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大选:谁当选都要面对烂摊子

AFP

2013年4月14日,委内瑞拉全民将选举过世总统乌戈·查韦斯(Hugo Chavez)的继承人,现在正式的候选人尼可拉斯·马杜罗(Nicolas Maduro)与反对党恩里克·卡普里莱斯(Henrique Capriles)是两名竞争对手。但是无论谁当选都要面对巨大的问题。

此内容发布于 2013年04月10日 - 11:00
Frederic Burnand, 日内瓦,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前总统查韦斯在执政的14年中坚持致力于他的玻利瓦尔政治,但是并未令这一拥有2800万人口的国家从50年来的沉重负荷中解脱出来。

首先最大的负担就是对石油的依赖,在查韦斯做总统期间甚至将这一问题更加尖锐化。

自委内瑞拉1958年引进民主制度以来,社会政策就一直与石油的价格挂钩,生活在瑞士的委内瑞拉人Alejandra Alvarez这样说,她是玻利瓦尔主义的坚决反对者也是前委内瑞拉联合国日内瓦特派员。

“在委内瑞拉1980和1990年间的危机中,当时的总统卡列斯·安德烈斯·佩雷斯(Carlos Andres Perez)曾因油价的暴跌而推行非常恶苛的节俭计划,”Alvarez这样举例说。

而最贫穷阶层是最大的受害者,这引发了很强烈的抗议行动,1989年警察进行血腥镇压,死亡人数在不同的报道中从300-3000人不等。正是这场危机注定了1998年查韦斯的军事政变以失败告终,但却令他成为反腐败的民族英雄,并在同年的总统大选中成功当选。

历史的重演

“现在的临时总统马杜罗刚刚宣布了一个节俭计划和降低货币汇率的决定。我们仿佛又回到了从前,”Alvarez这样说,因为油价的暴涨,人们开始抢劫商店,“但是现在商店的货架上什么都没有,根本就没的可抢了,”她继续无奈地说。

Elizul Mota,幼儿院教师和社会文化操作员,自1998年生活在瑞士,她则完全持相反的态度。她在加拉加斯的佩塔雷贫民窟长大,她亲身经历了1989年的警察血腥镇压。

“在我们住的地方,我们受到排斥,我们是这个国家不受关注的大多数,许多人在律师、医生和政治家面前抬不起头来。我们无法用自己的双手掌握自己的命运,”这位查韦斯的追随者这样说。

“在查韦斯发动的军事暴动中,他肩负了我所有的希望,而他一个人担负了所有责任,与其他政治家完全不同。”

当被问到查韦斯执政时的明显变化时,她回答说:“他是一个伟大的教育家,他教会我们要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委内瑞拉人在瑞士

根据Aves联盟的数据,瑞士共生活着2000-3000名委内瑞拉人,其中许多为双国籍。

国民中分为两派,一派是前总统查韦斯的拥护者,一派为其反对者。因此Aves联盟持中立态度,这样才能让两派能在慈善救助中得到公平的对待,并能在一个国家中和平共处。

生活在瑞士的委内瑞拉人,可以在委内瑞拉驻伯尔尼使馆投票大选,目前大部分参加投票的人更倾向于反对党选手恩里克·卡普里莱斯。

生活在瑞士的查韦斯派委内瑞拉人希望他们在瑞士的同乡能积极参与4月14日委内瑞拉大选的投票。

End of insertion

顺我者昌

而生活在法国的另一位委内瑞拉人-社会学家Pedro José Garcia Sanchez却又带来另一种说法:“查韦斯的执政备受争议,他将贫穷摆到了政治神坛上,在紧急情况下,他会利用他的玻利瓦尔政治来解决问题。 ”

但是这不是在任何时候都有效,Sanchez说,在贫民窟每个人都会从这样的政治中受益,“谁愿意为查韦斯投票,愿意把不平等憋在心里,谁就能从中受益,否则你就会被排斥在外。”

比战争还严重

在这次查韦斯接班人的大选中,委内瑞拉人又开始关注“暴力”,因为在查韦斯执政期间,暴力问题不断升级,在过去的15年150'000-200'000人死于暴力。

造成犯罪率高涨的原因与那种“有罪不罚”的文化有关,Sanchez说:“1989年一位委内瑞拉作家发出呼吁:抢劫犯们可以从容不迫地将抢来的东西背走,而且充满喜悦,终于每个人都可以免受惩罚!”而查韦斯对此表明了态度:“遵从于元首的人,任何事都可以做,而不必有任何一点点担忧。”这一点对委内瑞拉各阶层人士都生效,Sanchez说。

而Elizul Mota并不把查韦斯看作元首,而更多的是当作作一名解放者。“公共食堂和公共交通,对60岁以上的人实行免费,职业教育和音乐学校向所有人免费开放,优惠的电话服务等,查韦斯提供的社会福利措施数不胜数。”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