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制药业内幕 流感药物达菲:花钱不治病?



2009年4月,英国库存的部分达菲(Tamiflu,又被译作特敏福)流感药。如果没有被使用,这些药物将在7年后被销毁。

2009年4月,英国库存的部分达菲(Tamiflu,又被译作特敏福)流感药。如果没有被使用,这些药物将在7年后被销毁。

(Reuters)

号称能将人类从流感疫情中拯救出来的神药并不比阿司匹林强到哪儿去?上个月,一项大型国际调查的结果如是证明。流感药品 “达菲”(Tamiflu,又译作特敏福)的个案很不一般,因为它涉及的金额极为高昂;而同时,该事件也很寻常,因为它折射出的、制药商和医生的关系其实早已不是秘密。

130亿瑞士法郎-从1999年研制出品到今年年初,达菲的销售额几近天文数字。但是,该药品究竟为罗氏集团带来了多少盈利,我们无从知晓。罗氏集团的媒体负责人Nicolas Dunant表示:“我们公司从不公布生产和开发的成本。”

健康、政治与金钱

2004年,达菲成为药物明星,从那时起,媒体便将焦点关注于Donald Rumsfeld身上,他是当时小布什内阁中的国防部长。在此之前,他任吉利德(Gilead)主席。

虽然出任政府要职之后他回避了一切有关吉利德的决策,但是依然在这个加州公司持有不小的股份。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估计,至2005年10月,他通过达菲的销售已经赚足百万美元。CNN还指出,很多美国共和党的重量级人物都同吉利德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信息框结尾

1996年,罗氏从吉利德(Gilead)药品研发实验中心购入了奥斯他韦的专利持有权。这是一种具有抗病毒特性的磷酸盐分子,以八角为原材料,经复杂的化学反应,精炼而成。为了该专利,罗氏向吉利德交付了5000万美元,并同意将未来销售额的14%至22%转于吉利德名下。但是,销售初始,双方的协定便陷入冲突,Nicolas Dunant透露:“冲突的原因之一是因为最初的销售业绩不佳。”复杂局面持续到2005年。

后来则情况大变:2004至2007年爆发禽流感,2009至2010年爆发猪流感,各国政府开始大量储备达菲-它是世界卫生组织(OMS)提供的主要抗流感药品之一,被认为是“灵丹妙药”-这一切都为“阴谋说”做了铺垫;还有更极端的理论,认为整个流感灾难都是为了罗氏(和吉利德)扩大利益而杜撰的。禽、猪流感的死亡病例总共只有几百例,远远低于普通的季节性流感。

有功效吗?

为了回应“杜撰说”,《瑞士医学杂志》的主编Bertrand Kiefer说道:“开始确实是爆发了流感,但是没有扩散,我们运气很好。事后回顾,情况也许有点儿像‘狼来了’的故事,空紧张一场。但病毒学专家认为危险还是很大的,在疫情爆发之际,风险很难估算。”

但如果疫情真的扩散,达菲到底能不能发挥作用呢?世界卫生组织对此确信不疑。该组织发言人Gregory Härtl表示:“我们已经统计了78项针对猪流感的研究结果,涉及面涵盖38个国家的2.9万名患者,我们发现服用过神经氨酸酶抑制剂(达菲、瑞乐砂等均属此类药物)的患者在48小时内的死亡率比未服药患者低了25%。这表明,该药物对于非典型性流感还是非常有效的。”

Bertrand Kiefer承认“以前他对达菲‘预防流感严重并发症’的效用深信不疑”,但如今,在了解了新研究数据之后,他认为罗氏公司的该药品“不仅没有实际药用,而且还有不少严重的副作用。”

数据战

去年4月10日,“Cochrane共同计划”组织(由120个国家的2.4万名医生和卫生工作者组成的网络)在《英国医学杂志》(British Medical Journal)发表文章,对达菲做出了“终极评判”:“该药能够持续半日减轻流感症状,但没有确凿数据显示它能够减少住院率和并发症。”至于药物副作用,《卫报》(The Guardian)也写道:“如果一百万人服用达菲,4.5万人会呕吐,3.1万人会头痛,1.1万人会出现精神异常现象… 用英国式幽默来形容,我们为80%的人口储备了达菲,这会制造出不少的呕吐物。”

“Cochrane共同计划”组织等了4年才获得检验达菲所需的全部信息。为什么要等4年?Nicolas Dunant解释道:“出于数据保护的需要,我们不能把信息随便给人。”他还补充说,罗氏集团刚刚修改了其关于信息分享的规定,从今以后,集团将把所有索要信息的要求交付给一个独立专家小组来审核。

“Cochrane共同计划”组织在报告中并没有收入所有研究结果,一些完全由罗氏提供经费的研究被排除在外-它们对达菲的验评结果最好,这也在意料之中。“Cochrane共同计划”组织解释道:“这些调研不符合科研标准,比如它们‘达菲有利于改善肺功能’的结论只是建立在对患者的问卷结果,并没有肺部造影的客观依据。”

对此,Nicolas Dunant回应道:“对罗氏集团来说,最可信的是全世界的100多家药品注册部门,还有推荐达菲的世界卫生组织。”

影响

Bertrand Kiefer的观点正相反,他说:“Cochrane共同计划组织是世界上最具严肃性的科研机构,比起国家药品注册机构,我们应该给予它们更多的信任。”

那世界卫生组织呢?作为世界健康的权威组织,它真的能抵御来自各利益集团的影响吗?世卫组织矢口否认接受过罗氏集团为达菲所做任何形式的游说。而巴塞尔的罗氏集团对此也决绝否认。

Bertrand Kiefer表示:“问题在于,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独立’的专家,因为所有人都以个人或个人研究项目的名义获得过制药企业的赞助。至于世卫组织,它缺少透明度:虽然它说对各个专家的利益冲突、获资助款额和参加过的座谈会都有记录,但却拒绝公布信息清单。”

药品功效的检验上存在争议是常事,Kiefer解释道,达菲事件的特殊性在于其国家储备量之巨大。这些药物没有被付诸应用,所以也无从得知有效还是无效。而且,最早有过一段恐慌期, 政府被告知如果不马上买入,就将断货。至于药品的功效,实在没有时间去仔细检验。

辉煌即将褪去

2016至2017年间,各个制药厂就可以开始合法制造达菲的仿制药。罗氏集团会否担忧?“一点也不会,” Nicolas Dunant回答说:“这是很早以前就知道的事情,而且去年,达菲只占我们所有药品销售额的1%。”

至于Bertrand Kiefer,他对所有品牌的磷酸奥司他韦类药物都不看好。但是他依然希望各项对流感药物的研究取得进展,“因为我们不可能找不到一个治疗流感的有效药物。”

假性流感

流感样症状可能由各种病毒引起。发烧和其他流感常见症状其实并不一定源于流感病毒。

季节性的流行性感冒发生在冬季,属于“真性流感”。严重症状可持续几日,儿童、体弱者和老人甚至会因此而死去。

感冒大流行的表现是:新病毒出现,传染性很强,人体对其还未具备免疫力,发病区覆盖世界各地广泛地区。20世纪有过3次大疫情,分别是:1918至1919年的西班牙流感,50至100万人死亡;1957年的亚洲流感,1至4百万人死亡和1968年的香港流感,1至2百万人死亡。

疫苗是权威机构推荐的最为有效的预防措施。如果感染流感,必须注意休养,控制体温,注意并发症的发生。肺炎是最常见的并发症。

信息框结尾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