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欧安组织与巴尔干 致力推动少数民族权利,却苦于无从展示

南塞尔维亚的民族联合警察队伍是欧安组织的骄傲

(Keystone)

今年恰逢瑞士成为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SCE,简称欧安组织)轮值主席国,而最近的乌克兰危机成了该组织的主要关注对象。然而巴尔干半岛西部却是欧安组织最大的实地行动所在地,只是并非人人都认为欧安在该地的工作确实有成效。

找几位在贝尔格莱德和普里什蒂纳的政治分析家或记者,跟他们提提欧安组织,问问他们的看法,谈谈欧安对改善民族关系紧张地区稳定性而派往科索沃的行动组是否有用、有效?他们中十有八九会对此表达极大的怀疑。

把这一批评转达给在现场工作的欧安组织或其它非政府组织的代表们,结果当然不出所料,论调会有些变化。

最近由瑞士外交部组织的一次实地考察访问,带回了一些答案,也留下更多无解的问题。

可能是在走廊上,或是某间办公室里,甚至餐桌旁,不用很久,就会有人提起欧安组织的几个或褒或贬的绰号:欧洲供应咖啡组织(Organization for Serving Coffee in Europe)是其中最无伤大雅的一个。

欧洲稳定计划(European Stability Initiative)智囊团高级分析家贝莎·沙依尼(Besa Shahini)对此直言不讳。

“我不明白为什么欧安组织还需要600人驻扎科索沃。说是我们需要这些人维持(2013年)北部的大选,我一点也不同意,其它组织也能起到同样的作用。我们可能在选举过程中用到更多的监督行动组,”在和年轻同行专家进行的非正式圆桌讨论上她首先发难。

她指出,除了大选,欧安组织基本都把自己局限在科索沃的智囊团作用上,只是观察该国与少数民族相关问题各项法律的实施,及向政治进程提供己见。

在科索沃“民主为发展”(Democracy for Development)智囊团共同创办人莱昂·马拉佐古(Leon Malazogu)这里,欧安组织也未能赢得高分。

在圆桌旁一次越来越热烈的讨论中,他将欧安组织描述为“毫无益处”与“90%是没有用的”。

“除了科索沃北部的大选及关于法治的某些有价值的报告外,欧安组织难以为自己在科索沃派驻大量人员的理由作出辩护。”

马拉佐古所提的是去年的投票,当时该组织被指责偏袒政客,而未能支持发现了可疑违法行为的非政府组织。

欧安组织与瑞士

欧安组织由57个成员国组成,今年的轮值主席国为瑞士,这是自1996年以来瑞士第二次担负该职。瑞士还会一如既往地支持将于2015年出任轮值主席国的塞尔维亚。

瑞士外长迪迪尔·布尔克哈尔德在担任轮值主席期间,把巴尔干西部地区的和解与合作作为任内的首要任务之一。

欧安组织目前进行的常规性实地行动共有16个。科索沃行动是最大的一个,驻科索沃人员超过600人,2013年预算愈2千万欧元。

据有关人员透露,由瑞士人彼得·布尔克哈特率领的欧安塞尔维亚行动组由166人组成,去年的常规预算为7百万欧元。

信息框结尾

公众曝光度

当地记者与西方通讯员圈子也一直持怀疑态度。

巴尔干调查报导网(BIRN)科索沃总监杰塔·哈拉(Jeta Xharra)在抨击欧安行动时,也丝毫不客气,直称其为“无能”。

至于担任今年轮值主席国的瑞士能否令情况有所改善,这位知名记者对此表示了怀疑。

瑞士电台SRF东南欧通讯员沃尔特·缪勒(Walter Müller)虽不那么极端,但也同样质疑了欧安组织在该地区努力的成效与曝光度。

“欧安代表的存在,尤其是在塞尔维亚南部普雷舍沃山谷一带,非常有助于预防暴力。可有时我还是会想,该组织派驻这么多人是做什么,”缪勒揶揄道。

2013年,欧安组织共有16个实地行动组,包括维也纳总部在内,在全球雇佣的员工总数达到近2’900人,预算为1.448亿欧元(约合12.34亿元人民币)。

实地工作

身为世界最大安全机构的欧安组织创建于冷战时期,最初是为东西方提供一个对话的论坛。它的任务是要推动人权,以及提供包括法治与良好治理方法在内的,民主社会发展方面的专业建议意见。

高居议程首位的,便是保护科索沃与塞尔维亚的国内少数民族。

瑞士欧安特别行动组支援了不少项目,其中之一是在布亚诺瓦茨镇某所中学开设一个为期4个月的课程。开这门课的目的,是要鼓励讲阿尔巴尼亚语的学生学习塞尔维亚语,因为缺乏足够的语言技能,常常加深了这个塞尔维亚南部最贫困地区的民族隔阂。

架起沟通之桥 在阿尔巴尼亚人中推广塞尔维亚语

在塞尔维亚小镇布亚诺瓦茨(Bujanovac),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SCE,简称欧安组织)推出了一个教育项目:向当地的阿尔巴尼亚少数民族教授塞尔维亚语。其目的是加强民族团结,避免种族冲突“死灰复燃”。瑞士为这一项目提供了资金援助。 (RSI,瑞士资讯swissinfo.ch)

在同一地区发展多民族社区警察服务,则是另一个备受赞许的欧安项目。

据当地警方与欧安官员透露,由塞尔维亚人、阿尔巴尼亚人和罗姆人组成的联合巡逻队,促进了政府机构内相互信任的构建。

索妮娅·里希特(Sonja Licht)-政治活动领袖及反对塞尔维亚前总统米洛舍维奇的重要人物-赞扬了非政府组织与欧安组织间的合作。

“欧安组织在低级别冲突中起到主要的作用。它还说服了塞尔维亚政府,在构建警察部队及人员安全与性别问题上投入人力物力。”

她亦回忆起该组织支持的一个年轻罗姆人项目。

“项目给年轻人带来了希望。只是很可惜,计划未能得到舆论关注,”她遗憾地说道。

良好声誉

欧安驻贝尔格莱德行动组负责人,来自瑞士的彼得·布尔克哈特(Peter Burkhard),则对欧安组织缺乏曝光度的指责迅速作出了答复。

“在巴尔干,你不必解释欧安组织是什么,”他解释说:“在这儿欧安的声誉非常好。”

他介绍说,正是欧安行动组的存在,有力推动了塞尔维亚南部与桑扎克(Sanžak)地区冲突的解决。

在贝尔格莱德办公室举行的一次行动内容发布会上,布尔克哈特与手下的十名高级职员加在一起,从人数上就明显胜过与会的瑞士记者团。而他们的行动涵盖了司法体系的重建、媒体领域的鉴定、民主化进程的监督,以及与腐败的斗争。

“是欧安组织帮助塞尔维亚走出了孤立,”行动组副组长保拉·蒂德(Paula Thiede)作出这一评价。

媒体任务组长戈丹娜·扬科维奇(Gordana Jankovic)讨论的问题,似乎是个天生的难题:“你怎样才能表述一部优良法律的创制?”她继续说道:“我们是在幕后积极地工作。”

瑞士外交部长迪迪尔·布尔克哈尔德(Didier Burkhalter)以今年欧安组织轮值主席的身份,解释了瑞士对推进科索沃与塞尔维亚一体化项目的关注。

塞尔维亚的欧安组织OSCE 瑞士与西巴尔干国家

瑞士对西巴尔干国家如何承诺?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SCE,简称欧安组织)项目如何帮助遏制该地区居民向外的移民?瑞士外交部长兼欧安组织轮值主席迪迪尔·布尔克哈尔德(Didier Burkhalter)就此发表了看法。 (RSI,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混乱?

对欧安科索沃行动发言人尼古拉·加奥恩(Nikola Gaon)来说,藏在幕后几乎就是个不可想象的角色。他能言善辩,似乎什么也逃不过他,尤其是对他的雇主的批评之词。

无论是在去访问记者调查网络的普里什蒂纳办公室时,还是在同政治分析家的圆桌讨论会上,这位欧安组织的喉舌都知道,该在何时、以何种方式来澄清事实。

有时他的工作也会变的容易些,比如当巴尔干政策研究组织(Balkans Policy Research Group)分析家纳伊姆·拉实提(Naim Rashiti)作出这样的评论时:“我很高兴欧安组织在对话中起着作用。因为联合国已经永远地败下阵来。”

拉实提认为欧安组织应在未来加强监督作用,鼓励加奥恩反击“机构发展”与组织非决策作用很重要这种认识。

“欧安组织是个受害者,因为成员国间意见不一而被夹在当中。俄罗斯与塞尔维亚坚持要求,行动既得保持现在这么大的规模,又得是有节制的授权,”拉实提这样反驳。

至于那些对欧安组织在巴尔干的存在尚存疑惑的人,可以体会一下从科索沃听来、有些调侃意味的欧安组织另一个绰号:在欧洲散布混乱的组织(Organization for Spreading Confusion in Europe)……

欧安组织与科索沃大选

早期普选将于6月8日在科索沃举行。

普选原定于去年11月举行,但由于议会就创建科索沃武装力量等问题的讨论出现僵局,因而推迟了普选。

届时欧安组织将在4个北部自治地区支援选举进程,为当地选举委员会提出建议,给各投票站提供技术支持,以及运输选举物资。

据欧安组织发言人加奥恩介绍,6月8日将有120人左右在现场工作。

从塞尔维亚分离出来、于2008年宣布独立的科索沃,是一个民族关系紧张、经济非常贫困的国家,官员们希望大选能给该国带来稳定。

去年11月举行的科索沃首次地方选举,主要在北部塞尔维亚人地区受到中断。

欧安组织派遣了选举观察员监督投票过程。他们汇报了不少突发事件,尤其是在严重分裂的米特罗维察市,反对者们捣毁了不少投票站。

信息框结尾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