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气候变迁"危及全球安全"



肯尼亚东北省的妇女儿童被困在沙尘暴中

肯尼亚东北省的妇女儿童被困在沙尘暴中

(Keystone)

气候变迁给未来的全球和平与安全造成威胁,瑞士冲突专家库尔特·施毕尔曼(Kurt Spillmann)发出警告。

本周早些时候,联合国安理会就环境是否应列为值得该组织注意的安全问题展开激烈讨论。而施毕尔曼的评论就是对此作出的。

“气候变迁并非引起各国冲突的直接诱因,”苏黎世安全研究中心前所长施毕尔曼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然而它已开始在非洲大部分地区、东南亚及美洲带来压力,导致族群间与地区间的紧张局势,以致造成大规模环境难民潮。”

“而这又相应产生人口间的不安全性。我们鲜有这类安全威胁的经验。”

在由本月安理会主席国-德国的呼吁下展开的讨论中,西方发言人称,苏丹达尔富尔地区和索马里冲突的原因之一是气候变化导致的干旱条件。联合国最近公布,那里在出现严重旱灾之后,两个南部地区相继发生了饥荒。

联合国环境署署长阿希姆·施泰纳(Achim Steiner)通报安理会,全球气候变暖正在加速,其后果无法预测。

“因地区性气候变迁而加剧的稀有水源与土地之争,已成为达尔富尔、中非共和国、肯尼亚北部与乍得地区性冲突的关键因素。例如,在生计受到自然资源减少的威胁时,人们或创新、或躲避,或者发生冲突,”他强调。

施泰纳指出,世界某些地区的气温到2100年可能上升3至4摄氏度,而各谈判方却在讨论2%的目标。他还注意到,本世纪海平面可能上升1米,自然灾害的数量也可能“以指数级增长”。

“世界面临着全球变暖的局面,它可能已经超出我们自以为能够应付的变化与趋势-如果我们能够达成谈判协议的话,”他表示。

“没有必要”

然而,并非所有国家同意在安理会范围内讨论气候的变迁。

俄罗斯最初反对就这一问题采纳声明,认为此举“没有必要”。该国特使亚历山大·潘金(Alexander Pankin)对此能否带来增值效应表示怀疑,并补充道,这将“只会令该问题更加政治化,并带来更多的分歧”。

安理会临时成员国巴西与印度也对是否该将气候变迁摆在会议日程中提出质疑,发展中国家认为,这是几个大国试图涉足联合国大会与联合国气候变化相关机构的管辖范围。

但是受海平面上升威胁的太平洋岛国之一的瑙鲁,则要求安理会指派一名联合国气候与安全特使。

美国大使苏珊·赖斯(Susan Rice)猛烈抨击了为达成一致意见而作的“可悲”又“短见”的失败企图。

“安理会对处理变化气候对和平与安全的明确影响负有重要责任,”她指出。

“好日子”

最终各国通过了一份修改声明,其中只提到气候变化“可能的安全影响”。

不过,德国大使彼得·维蒂希(Peter Wittig)认为这仍是气候安全的“好日子”。

“我们进行了相当广泛的讨论。我们希望让大家都参与讨论,这点我们做到了,”该大使透露。

施毕尔曼也对表示赞同,认为这是2007年上届安理会就该问题讨论后的一大进步。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将必须定期汇报这方面问题。人们从而会更加认识到安全与气候变化间关系的重要性,”这位瑞士专家评论说。

“我们需要更多的了解,否则人们会陷入短期的利益与好处,忘记了长期的危急情况。”

削减碳排量

《京都议定书》缔约国之一的瑞士早在1997年就承诺削减温室气体排放量。在最初阶段,到2010年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将比1990年水平减少10%。

政府预计到2020年,将减排目标提高到至少20%,目标的实现将部分通过实施一项二氧化碳税,和与海外的碳排放交易体系及补偿方案。

议会赞同20%的目标,但希望减排能只通过瑞士境内的措施来实现。而就二氧化碳税的征收范围由燃油、天然气和煤扩大至汽油的讨论仍在继续进行之中。

环保组织已收集到足够签名,以发起关于30%的减排目标和禁止越野车两项提案的全国投票。

由27国组成的欧盟也设置了20%的减排目标,并为各个成员国分别制订目标和通过一系列措施。

信息框结尾


(译自英文: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