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的保护国身份 瑞士外交必须适应变换的危机

作者:
(RDB)

瑞士作为中立国,在国际舞台上一直扮演着保护国的角色,这也是瑞士外交政策中的一个重点部分,刚接任不久的瑞士外交部长迪迪尔·布尔克哈尔德表示瑞士还将继续坚持这一 和平使命,尽管目前瑞士得到的这一“和平使者”的任务数量在下降。

无论是为两个相互为敌的国家进行调解,还是作为冲突的中间人提出和解建议,瑞士在国际上承担这种斡旋职责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了。

早在1870/71年间,普法战争的时候,瑞士就曾分别代表过巴伐利亚州和巴登大公国的利益出面调解。

战争时期的繁荣

所谓的“保护国”职责的鼎盛时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1943/44年瑞士为35个国家执行了219次这样的协调工作。 
 
“瑞士利用这一斡旋的职能来补充中立,因为在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瑞士的中立名声有些受损,”瑞士联邦理工学院安全调查中心(CSS)的Daniel Trachsler这样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说。

1973年冷战期间瑞士共接受了24个斡旋任务,依然比较繁忙,自此这一数字就在下降,目前瑞士手里只有6项这样的工作。

瑞士的“保护国”职责

如果两个国家在冲突中解除了外交关系,这种情况下以“保护国”身份出面调解就显得很有意义。
 
在取得双方同意的情况下,保护国将委任方的意见带到对立国中交涉,目的是保护在对立国中生活的该国公民。
 
保护国的职责是为委任国与发生冲突的国家之间搭建起一座桥梁。
 
目前瑞士为以下国家充当保护国:

美国在古巴(自1961年)

古巴在美国(1991年)

伊朗在埃及(1979年)

美国在伊朗(1980年)

俄罗斯在格鲁吉亚(2008年)

格鲁吉亚在俄罗斯(2009年)

(资料来源:外交部)

信息框结尾

对于调节工作的减少,Trachsler提出了三点理由:“首先,冷战之后许多国家重新建立了外交关系”;第二,许多国与国之间的冲突改为国内矛盾。

第三,是瑞士在1990年末期,对于从事这项工作的热情有些下降,这几年才又开始活跃起来。

改进建议

在一份调查《瑞士的保护国身份,传统的复活?》中Daniel Trachsler提出这样的建议,瑞士应该利用“有利的机会”,而不是过分高估保护国职责在外交政策中的意义。
 
瑞士是一个小国,因此对于许多牵扯进危机中的国家,不会造成任何威胁,Trachsler表示。
  

瑞士既不属于北约组织,也不属于欧盟,且无殖民历史。因此当危机出现的时候,瑞士可以为任何一方出面调解。
 
而且瑞士还拥有良好的物流条件,足够的资金和民主、联邦、保护少数民族的经验及良好的政府。

信息框结尾

好成绩

瑞士在这方面做出的成绩是不容否定的,2011年在瑞士驻伊朗女大使的帮助下两名囚禁在德黑兰的美国公民被释放。

同年瑞士又在俄罗斯、格鲁吉亚冲突中充当了调解员身份。1961年瑞士在古巴代表美国利益出面调停。
 
“只要有冲突,就需要调节,因此我相信未来这方面的需求一定不会减少。” Trachsler继续说。
 
另外还要看瑞士的外交道路是否还注重这种和平政策,“现在看来布尔克哈尔德准备继续这条道路。”

谨慎和可靠

英国的非政府组织Conciliation Resources,也与瑞士一起在冲突地区充当“保护国”角色。

这一组织向瑞士政府介绍当地的经验并帮助瑞士分析情况,项目负责人Jonathan Cohen这样说,“但是瑞士做事非常严谨而且嘴很严,一些必要的信息不外露,保密性是工作的中心。”

瑞士驻德黑兰2004-2008年大使也向瑞士资讯证实,担任“保护国”要遵守严格的保密政策,“我只能说我们接受了任务,更多的就不能说了,”他笑着说。

政治风险

介入和平调解工作,也带有一定的政治风险性,Trachsler补充说,因为并不是每个国家都欣赏瑞士的这一调停角色。
 
尽管如此,瑞士国会还是决定继续坚持这一和平调节政策,决定将支持和平与人权的资助金从每年6000万增加到7700万瑞郎,其中40%用于“保护国”任务、调节和促进和平工作。


(译自德文: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