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柬埔寨 西哈努克时代的遗痕,一种对高棉的怀念

Sim Sittho站在莫利万设计的外语学院建筑前。

(swissinfo.ch)

柬埔寨人民正在准备为高棉的亲王、独立之父举行葬礼。带着骄傲与怀念的心情,他们想起由西哈努克于60年代建立起来的柬埔寨。西哈努克的御用建筑师莫利万,也属于那个时代 。

莫利万生活在金边一幢70年代完工的别墅里。90年代初,当他结束流放从瑞士返乡的时候,发现他的旧宅依旧保存完好。这一凝结了他建筑智慧的宅第,如同一片绿洲,安静地坐落在毛泽东大道上。而这条街却是充满摩托突突声和交通尾气的柬埔寨首都的主干道。

“大部分时间,西哈努克会叫我去他那里,并给我看一幅小小的草图,然后跟我说,‘要接待戴高乐将军了,我们要按人数把接待室布置好’,诸如此类。我的工作必须马上开始,甚至没有图纸,”柬埔寨独立后的首位建筑师莫利万(Vann Molyvann)说,如今他已86岁高龄。

建筑设计师、城市规划师、部长和大学校长,这些都曾是莫利万的头衔,他当之无愧地属于西哈努克时代(1954-1970)的重要人物。他的建筑体现着独立之父对柬埔寨王国的设想:融合了高棉文明的传统技术,与西方勒柯布西耶实用风格的结合。

必须环保

从高棉-农业和高贵的传统氛围中,莫利万吸收了高脚屋、砖石和木材等建筑元素,这些都可以很好的克服当地热带气候所带来的极端炎热以及洪水般的降雨。在考虑了气候因素之后,莫利万又采用了混凝土和西方上世纪中叶传统的标准样式,为他的建筑添加了持久性和现代感。

他的建筑简洁,但并不寒酸,也决不浪费能源。由砖石垒的围墙,可以吸收热量;与混凝土墙隔绝开来,又带来了空气的循环流动-一个天然的冰箱,还可以收集雨水。遮阳蓬可以挡住强烈的阳光,因此不用在居住空间内启用中央空调。在顺应气候、造价经济、可持续发展方面,莫利万一直是位先锋。

然而这位当初的高棉建筑界巨匠,这位风格鲜明至今依然让人记忆犹新的建筑师,这位诺罗敦·西哈努克的御用设计师,对当今柬埔寨蓬勃发展的建筑业鲜有影响。

莫利万

1926年11月23日出生于Kampot省的Ream。他在法国殖民柬埔寨时代得到了法国政府的奖学金。

在巴黎学成建筑学并进行高棉研究,结识红色高棉领导人。1956年,柬埔寨王国独立2年后,他回国了。

西哈努克王子任命他为公共建筑总指挥,国家建筑师,这是他为国家长期服务的开端,随后成为外交部长和由他成立的艺术高校大学校长。

归国后结识后来的妻子Trudy,她是瑞士人,届时在柬埔寨为联合国工作。

在西哈努克年代1954-1970的14年间,他设计、建造了上百座建筑,大部分为官方建筑或纪念碑。

1970年朗诺令西哈努克下台后,莫利万携全家流亡瑞士,后入籍并以做建筑师为生。随后在联合国工作。无论是红色高棉的邀请还是他们的宝石,莫利万都一概拒绝了。

在西哈努克国王归国前,1991年他就回到了柬埔寨。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支持,他组建了保护和管理吴哥及暹粒(APSARA)地区的机构。

信息框结尾

疯狂的发展

金边看向中国,希望复制中国那毫无节制的发展以及标榜炫耀的高楼。这令29岁的女建筑师Sim Sittho非常痛心,她现在正为高棉建筑旅游团工作。这一2003年成立的协会,带领游客参观重要的新高棉建筑,并为该国建筑学学生记录当地建筑史的变迁。

坐上小三轮(Tuk-Tuk),我们沿街追寻金边60年代的印记,Sim Sittho气愤地说:“大部分现在在金边工作的建筑师来自中国。他们的投资商在奢华杂志上看到什么建筑式样,就让工人在金边复制一个。没有人考虑当地城市的生活环境。首要的问题就是用大楼和建筑速度树立起假想的名誉。中国人建议用90天建90层楼,那就只能建玻璃楼。可这些建筑根本不适合我们这里热带的气候。”。

在该国政府发言人Khieu Kanarith位于信息部整齐的办公室里,他这样解释政府的行为:“60年代,金边只有60万人。如今首都里生活着200多万,而且地价昂贵。为了满足城市发展,必须建高楼。但最高的摩天大厦会在城市之外建。只有少数高楼是建在城市里面的,他们只有40层高”。

莫利万说:“在我那个时代,建筑师和城市规划师不可能不顾及当地社会,特立独行地进行设计。如今城市建设、规划与人民完全分离了,这与我在瑞士避难时所看到的完全不同。”这位建筑师认为,这事实上是出卖了国家与土地,只有柬埔寨的大亨和外国人从中渔利。还有由之产生的强迁问题,令当地的少数民族深受其害。

西哈努克最后的荣誉

2月1日柬埔寨将举办前国王诺罗敦·西哈努克的葬礼。其于2012年10月在北京过世。葬礼在将其遗体火化后于2月4日结束。

上万柬埔寨人将涌向首都金边参加葬礼。政府预计,150-250万人将赴首都,而首都人口只有200万。

柬埔寨维护人权组织联盟(LICADHO)主席Naly Pilorge认为,政府巧妙地利用了西哈努克的葬礼,以示尊敬,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柬埔寨即将举办下一届的议会选举,该选举每5年一次。

“政府的态度将会变得强硬,”她预测道:“与该地区的其他国家相比,柬埔寨似乎比较自由,但也会经常会受到恐吓、压制和审查”。

自90年代起,在柬埔寨已有11位记者被杀。2012年10月,拥有独立电台Beehive的Mam Sonando因“分裂国家”和“煽动非法携带武器”,而被判处20年徒刑。

信息框结尾

柬埔寨的中立

民族学家Ang Choulean生活在金边郊区、沿着1号国道的一幢木房子里。他说,西哈努克懂得,如何让人民爱他,尽管那时他也有些专制。受人爱戴,这也是他创立的人民社会同盟党(Sangkum Reastr Niyum)的官方标志。西哈努克为了建立独立的柬埔寨而发起了政治运动,用来对抗民主党、 印度支那共产党,以及由泰国和南部越南支持的反美运动。

冷战期间,1970年,他的政府被亲美的政权推翻,从此西哈努克王子开始“为了自己的国家而付出艰苦的努力,”63 岁的民族学家缅怀地说。

“尽管从官方角度讲,他已退位,但他依然是国王。他完成了他祖先的使命,既创造了皇室的再度辉煌,也为改善全国人民的生活水平而发起了政治运动。他知道,如何让整个国家行动起来,让传统与现代相连接。他一生都没有放弃这样的追求”。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