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宇航专家梦系新生命形式

Claude Nicollier最大的爱好莫过于修理旧飞机(reproduction.com)

瑞士宇航员Claude Nicollier日前成为一部纪录片的主角。在这部名为“为了对蓝天的热爱”(For the love of the sky)的专题片中,纪录的远不止他作为飞行员和宇航专家的生涯。

Nicollier是唯一一位被美国航天航空局(NASA)授予“任务专家身份”的非美国人。这次他向swissinfo讲述了该片怎样强调他对科幻小说的热爱,以及他对宇宙中广泛存在生命形式的信念。

由他的侄女Maria Nicollier拍摄的纪录片不仅仅想表现这位62岁的宇航员的冒险故事,还想反映出太空船发射的火光、烟雾和轰鸣声背后的男子汉。

swissinfo:在纪录片里,您提到“2001:太空漫游”、“星球大战”和“E.T.外星人”等影片。宇航员有必要是科幻电影的影迷吗?

Claude Nicollier:当然有必要。你还得阅读漫画书。《丁丁历险记》的《奔向月球》和《月球探险》(分别完成于1953和1954年)中的丁丁也启发了我。电影对我的帮助在于它们给人以梦想。我的工作可能是技术性探险,但它也是梦想成真。在执行任务之间,科幻电影和书籍能够培育这个梦想。

而我对它的热爱,也因为所有进行中的太空探险任务,以及为提高我们对宇宙的理解而做出的每一件事而愈加高涨。火星机器人计划也扣住宇航员们的心弦,因为我们都相信,有一天人类也会登上火星。

swissinfo:您会不会为不能亲自登临火星而感到遗憾?

C.N.:还好。我一直都知道自己永远不会飞向火星,因为这是项艰巨的任务,几十年后才能实现。而我能有幸为载人飞船做出一点贡献,就已令我感到满足了。

swissinfo:尽管您了解这根本不是简单的事情,但您相还是信人类有一天会飞越火星...

C.N.:我总是避免说“某件事是不可能的”这样的话。150年前,在接近声速的飞船里飞行根本就不可思议。

物理会成为(太空旅行的)障碍。例如人无法超越光速。找到生命形式也会很困难,因为它们稀疏地分散在宇宙的各个角落。这也就是说,我们得穿越相当于数十、数百甚至数千光年的距离。但这并不意味着就一定做不到。

swissinfo:您相信宇宙中遍布着生命。其他宇航员也和您有同样的认识吗?

C.N.:这种认识很普遍。虽然相信的程度不同,但我还没见过认为只有地球存在生命的宇航员。

会不会存在更高级的文明?也许会。但我们认为,分布最广的生命形式很可能是相当简单原始的,因为宇宙中,在具备了合适的条件后,这是比较可能的进化方式。

也许会有这种情况,甚至为数不少--生命的进化达到地球上的水平。而且还不远止于此:谁知道一百万年后,我们的子孙后代会是什么样?他们的能力肯定比我们强许多倍。

swissinfo:在美国宇宙生物学家Carl Sagan于1985年出版的小说《接触》(Contact)中,他设想人类联手进行一个把宇航员送到宇宙深处的项目。我们似乎离这个目标还很远。

C.N.:我们已经在正确的方向上有了一些发展。国际空间站就是这方面的很好例证,由美国、俄罗斯、欧洲航天局的11个成员国、加拿大和日本等国共同参与对太空的和平开发。该计划在冷战结束后不久便正式启动,标志着地缘政治学和东西方太空竞赛的明显变化。

太空旅行的新成员是中国。最近宣布的2020年前人类再次登上月球、2030年登上火星的计划,可能就是受到中国宇航能力的激励。

swissinfo:您认为有一天中国会与其它国家合作吗?

C.N.:我这么希望。中美两国的合作已经启动,但程度和范围还相当小。我认为它会继续深化,也许用不到20年,我们就会看到良好的合作关系。

swissinfo采访记者:Marc-André Miserez

Claude Nicollier

Nicollier生于1944年,于1975年获日内瓦大学天体物理学硕士学位。

1966年,他在瑞士空军开始了他的飞行员生涯,并于1988年获试飞员身份。他在上世纪70年代期间,还曾为瑞士前国家航空公司Swissair工作。

他于1976年加入欧洲航天局,1978年入选欧洲航天局首批宇航员。1980年他被派往美国参与太空项目,加入美国航天航空局的未来太空船专家小组。

他后来参加了四次太空飞行,在太空中累积度过1000多小时。他是以任务专家身份分别参加了1992年、1993年、1996年和1999年的这四次太空之旅。

在最后一次任务中,他参与修复了哈勃空间望远镜,在太空中漫步长达8个多小时。

信息框结尾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