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生活仍不透明,瑞士依然独树一帜

Keystone / Str

瑞士是欧洲委员会成员国中唯一一个未制订政党筹资法律法规的国家,而瑞士政府还一再拒绝迈向更大透明度的各种进展。看来最终很有可能还需交由选民定夺。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9月30日 - 10:00

就国际水平而言,瑞士因半直接民主制与业余从政制而与众不同,但同样与众不同的,是它在政治宣传和政党筹资方面的不透明。在欧洲委员会各成员国中,唯独瑞士还未制订这方面的法律法规,因而常常被反腐败国家集团(GRECO)批评。目前只有个别州就这个问题引入了立法。

然而风向似乎不会有所变化:联邦委员会与议会都不愿意朝这个方向前进,哪怕只是迈出一小步。国民院先是针对一项名为“要求增加政治生活筹资透明度”(Pour plus de transparence dans le financement de la vie politique)的人民动议(多语)提出了间接反提案,使之实际上名存实亡,然后又在最近否决了这项反提案。现在联邦院要重拾这一卷宗,但最后很可能还是得交由选民来做决定。

透明国际瑞士分会(多语)会长马丁·希尔蒂(Martin Hilti)表示:“这回是错失良机,真太可惜了。它再次证明了大家近几年观察到的现象:联邦委员会和议会跟透明度有很深的过节。”

等待反腐败国家集团的新立场

不过,人民动议的提交与反提案的制订,都得到了反腐败国家集团的赞许,后者鼓励瑞士有关部门继续努力,把这两个项目中的一个进行到底。在2019年9月的最新报告(多语)中,该集团针对瑞士不合规评估的结语里提到这个进展。到今年年底前,瑞士政府必须编写一份报告,通知反腐败国家集团对该卷宗的评估。由此会得到反腐败国家集团的新立场。

提给欧安组织民主机制和人权办公室的三个问题

民主机制和人权办公室(BIDHH,英)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SCE,多语)创立的一个机关,负责观察欧安组织57个成员国内与民主管理相关的进展状况,监督选举过程,及发表报告和建议意见。该机关曾数度来瑞士视察,了解(英)联邦大选的情况。机关发言人卡提娅·安德鲁兹(Katya Andrusz)回答了我们关于透明度的问题:

民主机制和人权办公室观察了瑞士最近的几次联邦大选(2007年、2011年和2015年)。近几年的情况是否有所改善?

无论是州还是联邦层面,已有好几个旨在规范化政治生活筹资问题的动议被提出和讨论。这些措施虽然谨慎,却很重要。我们也明白,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样的改变不可能马上发生。

瑞士对我们的某些建议意见做出了回应,主要涉及到投票新技术的透明度、候选人的登记,以及向选民寄送选票的时限等。不过,其他要求则未见下文,例如所有公民的平等政治权利、宣传筹资的透明度,以及大选观察员的合法权利等。

民主机制和人权办公室认为瑞士还应在政党及宣传筹资方面做出哪些改善?

瑞士有必要在联邦层面制订一套法律框架,以规范大选宣传、各党派及其日常活动的筹资问题。我们已经听说了要求对该问题制订规章的全民动议,如果瑞士有关部门提出要求,那么我们可以随时在这一过程中协助瑞士政府。

依您看,党派及宣传筹资的透明度为何那么重要?

这对树立与保持人民的信任、预防腐败和杜绝利益冲突来说至关重要,而且还远不止此:有必要在这方面做到透明,是因为它有助于选民在知情状态下做出选择,即能够了解是谁为这些从政者提供活动资金,以及他们背后的驱动力到底是赞助人,还是他们所代表的公民的需求。透明度是评判民主代表制的参考标准。

End of insertion

在国民院辩论期间,左翼试图对反提案加以改进,却徒劳无功,他们所有的建议都遭否决。因此左翼决定在最终投票中全盘否定这个反提案。右翼的一部分不想要这个项目,另一部分则希望削弱其效力,最终出台一部没有什么约束力的法律。担任动议委员会副主席的联邦院绿党()议员丽莎·马佐内(Lisa Mazzone)指出:“很可悲,议会显示了自己没有做自我规范的能力。因此这足以证明该议题必须交由选民定夺,而动议则是最终促成就政治生活筹资问题立法的好办法。”

不要吓跑赞助人

右翼部分议员估计,从行政角度来看这个反提案过于繁琐。保守党派瑞士人民党(SVP/UDC)代表米卡埃尔·比法(Michaël Buffat)解释道:“我们会制造出一头无法控制的官僚主义怪兽,到最后花的代价极大,却不会给透明度、给直接民主的所有参与者带来丝毫增加值。”

右翼议员提出的另一个论据,是要尊重赞助人的隐私。比法辩解说:“人人都有权提供赞助,而不让满世界都知道他有钱、他有怎样的政治倾向。”如果赞助人担心自己的参与有一天会被公之于众,那么他们可能会不大情愿掏腰包了。

希尔蒂对此表示不能理解:“在那些已经设立透明度规范的州,我们并未发现赞助金额有减少的迹象,这种情况也未在国外发生。拿体制跟瑞士相似的英国来说,那里的政治生活资金主要来自私人经济(占五分之四),自2000年引入新的立法之后,私人资金所占比例未有变化。”

业余从政制的独特性

右翼党派提出的另一个理由,是瑞士有着业余从政制,这里的政治家都不是专业从政,也没有国家资金的支持。因此他们觉得没有必要在这一领域制订法律。马佐内反驳说:“我们头脑里的还是那种爷爷政治的形象--大家互相都认识,大家都是好人。然而我们也知道,这里跟别处一样,国家层面的决策非常重大,各种宣传往往会吸收巨额资金。”

近几年内议会里已提交讨论过多次提案,试图设立透明度规范,但都被否决或驳回。“我实在难以理解这种态度与这些决定,因为透明度是现代民主的组成部分,”希尔蒂表示。

在马佐内看来,议会还不准备披露各项政治宣传背后隐藏的经济利益。她说:“我们满足于自吹自擂,说我们有世界上最美好的民主,同时却在回避这种民主制度的一个关键方面,就是它的资金来源。对我来说这实在极成问题,因为这破坏了选民的信任,剥夺了舆论形成过程中的部分信息。到最后,受到破坏的其实是政治本身。”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