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外交 高加索:离莫斯科的控制越来越远

作者:

前东欧专家、瑞士及国际外交界的重量级人物、瑞士退休女外交官海蒂·塔格丽亚维尼(Heidi Tagliavini)接受了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采访。访谈中,她回望了自己在职业生涯中见证的战争悲剧和外交历史。20多年前,苏联的解体标志着该地区“风起云涌”的开始。

这位经验丰富的外交官掌握8门语言,30年的外交生涯中,她曾为联合国、欧盟及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SCE)完成了18项重要使命。退休之际,她最为关注的是格鲁吉亚的和平进程,她在那里工作了近10载。

瑞士资讯swissinfo : 30年的外交生涯中,您曾经完成18项国际使命,其中主要涉及原共产主义国家。您的职业生涯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冷战末期欧洲历史的缩影。

海蒂·塔格丽亚维尼:可以这么说吧,我工作之初正值勃列日涅夫当政,后来又经历了戈尔巴乔夫、最后再到叶利钦。1991年,当克林姆林宫上的苏联国旗降下,俄罗斯国旗升起时,我正在莫斯科。那是一个令人心潮澎湃的时刻,但人们心中也充满未知。

1991年12月的阿拉木图会议标志了苏联的最终解体。瑞士和15个新建国家中的10个建立了外交关系,这让我记忆犹新。20多年后的今天,这些社会主义国家发展的巨大不同还一直牵动着我。其实它们当中的很多当年都没有独立的意愿。

瑞士资讯swissinfo:差不多20年前,爆发了第一次车臣战争(1994-1996),您也经历了个人外交生涯中“火的洗礼”。

H.T.:是的,我当时在荷兰,可以说是我所有任期中最“传统”的一段。1995年,俄罗斯同意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SCE)协助进行和平斡旋。瑞士参与了这项和平使命,我也随即投入此项工作。刚刚来到荒凉的格罗兹尼沃时,我受到了巨大震动,我没有想到这里战火纷飞,整夜都是隆隆的炮声。我们6个代表欧安组织的各国外交官住在同一幢楼里,那里没有水、电、煤气,没有门,也没有窗。

这项任务对我的影响深远,也激励了我投入未来的工作。我发现“实地”工作很合适我:为交战双方提供一个谈判空间,以便他们商讨和平协议的可能。通过对话,双方可以重建一点儿信任、提出谈判建议、监督人权和避难者权利、监督法治等等。

瑞士资讯swissinfo:继俄罗斯联邦和独立分子的这场战争之后,暴乱分子出现伊斯兰化,并扩张出车臣边界,遍布到整个高加索地区。俄罗斯现在也宣称在它的境内有“基地”组织成员活动。

H.T.: 高加索在文化、伦理、语言等方面富有传统,但它也有着悲痛和沉重的历史。它的不幸是苏联解体造成的一个悲剧。该地区原来还较为平静,但解体之后,一系列可怕复杂的冲突相继出现,特别是在前苏联的边界附近,囊括了南北高加索。

政教分离的前苏联不会考虑发展伊斯兰教,当时那里伊斯兰地区的对外联系也不多。而如今,在全球一体化的趋势下,穆斯林地区的政治作用凸显。现在的形式看起来确实如此:高加索越来越脱离莫斯科的控制,至少在思想上是这样的。

车臣战争什么问题都没有解决。今天,这个地区很大部分都被荒弃。重建是需要勇气的,而且吸引投资者很难。  

瑞士资讯swissinfo:但是,2014年的冬季奥运会将在这个地区的索契(Sotchi)举行。俄罗斯会不会感兴趣借此机会将局面正常化呢?

H.T.:俄罗斯当然有意让关系正常化,但是像我刚才说的,这并非易事。距下次冬奥会还有2年,时间距现在并不远了。而且,谁也不想找麻烦,要是没有暴力局面和战争的重新燃起,估计不会有什么大行动。

目前,我们在集中精力进行基础设施的建设,这足以称为一个巨型项目。该项目的发展目前看来,倒丝毫没有受到政治危机的影响。

瑞士资讯swissinfo:您在格鲁吉亚工作了近10年(1998-2008年),完成了不同的外交使命:联合国代表、欧安组织代表、欧盟战争调查组负责人。但是,为什么2008年战争之后没有发生任何变革?

H.T. :1998年的和平斡旋工作就已经很难,因为格鲁吉亚和阿布哈兹(Abkhazie)之间的矛盾触及2个无法同时兼顾的问题:一边是阿布哈兹和南奥赛梯(Ossétie du Sud)要独立;另一边是被国际社会所承认的格鲁吉亚的领土完整性。要想解决这个争端就好像水中捞月。虽然当时我们没有成功实现和平,但是我们至少成功地在很多领域建立了持续对话,而且冲突各方之间差不多达成了信任关系。  

但是在政治争端中,国际环境是必然考虑的因素之一,联合国安理会就是一个不错的例子。在安理会上,法、美、英的政见就不一定同中国和俄罗斯一致。

从2004年上台以来,格鲁吉亚总统米哈伊尔·萨卡什维利(Mikheil Saakachvili)就清楚地表明了亲西方国家、亲北约的立场。而俄罗斯也愈发公开支持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的分裂分子,授予他们俄罗斯护照等等。我们在关于格鲁吉亚问题的报告里指出这种干涉性举动违反了国际法。

瑞士资讯swissinfo:这种多方“箭拔弩张”的局面让和平进程的推进变得更加错综复杂,2008年战争是在南奥塞梯爆发的…

H.T. :其实战争也完全有可能在阿布哈兹爆发。唯一不变的是,这场战争让参战4方都深受打击。这场战争留下了无法抹去的印记:从那以后,该地区的政治气氛变得如此之情绪化,以至于直到今天,任何对话都无法展开。

2008年的战争过后,俄罗斯承认了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的独立,但是国际社会的并不赞成,而是继续支持格鲁吉亚的领土完整-虽然格鲁吉亚的完整性实际上已经“名存实亡”。

2008年后,这个地区的所有维和工作都终止了,唯一还存在的就是定期的日内瓦会谈。这些会面让冲突各方在具体问题上保持对话,比如:居民安全、难民回迁等。虽然涉及面很窄,但至少让他们保持着往来。

瑞士资讯swissinfo:您的事业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了“保中立、善斡旋”的瑞士政治,但是这也常被人指摘…

H.T.:“中立”政治确实在90年代受到过很大的质疑。但我想说,在进行和平使命时,我来自一个没有政治企图、150年和平的中立国家这一背景向来为人所重视,人们对我更加信任,这给我的工作带来了很多便利。

当然,我们的某些历史或多或少也有些“雾霭”,但是不能以偏概全,我们的斡旋功能一直被国际社会所需要,而且经常是有所收效的。2008年战后,格鲁吉亚和俄罗斯请求瑞士做它们的调解人就是很好的例证。

海蒂·塔格丽亚维尼(Heidi Tagliavini)生平

1950年:生于瑞士巴塞尔

日内瓦大学文学硕士(主修俄罗斯语专业)

1982年:进入瑞士联邦外交部任职

1995年:欧安组织驻车臣协助组成员

1998-1999年:联合国驻格鲁吉亚观察组副特使

2000年:欧安组织主席驻高加索地区专使

2001-2002年:瑞士驻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大使

2002-2006年:联合国秘书长驻格鲁吉亚观察组特使

2002-2006年:欧盟理事会的格鲁吉亚冲突国际独立调查组(IIFFMCG),她的报告得到欧盟及冲突各方的认可。

2010年:乌克兰总统选举监督人

2012年:俄罗斯总统选举监督人

2010年:获得巴塞尔及伯尔尼大学荣誉博士头衔

1997年:出版照片集«破损之痕» (Zeichen der Zerstörung)

2001年:合著«高加索-保卫未来» (The Caucasus - Defence of the Future)

信息框结尾


(编译自法文: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