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最高首脑受到越来越多的恐吓

Samuel Schmid在日内瓦美国使馆前慰问瑞士士兵

(Keystone)

在伯尔尼的汽车上、餐厅里,尤其在联邦广场上,普通人经常可以见到瑞士的最高政府官员-联邦委员的身影。这是瑞士的政治传统之一,领袖平民化。

然而这一现象未来可能将不再出现,因为联邦委员收到的威胁越来越多。

最近的受害者当属新上任的司法女部长艾维琳·维德默-施龙普夫(Eveline Widmer-Schlumpf),她在取代克里斯托福・布劳赫(Christoph Blocher)后,旋即收到了死亡威胁。

施密德在圣诞夜慰问看守部队时提到,这些逐渐增多的对政治家的恐吓令人惋惜,因为这并不是瑞士的政治传统。如今联邦委员们根据各自的情况得到了来自警方的更多保护。

施密德希望瑞士能严肃对待这些问题,并且不要“火上浇油”,“真正的瑞士式”的政治文化和价值应该得到保护。

布劳赫落选引发恐吓连连

因为艾维琳·维德默-施龙普夫接受了联邦委员的任命,她的前任克里斯托福・布劳赫被迫下台。三天后,她收到了死亡威胁。这是一张寄给她父亲、老联邦委员Leon Schlumpf的明信片,上面手书:“她没骨气,我们要干掉她”。

这死亡威胁只是冰山一角,在新任的女司法部长收到的无数祝福卡片中,也隐藏着威胁和恨意,她的丈夫Christoph Widmer在接受报纸采访时这样说。他将这些恶意的信件、电子邮件转给了警察。

全日制保护

艾维琳·维德默-施龙普夫所居住的格劳宾登州(Graubünden)州警察非常重视此事。当地警察局长Markus Reinhardt表示,警察正在着手调查始作俑者。

据Reinhardt介绍,不仅州警察局,联邦的安全部门也在帮助对艾维琳·维德默-施龙普夫实行日夜不停全日制保护。

大选过后,维德默-施龙普夫在Felsberg的住宅马上被涂抹得乱七八糟,其中近12次被人涂上了死亡代号“187”。

这些威胁可能与布劳赫下台有关。布劳赫的落选触发了右翼分子的不满情绪。

慰问士兵

联邦委员施密德在事先未通知的情况下于平安夜拜访了驻守在日内瓦外交机构的看守士兵。

施密德还视察了位于Meyrin的指挥部,并最终拜访了驻守在美国、以色列外交使馆的瑞士士兵。此行程共持续约2小时。

在日内瓦约260位服兵役的士兵保护着这里的外交机构。未来经过专业训练的警察将取代大部分士兵的工作。

瑞士资讯(swissinfo)及通讯社

保护瑞士独特政治传统

瑞士原来对政治家并没有实施特殊的安全保护。在瑞士,特别是在首都伯尔尼,政治家的身影经常出现在普通的公共场合。

这正是瑞士政治的传统和独特之处。在国防部长撒母耳・施密德的讲话中曾提到这点。一国首脑可以独自出行、自由行动,这在任何其他国家均不可想象。

但这种情况正在改变。鉴于越来越多的恐吓威胁,对联邦委员必须采取安全措施。自2001年在楚格(Zug)议会发生了枪击案,15人遇难后,进入伯尔尼联邦大厦也在严格的监控之下。

信息框结尾

死亡代号“187”

187来自美国警察系统中的代码,是美国(加州)刑法中凶杀案的代号。青年人和帮会借用这一号码,直截了当地表示威胁。

信息框结尾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