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布劳赫落选改善了瑞士在欧洲的形象

落选并没有让司法部长布劳赫垂头丧气

(Keystone)

瑞士政府中出人意料的选举结果在某种程度上改善了瑞士在国外的形象,同时对于瑞士与欧盟的关系也孕育了新的希望。

瑞士国会通过这次大选改变了长久以来国外媒体对于瑞士“平民主义”的评论。swissinfo就此采访了瑞士政治记者Roger de Weck。

“动荡”、“地震”、“风暴”,是外国媒体对瑞士这次大选的评论, 同时瑞士国会在大选中不同寻常的举措,也令其他国家对瑞士不得不刮目相看,因为外国媒体认为,一般情况下,在伯尔尼的绿顶国会大厦中不会发生太多“惊人”的事情。

外国媒体的评论员将瑞士这次大选称之为瑞士政体中和谐系统的结束,而Roger de Weck对此则不以为然。

swissinfo:一般情况下外国媒体对于瑞士的政治根本不感兴趣,而这次的大选却不同,为什么?

Roger de Weck:瑞士人民党在上次的全民投票中,得到了30%国会中的席位,以此成为不仅在瑞士,也是欧洲最强的党派。瑞士一直被看作是一个温和的国家-比较注重平衡、做事小心谨慎。而瑞士人民党让瑞士的这一形象起了变化。

swissinfo:克里斯托福·布劳赫(Christoph Blocher)的落选,是否对于瑞士在国外的形象有所改进?

R.d.W:布劳赫的落选对于瑞士及其在国外的声誉都是一个好消息。因为瑞士的平民主义已经走得太远,远远超过了欧洲其他国家。

人们对国会的不满情绪将有所减少,并将看到瑞士有能力将其政治系统重新恢复正常。外国也将认可这一点。

swissinfo:瑞士人民党成为反对党,是否意味着瑞士更加接近其他欧洲国家的政府与反对派党系统?

R.d.W:绝对不是,瑞士人民党宣布成为反对党,在瑞士引起了一阵骚动。但是这一党派迈出的这一步不会为瑞士带来任何变化,瑞士将一如既往地注重实事政治,而不是进行思想上的对峙或进行权力之争。

swissinfo:那么瑞士的政治系统将不会发生变化?

R.d.W:政治上的变化不可能发生,因为一方面瑞士有直接民主,另一方面瑞士有许多语言上、地方上或宗教上的少数派,这使国家必须总要考虑多方的因素。所以很难想象瑞士的政体会发生变化。

swissinfo:在整个欧洲平民主义都在退步,瑞士是不是也一样?

R.d.W:瑞士的平民主义实际上也达到了顶点。人们还将常常提起布劳赫,但他已不再是瑞士政治的中心和转折点。从现在开始我们将只与“半个布劳赫”打交道,因为人民党的撒母耳・施密德(Samuel Schmid)有着独立的政治思想,瑞士人民党只将他视为半个该党派的成员。

swissinfo:瑞士重要经济协会economiesuisse担心瑞士的稳定性将受到威胁-有可能吗?

R.d.W:对economiesuisse的说法不需过多关注,因为这一协会目前正处于一种防守、甚至倒退的状态,因而对一切开放性的发展都感到恐惧。

我们现在有了一位新的女联邦委员,她是格劳宾登州的财政负责人,并遵循一种非常严格的政治路线行事。因此政府中的人员变更会导致国家的不安定之说,是有些言过其实了。

swissinfo:如果布劳赫不再在联邦中拥有一席之地,而是反对党中的一员,会不会改善瑞士与欧盟的关系?

R.d.W:目前不能排除瑞士人民党将针对瑞士计划中的进一步扩大与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之间的人员流动而发起一个全民投票的可能,但是我相信,瑞士人民会做出一个理智的回答,因为如果这一计划遭到否定,那么将在总体上对于瑞士和欧盟之间的双边关系不利,同时影响到瑞士的经济发展。

瑞士资讯(swissinfo),Carole Wälti

相关信息

10月21日,由瑞士全民选举出的瑞士国会于12月12日选出瑞士政府成员-7位联邦委员。

这次大选取得了辉煌的成绩:思想开放的瑞士人民党派代表-艾维琳·维德默-施龙普夫(Eveline Widmer-Schlumpf)被其他党派推举,并以125票的大多数票代替原司法部长-克莱斯托福·布劳赫(115票)被选为联邦委员。

维德默-施龙普夫的名字并未出现在候选人名单中,当她知道自己被选为联邦委员时正在从格劳宾登州开往伯尔尼的火车上,到达伯尔尼之后,她提出需要一夜的时间对是否接纳这一任职进行考虑。

第二天早晨,她出人意料地宣布接受这一任命。

紧接着瑞士人民党派主席Ueli Maurer宣布,该党因布劳赫的落选而转为反对党,同时决定,另外两名瑞士人民党联邦委员-撒母耳・施密德(Samuel Schmid)和艾维琳·维德默-施龙普夫不再代表该党的立场。

信息框结尾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