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政府陷入两难境地 瑞士与欧盟的关系是块烫手的山芋

(Keystone)

瑞士联邦委员会进退两难,一方面,欧盟表示,只有在更严格的条件下才会与瑞士签署新的双边协议;而另一方面,瑞士政府却要积极维护自己的主权。

联邦委员会目前的计划是,不能按照欧盟所期望的那样,设立超越国家的司法机构,监督双边协议的执行,而是组建一个瑞士的委员会,以完成此任务。

这个委员会将会接受欧盟的法律修改,但并非自动接受,而是首先要遵从瑞士的民主程序。

严肃的建议

目前欧盟还未就此发表言论,因为瑞士还未正式将提案递交到布鲁塞尔。该提议正在接受各州、各协会和议会外交政策委员会的审议。但欧盟驻瑞士大使马上表示该提案“不够充分”。

政治学家Laurent Goetschel认为该提案是“经过认真考虑的”,他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说:“人人都要维护自己的利益。但也要有意识的避免将谈判对方逼入绝境”。

人民党的手段

1992年瑞士人民党(SVP)作为唯一反对瑞士加入欧洲经济区(EWR)的大党取得了成功。此后它就所有接近欧盟和与欧盟合作的问题大做文章,并且借欧洲和移民问题成功地成为了瑞士最受选民支持的党派。

因此可以理解,该党的国民院议员Hans Fehr如此批评联邦委员会:它“不再能够代表瑞士的利益,只是卑躬屈膝、满足于欧盟。它必须知道,我们是个主权国家,”Fehr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说。

比较亲欧的新欧洲运动组织(NEBS)总书记Michael Fust则说:“政府的处境比较难。每走一步都会被不同的党派所诟病。”所以联邦委员会只能找到差劲的妥协方式,而欧盟不会对此满意。

并不为人熟知的议题

联邦委员会在处理内政上处于尴尬境地,类似提案的通过需要得到大多数议员和大多数国民的通过。然而直至上个月瑞士与欧盟的关系还没有受到公众的重视,

“2011大选年,各方都有意识地回避这一问题。因为大家知道,如果瑞士还想在欧洲市场享受特殊待遇,那么就必须迈出很大的一步,”Fust说:“这一步却并不是那么的吸引人,因为这将把瑞士和欧盟更紧密地连在一起。而我们却并不会获得参与决议权。这如何向公众解释呢。我认为确实有一位或几位政客害怕向公众推出这一不为人熟知的议题,这是一块烫手的山芋”。

而联邦委员会之所以没有深究当前的欧洲政策,是因为在“与瑞士直接相关的、重要的领域,大部分协议已有定论,”Goetschel说。

值得一提的是,瑞士已与欧盟签订了近100个双边协议,例如人员自由流通协议、申根、取消边境人员检查,以及在贸易、交通和科研领域的众多协议。

政治上的一小步

这意味着瑞士要想构建一个与欧盟保持可持续发展的关系,还需要众多时日。“从1992年国民反对开始,我们就一直在努力,”Goetschel说:“这种情况可能还要持续,直到有一天飞来一个很大的问题,对我们目前的协议提出质疑,甚至在瑞士引起很大的经济灾难,这才会让人们重新思考,想起这个问题”。

双边协议在于“失与得”,Hans Fehr谈到,并提及新的价值300亿瑞郎的铁路横贯线,欧盟也会从中受益。而就此他“并没有看到在近期或中期欧盟有重新签署新协议的愿望。我们也没有提出要签署新协议”。

不同的设想

欧盟希望瑞士今后可以全面接受欧盟法律。4年前,欧盟首次明确提出,随后多次在正式场合提出。瑞士受到的压力越来越大。

除却在已签署双边协议领域,瑞士应接受欧盟法律以外,欧盟还要求瑞士接受其司法机构,并设立共同的监察、司法机构监督双边协议的执行。欧盟只同意在此基础上与瑞士继续签署新的协议。

瑞士国民认为这有损瑞士主权,瑞士不需要外国法官。但瑞士出口业对欧盟市场的依赖性很强,因此需要与欧盟签署相关协议。

基于此,联邦委员会于4月底决定,与欧盟进行制度性合作。瑞士将不会建立超国家的司法监管机构,但将成立由联邦全体大会莅选的瑞士委员会。

联邦委员会将接受欧盟法律的修改条款,但并非自动接受,而是依据瑞士的民主程序进行调整适应。

信息框结尾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