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政坛,新年旧事

2019年,瑞士会发生什么事?要想预知未来,必须了解历史。尽管悬而未决的问题仍像怪兽一样正在冬眠,但是迟早它们总会醒来。其实,它们中的某些已经蠢蠢欲动了。2019年,瑞士有几件最重要的政治议题有待解决。下面是我们新年展望的第一部分。

此内容发布于 2019年01月02日 - 09:00

我们的5个预测:

1. 养老遗属保险(AHV)和税制改革:有新举措,甚至会有所进展

End of insertion
giphy.com

​​​​​​​

选民在数月内断然否决了两项重要改革,这是否意味着这两项改革方案应该合二为一、制定一套一揽子方案(多语)呢?答案将在2019年见分晓。届时,选民将对税制改革及养老遗属保险草案(STAF)(多语)进行表决。


2018年2月,选民否决了企业税改革III(多语)。瑞士政府和议会多数希望调整企业税,以适应新的国际标准,避免国际社会的强烈抵制。几个月后,选民又否决了养老金草案2020(多语),政府和议会有意通过该草案让社会保险制度更好地迎接未来的经济与社会挑战。

政府和议会希望通过税制改革及养老遗属保险草案(STAF)毕其功于一役。目标仍然是: 调整企业税,使之符合新的国际标准,并且至少能在中期内保证社会保险制度实现良好运作。

这次,反对一揽子方案的是绿党的青年派和瑞士人民党。如果征集到所需的5万个公民有效签名,选民将于5月19日对此进行表决。

2.  环境问题,人民将唱主角

End of insertion
外部内容

可以用“雷声大,雨点小”来概括二氧化碳修正案(德)在议会的遭遇。2018年冬,国民院讨论了该议案。与莎翁悲喜剧的唯一区别是,尽管气候变化的影响不言而喻,可是讨论却不欢而散。

国民院对瑞士如何履行在《巴黎气候协议》中的承诺进行了旷日持久的讨论。

一会儿,左派发言;一会儿,右派发言。议员们纷纷讨论如何采取具体举措以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的问题,比如引进“机票税”(德)或提高油价。可是在讨论结尾处,部分中间派议员突然起立离席了。没人给他们鼓掌。

国民院否决了政府的提案。右翼在瑞士最大的政党-瑞士人民党的领导下,拒绝了提案,因为他们“不会支持不利于国民经济”的草案。甚至红、绿阵营也不支持修正案,在他们看来,原本就缺乏雄心的议案在议会讨论中又掺了水。2019年,提案将递交联邦院,议员们将从零开始启动新一轮的讨论。

2019年,在环境问题上唱主角不并非政界人士。目前,选民们正在征集“冰川动议”所需的签名,从而获得发表心声的机会。“冰川动议”要求在2050年停止使用化石燃料。如是这番,在环境问题上,当年跑龙套的人民将晋升为主角。

3. 汝拉冲突死灰复燃

End of insertion
外部内容

现在,汝拉问题这块“烫手的山芋”已经交给伯尔尼行政法院处理了,但是,无论法院如何裁决,争端都不会在2019年平息。

去年的事态发展表明,认为汝拉冲突得到了彻底解决是一场空喜,也是一种错觉。2017年6月,选民以极微弱的多数(137票)同意,穆捷市(Moutier/Münster)离开伯尔尼州,加入汝拉州。

随后暴露的真相令人震惊:在投票当天,“主留派”就揭露选民名单有问题(德)。个别“主去派”临时搬家到穆捷投票,投票结束后再赶紧把家搬回来(德)

调查了17个月后,伯尔尼州在2018年11月初取消了穆捷离开伯尔尼州、加入汝拉州的决定,原因是投票存在种种漏洞。随后,穆捷市把决议交由伯尔尼行政法院裁决。法院何时做出裁决,还是未知数(德)。但是,有一点很清楚,汝拉冲突将继续激化。

因为有多个上诉亟待处理,所以近期不会再就汝拉问题进行投票。该案有可能要递交斯特拉斯堡的欧洲人权法院才能做出最终裁决。也就是说,平息汝拉冲突还要一年的时间,冲突的激烈程度可想而知。

4. 保费水涨船高

End of insertion
giphy.com


随着医疗开支爆炸性的飞涨,医疗保险的保费也水涨船高。在瑞士,保费上涨已经成了必然规律,就跟瑞士手表一样精准可信。以至于到了每年9月底,瑞士人不再问保费会不会涨,而是问保费涨多少。

保费上涨的原因(德)有很多:医学进步诚然可喜可贺,但是,随之而来的还有越来越贵的药品、手术和治疗手段。早在2011年,《瑞士医生报》(德) 就评论道:“如果医学继续进步,那么在不久的将来,所有人都会高龄、生病、破产。”

其他原因还包括人口老龄化、外来移民、慢性病的增多、瑞士医院及医生的高密度等。另外,瑞士医疗体制(德)错误的奖励机制和缺乏效率也是重要的原因。还有一条重要的原因就是,瑞士人对医疗健康的要求很高,不愿意在基本保险方面削减经费。

现在,瑞士已经公布了四项关于降低医疗成本、降低保费的公民动议,且这四项动议都已进入了收集公民签名的阶段。

5. 关闭Mühleberg核电站

End of insertion
外部内容

无论如何,总算有一个在瑞士逡巡已久的怪物将在2019年被埋葬。12月20日,坐落在首都伯尔尼15公里以外的Mühleberg核电站将彻底关闭。电站于1972年投入使用,是瑞士的5座核电站之一,其供电量占瑞士总耗电量的约5%。

一旦燃烧棒冷却并被中和后,就会被运到中间存储站。然后,就要开始拆除工厂,这一工程预计在2030年完成。拆除总费用包括9.27亿瑞郎的核电站退役费和14.3亿瑞郎的处理放射性垃圾费用。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