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政治生涯 瑞士领导人退休后的华丽转身

前交通部长多丽丝・洛伊特哈尔德将进入铁道机车车辆生产商施泰德铁路公司管委会,该职务引发舆论争议。

(© Keystone / Ti-press / Gabriele Putzu)

联邦委员的改行问题是否应该受到更好管控?前交通部长多丽丝・洛伊特哈尔德(Doris Leuthard)退休后,入选施泰德铁路公司(Stadler)管理委员会一事在瑞士再度引发争议。非政府组织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认为,瑞士必须就此制订相关法律。

当人们说到某位前任部长“退休”了,那么他(或她)绝不是在倚着壁炉享受悠闲的晚年生活,而是放下政府职务后立刻进入私营企业工作。这一做法因可能造成利益冲突而倍受批评。

引起争议的最新案例,是联邦环境、交通、能源与通讯部(多语)外部链接前任部长多丽丝・洛伊特哈尔德(Doris Leuthard)与铁道机车车辆生产商施泰德铁路公司的接触。在2020年4月的企业全体大会上,各位股东将对她入职该公司管理委员会的提名作出决定。

透明国际认为此事“很成问题”,因为该职务涉及的正是交通领域,即多洛伊特哈尔德在2010-2018年期间管理的政府部门。“尽管她遵守了一年的期限限制,但这仍然很敏感,”透明国际总监马丁·希尔蒂(Martin Hilti)评论道。这家非政府组织在世界各地坚决对抗腐败行为。

多洛伊特哈尔德其实还在肉食品制造商Bell公司及其母公司连锁超市Coop的管理委员会任职。她于2019年3月开始行使这两个职务,此时距她从政府离职仅三个月时间。希尔蒂指出,她的迅速改行也成问题。

司空见惯的做法

围绕联邦委员“下海”一事的争议始于2010年。负责基建的卸任部长莫里茨·洛伊恩贝格尔(Moritz Leuenberger)在离开政府职务仅几周后,就入职瑞士最大建筑公司Implenia的管理委员会。他后来告诉瑞士法语区电视台RTS(法)外部链接,自己这么做是出于挑衅:“我退休是出于被迫,大家都不肯支持我,连我的所属党派也对我不管不顾。于是我想:既然你们不要我,那我就干点儿你们不喜欢的事。”

2007年,经济与农业部前任部长约瑟夫·戴斯(Joseph Deiss)就曾加入主要由农民控股的奶业集团Emmi。此前卡斯帕·维利热(Kaspar Villiger)的职务也曾引来争议:他于2003年底从联邦委员会退休,次年即进入雀巢集团(Nestlé)和瑞士再保险公司(Swiss Re)的管理委员会。2009年,他还担任了瑞士第一大银行瑞银集团(UBS)的管委会主席。

挑战民主

瑞士尚无法律来规范部长的改行事宜。议会曾多次尝试制订相关法律,但始终不能如愿。最近的一次努力还是在去年9月,却无奈遭到联邦院的否决。当时的这份提案提出,如果某些企业的有偿职务与卸任联邦委员任部长时的主管事务关系紧密,那么他们就不能接受这类职务。

为了避免利益冲突,透明国际要求引入一段强制性等待期限,到期后卸任部长才能接受有偿职务。“如果不就此立法,那么有可能会削弱民众对民主体制的信心,”希尔蒂遗憾地表示。不过他同时提醒道,议员本身就是“最大的说客”,因此他们很有可能有办法做到,在这一领域不采取措施。

但该组织的这位负责人对更年轻、更左倾的新一届议会寄予了希望:“我们现在有了年轻的一代,他们了解这种游说文化,因此可能会改善这一状况。”不过,左翼还必须在中间阵营找到盟友,才有希望带来变化。

针对卸任部长的规章制度

联邦委员离任后若是从事营利性职务,那么可能会影响到他们的退休金。从离开联邦委员会起,每位卸任部长有权领取略超20万瑞郎(约合142万元人民币)的退休金,这个金额相当于现任部长年薪总额的一半。

而规范部长待遇的联邦法令则规定,卸任联邦委员离职后的收入不能超过现任部长。因此决定从事有偿职务或在管委会任职的前联邦部长,就必须把本人收入中超出现任联邦委员工资的部分还给国家。

卡斯帕·维利热就是一个例子。由于他各项职务的收入远远超过作为离任联邦委员的退休金,因此他不得不放弃领取退休金。

(source: RTS)

信息框结尾

标签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