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难民住宿 难民住处:从山里转向村中

来自利比亚的难民在Wuennewil的难民营里切面包

(Keystone)

瑞士接收的难民数量还在增多,导致难民营人满为患。越来越多的城市要被迫接收难民,政府在焦急地想办法。有一个社区已经做出表率,他们向这些临时客人敞开了欢迎的怀抱。如今,他们对难民已经习以为常。

“有时,人们是有一些固有成见的,即使对情况还不甚了解,”弗里堡州Wünnewil-Flamatt村村长Doris Bucheli说。他们所获得的接收难民的任务是有时限的,所以当地的难民营即将关闭。“我们认为,我们迎接了这一挑战,并为此尽了最大的努力”。

和其他人一样,当地居民在开办难民营之前也曾忧心忡忡:不安感,对犯罪行为的恐惧。2012年2月的信息介绍会上,讨论得很激烈,Bücheli说:“如果我们要对此进行投票,那么肯定不会开办这个难民营”。

信息图表

危险逃生 寻求避难者人数

欧洲面临大量难民涌入的问题,其原因是多方面的,尤其是阿拉伯国家动乱、冲突和战争。瑞士国民将于6月份就更加严格的避难法规进行全民投票。瑞士这个中欧小国要如何应对同邻国在难民问题上的比较呢?

积极的交流

该村在民防工事里向55位难民申请者提供了住宿之所,然而这13个月以来,“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Wünnewil-Flamatt的负责人说:“在村民和难民申请者之间,还进行了积极的交流”。

“当地人帮助了我们,”来自西藏的难民申请者Tenzin说,他在Wünnewil-Flamatt的难民营中生活了个把月:“一位妇女自费和我们一起参观了巧克力工厂。他们都很热忱地照顾我们”。

现在Tenzin住在另一家难民营里,甚至有些“想念那小小的快乐之源”,这都是Wünnewil带给他的。而Wünnewil的居民Ross Bennie也记得,他曾带着某位难民申请者开着跑车兜过风。就因为他曾出现在难民营附近,而那里的人对他的跑车啧啧称赞。

6月投票

2012年瑞士议会批准了多项严化本国难民法的提案。2013年1月,移民及左翼组织发起了全民投票动议,以示反对。9日公民否决了该倡议。

反对修法者攻击的主要是两点:瑞士使领馆不再接收难民申请;拒服兵役者和逃亡者在瑞士不再被承认为难民。

收集签名的过程即导致了社会民主党意见的分化。这主要是出于战术上的考虑:社会民主党主席Christian Levrat警告说,公投的效果可能会适得其反。因为公众如果接受了新法,那么公投过后就会有更加严厉的法律出台。

修法的内容包括,联邦政府允许将某些难民申请者集中在一个特殊的中心里,一旦他们对公众安全及秩序构成威胁,或者严重干预难民中心的运作。

另一项改动主要涉及各州及地方市镇:如果联邦要在联邦建筑内安置准难民不超过三年,那么各地方政府今后没有否决权。

因为议会认为情况紧迫,所以该法目前已付诸实施。施行期限直至2015年9月底。前提条件是,议会没有将该法转变为正式法律。如果选民否决了该法,那么紧急修正案将实施至2013年9月底。

信息框结尾

让公众做好准备

Bücheli表示,政府在这些准难民抵达之前,首先为居民召开了“信息之夜”,做足了准备,甚至筹备了一个工作组,负责在居民和难民之间进行沟通工作。工作组在开放日里带居民参观难民营,并且组织了共同滑雪橇的郊游及聚会活动。

“慢慢地,居民们领会到,这毫无问题,”Bücheli说:“犯罪行为当然有,比如食品店遭窃,我们不能一味粉饰太平。但居民最终意识到,这些准难民住在这里、在街上走,并不会带来什么损害”。

难民营的负责人Michel Jungo承认,地下掩体并不是适合人类生活的地方,但这些民防工事,确实是这些负责的州,所能提供的、让准难民们住宿的唯一地点。

联邦移民局本身,也要负责安置一些准难民。军队协助联邦利用老旧的简易平房开办了临时难民营,它们大部分位于阿尔卑斯隘口。今年5月,就会在Lukmanier隘口改建一个可容纳100人的难民营。

渐渐适应

“所有人都要付出努力。我们也需要时间破除偏见、促进团结,”Lukmanier隘口所在的Medel村村长Peter Binz说。他的村民对已在规划中的难民中心持开放态度,但在细节上认为还有改善余地。

而在隘口的另一端,在提契诺的Blenio村,人们可没有这么兴奋。Blenio距隘口15公里远,村长Loris Beretta担心这会影响当地的旅游业。村委会已经给政府递上了一封抗议信,表达了对该计划缺少参与权的不满。他们的理由是,难民申请者在寒冷的平房中不会感觉幸福。

日前Medel村和Disentis、Blenio村将共同组建工作组,并且按照Wünnewil-Flamatt村的模式进行。

可信度

既然Wünnewil-Flamatt的难民营运转得如此之好,为什么时间却并未得到延长呢?“当然了,村委会承诺难民营只开办一年,那么就要遵守诺言了,”Jungo说道,正是他所在的公司,管理着80家难民中心。“只要有几票反对的声音,那么延长合同都是件风险很大的事”。

Bücheli说,尽管州政府为Wünnewil-Flamatt村每个月补助8000瑞郎,作为租金,但他们并不是为了这些附加收入而工作的,而且“延长难民营的时间,可能会损害村政府的信誉度,”Bücheli说。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he citizens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