,有一个警察很照顾她。“他是那样的友好,甚至给我买了一份披萨,”她回想到:“对我们来说,这是自离开叙利亚以来,第一缕接触到的人类的气息。我对自己说,够了。从一个国家辗转到另一个,令我很痛苦。我的女儿们也筋疲力尽。就这样,我们留在了瑞士”。

逃出叙利亚

Neroz Kahil只是众多难民中的一个。根据联合国难民署(UNHCR)的最新报道,仅在2014年上半年,就有550万人逃离自己的家园。而据2013年底的统计,当时的难民和国内流亡者已有5120万。

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统计数字显示的是日益恶化且令人担忧的发展局势。而且首先是那些贫穷国家,要负担移民的大部分财务及社会援助开销。仅有4%的叙利亚难民可以抵达欧洲(国际特赦组织外部链接数据)。

近3年来,有15万人自叙利亚向欧盟国家递交了避难申请。而土耳其要面对的是,在伊斯兰国进攻Kobane之后,仅仅一周,就有同样多的难民涌入该国,国际特赦组织这样写道。

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叙利亚邻国已濒临接收极限,难民署表示,它们也没有得到来自国际社会的更多的支持。

1月初公布的报告显示,约旦2/3的叙利亚难民,生活在当地的贫困线以下。而黎巴嫩的叙利亚难民数量,已占到总人口的1/4,他们的境况同样堪虞。

“长达6个月,我们就住在1间房里。电力很弱,只够点一盏灯的。尽管我的前夫有工作,却没有工资。我和孩子们留在家里,没钱送他们上学,”Neroz Kahil回忆道。但最令人难以忍受的,是当地人对叙利亚难民的厌恶态度:“黎巴嫩人并不欢迎我们”。

对难民提供更多帮助

寻求避难者人数在增长

2014年,瑞士收到23'765份避难申请,比前一年增长11%。申请者多来自厄立特里亚(6923份)、叙利亚(3819)和斯里兰卡(1277)。

和欧洲相比,向瑞士提出难民申请的人数还算少的。欧洲的难民申请人数已达到自1990年以来的最高潮(60万,比2013年增加35%)。

瑞士的难民申请人数只占全欧洲的4%。其中申请成功的占26%。2013年的申请成功率只有15%。

(来源:移民国务秘书处)

信息框结尾

4年前战争爆发后,瑞士接收了约9000名叙利亚难民。其中近一半因简化了的入境条件而进入瑞士。2013年秋,政府决定在3年内按分担额接收500名特别是受伤的难民。

但瑞士政府认为“对当地的援助应列在首位”,因此提供了1.28亿瑞郎。除去紧急援助措施以外,收留叙利亚难民的黎巴嫩家庭也会得到财务支持。此外,还向在黎巴嫩和约旦修建学校提供了资金帮助。

但瑞士难民援助组织(SFH)称,这些措施还远远不够:“瑞士和整个欧洲,都要做得更多”。该组织发言人Stefan Frey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说:“伤员、带着孩子的单身母亲、老人、病人,他们只有被送到欧洲才能得救”。

对Stefan Frey来说,瑞士还有足够的地方留给难民:“那些旅游业发达的州,还有些潜在的留宿地,比如说废弃的旅馆,改造起来很容易。还有工业和企业园区,住的地方不用多奢华。但这是在挽救生命”。

国民院议员Heinz Brand,也是瑞士人民党(该党派以严格的难民政策著称)的移民问题专家,他认为已进入难民申请程序的难民,可以在叙利亚战争持续期间,作为“需要保护的人”获得暂时接收。该政策在前南斯拉夫陷入战争时,起到了快速接收难民、快速进行保护的作用。

这位人民党议员于12月底亲自拜访了黎巴嫩,并且在难民营里获得了第一手资料。“难民营的情况很凄凉。那里的贫困令人难以想象。那儿的情景让人无限悲伤,没有未来、没有希望,”面对瑞士资讯,Brand这样描写自己的印象。

这位人民党的政客承认,这次亲身经历改变了他对难民问题的一些看法。他比较赞同按照分担额度收留一些生病的人,并且力争让更多的家庭能够团聚。与此同时他依然确信,最有效的帮助还是要在当地进行。

“大多数在难民营中与我交谈的人,都说并不愿意去欧洲。他们想留在故乡附近,想看到故乡的发展,还可以尽快地返回,只要事态变得平稳,”Heinz Brand说。

改变看法

“我认为这两种方法都很必要,”Roger Zetter对瑞士资讯说。牛津大学移民研究中心的退休教授Zetter相信,欧洲国家必须要做得更多,才能让叙利亚难民重新安置下来。“众所周知,许多难民都在寻找重新开始的机会,因为他们已经看不到家乡的未来了。但只有1/10的人能够成功”。

接收10万叙利亚难民?

1月初,28家和平及难民组织向联邦总统递交一封公开信。信中要求政府废除繁文缛节,允许接收10万名叙利亚难民,并放宽为叙利亚难民发放签证的政策。

致公开信的发起方之一瑞士和平委员会认为,实施该倡议,可以让更多的难民遵循安全的旅行方式进入欧洲。这样也可以向欧盟施加更大的压力,使其能够更慷慨地接收难民。

该倡议取得成功的几率却并不大。“这并不现实,而且有挖苦人之嫌,”瑞士人民党国民院议员Heinz Brand说。他认为,瑞士各州为接收移民已做到“极限”。

据《新苏黎世》报周末版报道,瑞士正在考虑,是否要加入欧盟的一项先锋项目,协助分担1万名叙利亚难民。

信息框结尾

Roger Zetter接受联邦移民问题委员会(EKM)的委托,撰写名为《保护流离失所者》的报告。他的看法是:“要仔细考虑叙利亚难民在欧洲范围内的再分配”。到目前为止,瑞典、德国等一些国家接收了大部分难民。

针对在当地的帮助,Zetter认为这是一个新的开端:“我们必须放弃紧急援助这类想法,而要考虑到长期性。我们必须想到,怎样才能帮助移民,让他们因当地居民在就医及求学问题上面临巨大压力时,而不至于受到歧视”。

“在这里我感到自己受到尊重”

面对联合国难民署和多家和平与难民组织的呼吁,联邦委员会开始考虑,如何将难民援助进行得更深入。2月底,主管部门将呈交如何在当地进行援助的建议。而即将获得讨论的下一个议题还有,在什么条件下瑞士将接收更多的难民。

当政治日程还在进行的时候,Neroz Kahil正在等待她难民申请的裁决,1年多前,她就已经递交了申请。目前,她住在弗里堡的一套公寓里,还在学习法语。在红十字会的帮助下,她的另外2名子女也来到了瑞士。现在这4个孩子都在上学。

“我挺幸运的,因为我遇到的人,都愿意帮我。我不想离开瑞士,这并不是钱的问题,或者是我想完成点什么。在这里,我只是感觉受到了尊重,来自人的尊重”。


(转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