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印度卫生 在发展中国家做医药生意

, 于印度孟买


印度教之神在孟买附近浦那的诊所里“镇守”各种药物

印度教之神在孟买附近浦那的诊所里“镇守”各种药物

(Reuters)

没有医药企业对科研及发展巨大的投资,就不会有新药出品。可在印度,大部分人却还生活在贫困中,并没有钱购买必需的药物。一份来自印度的报道。

在印度南部孟买一家公立医院的候诊室里,交通噪音清晰可闻。各种年龄的病人都耐心地等在这里,没有预约制度,先来先看。门,幸好开着,屋里不冷,但也并不是令人窒息地热。

一位身着优雅莎丽的女士正在等待她的先生,他罹患精神疾病。他们得到的是免费药物,因为买不起其他的。

另一对看起来并不太富裕的夫妇,先生患有心脏病。他们要自己付费,这并不便宜,对印度的收入水平来说。一盒10片,要230 卢比,相当于4瑞郎;10片止痛药片按牌子不同,需要2.5-25卢比。

这位先生需要日服3次,但为了省钱,他有时只吃2次。他希望服用便宜的非专利药,但医生说:不行。

孟买皇家爱德华医院比私人医院要贵一些,但它的病人也并不是贫苦一族。至少他们有钱,可以造访这一位于城市的大型医院。但对那些生活在贫穷乡村里的人来说,他们又该怎么办呢?

这就是医药行业所面临的两难选择:没有赢利,医药公司不会再研究开发对挽救生命至关重要的药物;而为了赢利,很多穷人就不会得到必要的治疗。所以目前就医药价格和医药专利权的讨论甚嚣尘上,特别是在贫穷的国家,如印度。

疲于应对的卫生体系

全印度药物行动网络(All India Drug Action Network)召集人、医生Gopal Dabade介绍说,印度60% 的民众享受不到基本医疗服务。

“和工业国家相比,印度对医药卫生投入较少,只有国内生产总值的1.7%。世界卫生组织建议的是5%,”Dabade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说。

这意味着印度用于购买药物的经费很少。所以政府总是试图压低药价,拒绝更新专利药物,尽管药商强调,改进版的疗效会更好。因为一旦专利权过期,那么按照印度的法律,其他公司就可以合法地生产仿制药。

瑞士的医药公司也卷入其中,他们在印度发起诉讼。这其中有诺华和罗氏,受到波及的药物是格列卫和罗氏的抗癌、治疗肝炎药物。

“这些行动令获得药物变得更难,因为要暂停或暂缓非处方药的生产,”伯尔尼声明组织(EvB)卫生系统专家Patrick Durisch说。

革新的代价

诺华在孟买的分支机构表示,没有品牌产品的专利权,今后就也不会有非专利药品。

拥有众多药品专利的诺华其实“也是世界上第二大的非专利药生产商:所以我们对双方都很理解。所有的非专利药,都来源于专利药,”诺华驻印度副总裁兼总经理Ranjit Shahani说。

“就拿格列卫来说,世界上最具有革新精神的一种药物,在全球40个国家,只要是进入市场的,都拥有专利权,除了印度,”Shahani对swissinfo.ch说。即使瑞士最高法院作出了有利于诺华的判决,也依然可以依据一项例外条款,允许其他公司继续生产格列卫的仿制药。

“诺华只是希望,印度能够尊重专利权,”Shahani说。

而对Lupin-印度的一家专业生产仿造药的公司来说,合理的价格,是摆在首位的。“40年前,当我组建Lupin时,只是想实现一个简单的梦想:尽可能让更多患有常见病的人,得到合理价位的药物,”Lupin的创始人当今的总裁Desh Bandhu Gupta说。

药效相同,而药物之间的价格差距却如此之大,Lupin的发言人Shamsher Gorawara说:“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为了研发和市场需要投入如此多的金钱”。

去年诺华将Lupin告上了法庭,指责它生产的高血压仿制药侵犯了其专利权。瑞士和印度的医药公司,要在法庭上见面,这已不是第一次。

印度

拥有12亿人口的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也是继中国之后,人口最多的国家。

世界银行数据显示,2011年印度的人均收入为1400美元。但其中40%的人口每日收入不足1瑞郎。

印度人的预期寿命为女67岁;男63岁。儿童死亡率为每千人50名。

信息框结尾

品牌产品&非专利药

“大部分印度人都要为医药费自掏腰包,所以买不起品牌药物,”Durisch说。印度有些邦可以向某些患者提供免费医疗,包括免费处方。但普遍看法是,仿制药是低劣的。

或者正如孟买妇产科医生Prema Kania所说:“政府医院向患者分发仿制药,那些人其实已经准备好为名目繁多的品牌药付费”。虽然她没有直说,品牌药疗效更好,但她表示:“至少它们很有名”。

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治疗

尽管这些跨国医药集团有时便宜“贱卖”、甚至白送他们的医药制品,但例如全印度药物行动网络,或伯尔尼宣言等组织对他们依然称怀疑态度。

“因为这个国家不具备给付如此昂贵医药费的能力,因为印度政府在免费发放仿制药,这些跨国集团就发动市场攻势,希望赢得私人医生和诊所的欢心,”Durisch说。有些行为甚至是“不道德的”。

诺华的Shahani认为,各方要均摊为患者所担负的、合理医疗费用的责任,“不该让医药企业单独应对。以人均水平来说,药物只占卫生费用的15%。其他费用如住院费、诊断费、手术费、医务费等,花费都不少”。

此外,印度各邦的卫生政策不同。有的州可以拿出预算,给有需要的患者治病,有些,则不行。

让我们回到孟买的皇家爱德华医院:一对年轻夫妇正在期待他们首个孩子的诞生,预产期在10月,一切正常。待产的妈妈仅需要一些叶酸药片,为了补铁。这可不贵,一片一卢布。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