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挑挑拣拣 优秀瑞士外交官该是什么样的?

(Erich Lessing / Magnum)

瑞士外交部已展开今年新一期年轻外交人员的招募工作,这些人将在海外和国际组织内代表瑞士的利益。然而获准参加历时15个月正式培训的女性人数却受到密切关注。

著名德语周刊《时报》(Die Zeit)登载的一篇文章,在年初给了批评人士一个意想不到的重要平台,用以发泄他们的怒气与失望。

“这样的选拔过程既不专业又过时。……我们再也负担不起现在这种程序制造的外交官类型。我们需要的是最佳人才,”一篇由几位被拒候选人撰写的文章如此写道。 

3名女性因未能通过遴选第一轮的笔试而退出角逐。她们指责11人组成的选拔委员会无视她们的学位资格和职业经验。她们要求重新引入配额体系,以增加女性外交官的人数。

该委员会主席多米尼克·富格勒(Dominik Furgler)对这种抨击处之泰然。

“这已经不是我们第一次面对此类批评了,”这位驻埃及开罗的瑞士大使在接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电话采访时说道。他对这套已使用数十年、经过多次调整的选拔制度很有信心,但也不排除出现错误的可能性。

据他透露,大约10年前外交部开发出一套因人而异的“能力模式”,即一种按要求找到合适于进一步外交官培训人选的事业规划工具。这一模式确定了某些特殊能力,包括跨文化与接待技巧,以及在危机形势下出色完成工作的能力。

某评估公司证实了整个程序的优异质量。“这也确认,我们的选拔程序总体而言是非常好的,”富格勒强调。而他所主持的选拔委员会主要是由女性组成。

然而,他并不排除发生外交培训优秀人选被忽略的可能,因为后者递交的各类文件缺乏足够的说服力。

“确保我们能邀请到所有真正合适的候选人参加最初的考核,以便之后做出选拔,这一点很关键,”他指出。富格勒认为,候选人面对的最大困难在于开始阶段,即成功通过第一轮的各项考核。

“2012年的280多名申请者中,只有大约80人获邀参加第一轮考核,”他解释说。

核心要求

去年申请加入外交服务的共有282人,最终有22人被录取,其中包括4名女性。

外交部承认,按惯例每年只录取大约十人。各年的申请者人数差别很大,通常会受经济情况的影响。

作为宪法中关于机会平等条款的一部分,2003年曾对女性大使人数实施过间接配额,但于去年被中止。该配额制度规定外交官招募中男女人数应当相等。

2011年,另一项试图放宽外行人士加入外交服务的有争议方案也被叫停。

当前的外交评估程序于1956年被引入,历年来已多次有所调整。

申请者必须为瑞士公民,年龄不得超过35岁,且不能重复申请。

其它要求:精通3门语言(其中两门为瑞士官方语言-德语、法语或意大利语),有大学文凭,最好拥有职业经验,无犯罪纪录。

信息框结尾

外交学院

另一种批评来自学生组织的外交智囊团体Foraus。

该组织主席尼古拉·福斯特(Nicola Forster)相信,有必要对外交官培训制度-而不是招募制度或再次引入性别配额-做一次全面审查。

他呼吁搭建一套更灵活的制度,以适应外交不断变化的需求。

“我们需要更多有专家技能的斡旋者,能在短期内被调遣至热点地区,”他表示。这些人是那些传统外交官的补充,后者被派驻海外工作,仅在其任期内代表瑞士的利益。

他还指出,改革也应以适合家庭的职位模式为目标,为具有杰出个人才能的人度身订做。

福斯特亦反对对外交官申请人规定年龄上限,以增加外行的机会,目前这个年龄上限为35岁。他尤其建议开办一所“外交学院”,来代替他认为是“在工作中培养”瑞士外交官的体制。

多面手

马库斯·罗伊比(Markus Reubi)坐在自己在瑞士首都伯尔尼资源指导委员会(Direktion für Resourcen/Direction des ressources/Direzione delle risorse)-外交部人事部门-的办公室里,为多面手外交官的政策作出辩护。

这是瑞士外交官队伍规模有限所致。基于他自己两年前在日本危机形势下的个人经验,罗伊比为瑞士体制高唱赞歌。“它显示出,多面手能够适应于紧急情况,迅速熟悉新的课题。”

他补充说,瑞士还为国际组织内的外交官或金融经济问题专家的一定区别留出余地。“我们需要做好专门化准备的多面手外交官。归根结底,关键是要找到任何任务中多面手与专家的合理搭配。”

罗伊比透露,政府认为在实地保留外交代表队伍对建立与保持联络关系网至关重要,即使这个队伍规模很小。

在罗伊比看来,一套只装备往返于有关地区的所谓“笔记本电脑外交官”的非常设体系,并不能很好服务于瑞士的利益。

历史

目前有348名瑞士外交官活跃在173家驻外大使馆、国际组织和伯尔尼总部。

驻莫斯科的瑞士大使馆规模最大,拥有大约100名员工。

2012年,瑞士在缅甸、卡塔尔和吉尔吉斯斯坦等国开设了新的大使馆。然而关闭驻危地马拉大使馆和削减世界各地瑞士领事馆数量的计划也在进行之中。

 

瑞士首位女大使是1977年任命的弗兰切斯卡·波麦塔(Francesca Pometta)。如今女性占外交团体总人数的30%,18名女性拥有大使头衔,主持着各种瑞士使命。

瑞士外交最初十分不起眼。到1860年时还只有两名常设特使,分别派驻维也纳和巴黎。

外交体系专业化的首次尝试在进入20世纪前无疾而终。瑞士的外交网只是在两次世界大战之后才得以取得实质上的扩展,并于上世纪90年代达到顶峰。

信息框结尾

事业

据说英国前首相爱德华·希思有一句一语双关的名言-“外交官是位在三思后而一言不发的人。”

富格勒大使则表示,无论瑞士与否,外交官的任务都是一样的,即代表某个国家各个方面的利益。“瑞士不再以恪守职责或因为是中立国而有所例外。”

随着时光变迁,大使的角色与身份也发生了变化。过去大使曾是精英阶层的一部分,然而这种魅力越来越成了过去的影子。

“外交官越来越像是高度复杂环境下的经理人,”罗伊比称。

与美国不同,瑞士不存在对外交职务的政治任命。“这也不适合瑞士多党政府的政治体系,”他补充到。

不过派外行担任外交职务的情况也极其少见。

经理人

除了具有完备社交能力的谈判者与斡旋者的传统职责,如今一名外交官必须熟练使用各种媒体,还要能考虑到海外及国内的利益,罗伊比指出。

此外越来越不可或缺的,是领导才能和在危机形势下出色工作的能力,特别是在被派驻危险地区时。

作一名外交官不再注定会有一帆风顺的事业。而且外交机构内部成员间为争夺名望职位的竞争也非常激烈。

“你可以报上自己的个人偏好,但并非人人都能成为一流的大使,”罗伊比最后说道。


(译自英文: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