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西医相结合的道路上探索

张亚强医生在伯尔尼接受瑞士资讯采访 swissinfo.ch

无论中医在中国有多么普及,但在国际上、在瑞士,它依然只是补充性疗法之一。和它并列的,是顺势疗法、人智疗法和神经疗法等一些在正规医院很难开展的诊治方法。

此内容发布于 2010年09月30日 - 14:44
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尽管中国人很信任中医,但中医在国际上所处的地位,还是不尽如人意。对这点感受颇深的就是北京广安门医院的泌尿外科主任医师、中西医结合专家张亚强先生。他从接待的外国病人口中了解到这种情况,就萌生了进一步推广中医的念头…

2010年秋初,张亚强医生应当地华人组织的邀请,来到西班牙和瑞士,考察了当地的中医市场,并开始进一步寻求与欧洲医疗机构合作的可能。9月末,他接受了瑞士当地媒体瑞士资讯swissinfo.ch记者的采访。

欧洲为什么需要中医?

在欧洲生病,很少有人会首先考虑中医,那为什么中医诊所还层出不穷、西医还会把一些疑难杂症病人送往中医诊所呢?

“拿前列腺癌举一个例子吧,”张亚强医生说:“这是一种在西方发病率较高的疾病。目前随着生活压力的增大,中国国内的患者也在增多。西医主要通过去势(摘除睾丸)和化学、药物手段影响内分泌的方法控制雄激素。但患者很容易转为激素非依赖前列腺癌,这是一种难治症。也就是说,无论激素处于何种水平,对病症都于事无补,复发率高。”

“根据我们的临床经验,如果中医介入,通过中药等整体疗法,提高患者的免疫能力、增强机体的抵抗力,在避免复发方面很有效果”。在很多情况下,中医是西医的有效补充,比如在治疗泌尿结石时,手术可以击碎结石,而借助中医的帮助,就可以顺利排出碎石。

中医国际化的困境

„但提高患者的免疫能力、增强机体的抵抗力,很难通过数据来验证是吗?”面对记者的问题,张医生说:“可以这么说,这也是中医很难得到国际承认的原因之一,中医在科研、提供循证医学证据上比较薄弱。中医是个体医学,这也是中医的特点之一。”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中西医结合的医师经常要从西医的角度解释、阐述、论证中医基础理论。其具体方法便是先以临床为依据确立研究对象的特征,然后通过建立中医理论的动物模型或动物疾病模型以寻找中西医理论上的结合点。

“我在1989年研制成功了慢性纤维增生性前列腺炎症的病理模型,目前在国内应用很广泛也得到了认可。我们正在加强临床、科研、循证医学这方面的工作,也在向国外推介。一篇相关论文用英文发表后,已有加拿大医学中心的人表示对此很感兴趣。我们广安门医院泌尿外科也来过美国、德国的考察团,他们对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治疗泌尿系统疾病非常感兴趣”。

向国际推广

但在将中国中西医结合医疗经验向国外推广的工作上,依然面临困难,“很多外国人对中医充满偏见,我觉得这是因为不了解造成的。所以我们要多交流,寻找合作的可能性。有些国家对中医在法律上甚至是禁止的,有很多限制。当然当地条件可能也不允许、无法规范化。但促进了解和沟通是非常重要的,”张医生说。

张医生已在瑞士日内瓦考察了2家瑞士人开的中医诊所,并对其患者情况、医疗方法、器械情况等进行了详细的询问。他觉得两位瑞士人开起了中医诊所,非常了不起,他们一定付出了很多艰辛。张医生曾参加过美国泌尿外科年会,希望今后也可以参加欧洲泌尿外科年会,这样可以推广一下以中西医结合治疗泌尿疾病的经验。

中西医结合

什么叫中西医结合?有些人甚至认为这就是一个中医配一名西医。实际上,作为中西医结合的医生,他确实是融中医与西医为一体,也就是在诊治过程中融合中西医两种治疗方式。

中西医结合是一个听起来很美的词,但在实践过程中却困难重重。一方面是西医的不了解和不信任;一方面是中医的排斥和不认可。西医与中医像两棵枝繁叶茂、各自为政的大树,只保障自己树下的绿茵,而在相交的地方生存发展并不容易。或许只有在患者和疗效面前,走中西医结合治病救人道路的医生,才能获得宽慰。

在中国,从西医转向中西医结合的例子很多。张亚强先生自1977年从中国医科大学毕业后,熟习西医医理的他,又学习中医,拜刘猷枋教授为师,并开始了中西医结合的探索。如今的他已小有成就,每天找他看病的人络绎不绝。但向国外推广中西医治疗成果,则将是他今后的又一个工作重点。

张亚强简历

1953年出生,北京人;

1977年毕业于中国医科大学医疗系;

1982-1984年参加中国中医研究院西医学习中医提高班;

1985年考取著名中西医结合泌尿外科专家刘猷枋教授研究生;

1988年获硕士学位,研究生论文获何时希奖学金二等奖。

1998年经人事部批准作为刘猷枋教授的学术继承人跟师学习三年;

于2000年毕业。

20余年来,一直从事中西医结合泌尿外科男科临床及科研工作。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