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生物多样性保护 “我希望能找到办法,和野熊共同生存”



位于伯尔尼州与纳沙泰尔州之间的Fanel自然保护区里生活着河狸、野猪、狐狸及无数的鸟类。

位于伯尔尼州与纳沙泰尔州之间的Fanel自然保护区里生活着河狸、野猪、狐狸及无数的鸟类。

(AFP)

伯尔尼大学保育生物学负责人发现,瑞士在生物多样性方面做得非常糟糕。他认为,要纠正这种状况,政界人士、教师与普通民众都需要做出更大努力,更好地感受大自然。

我见到拉斐尔·阿尔莱塔(英)外部链接(Raphaël Arlettaz)时,他身着两种绿色:森林绿与橄榄绿。他办公室里整齐的书架上摆了不少鸟类剪纸,其中一种是戴胜,是他17岁开始研究的一个物种。多亏了阿尔莱塔在上世纪90年代发起的一个恢复项目,这种鸟类在瑞士的数量大幅增长,可谓物种保护的一大成功。

如今除了在伯尔尼大学的教职,这位55岁的教授还负责指导瓦莱州(Valais)阿尔卑斯山瑞士鸟类研究所(多语)外部链接野外观测站的工作。阿尔莱塔外表自信而冷静,但我为了活跃气氛而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却令他生起气来。我问他,瑞士在生物多样性方面做得如何?

“非常糟糕!”他吼出声来:“我国对1992年里约峰会做出承诺,却成了最晚采纳生物多样性保护战略的西方国家之一。整个过程用去了20多年,对这么个富裕发达国家而言,这简直是耻辱!”

欧洲环境署(多语)外部链接最近公布的环境报告里,瑞士的成绩很差。因仅有6.5%的国土被划为保护区,瑞士在报告所涉及的38个国家中排在最末。

不过,阿尔莱塔表示,情况至少比他还作小学生学习野生生物时好多了。

“当时我们只分两类动物:有益动物和有害动物。那真是太可怕了!我们处理生物多样性问题的方式上已经有了很大改进,但还应该教授人们更多关于大自然的知识。”

糟透了

拉斐尔·阿尔莱塔手持学生制作的一只戴胜剪影。

(swissinfo.ch)

阿尔莱塔认为,很有必要进行更多外展活动,向人们解释为何生态体系需要捕食者,即捕食其他生物的动物。以狼为例,它的个数在瑞士日益增多,每当狼捕食羊群,或是有关部门讨论取缔它的受保护地位(英)外部链接时,便会登上报章头条。

“捕食者不单单是要吃掉猎物。捕食者会限制啃吃植被的动物的数量,这会给生物多样性的考虑带来积极意义,”他指出,同时还强调,捕食者还能影响猎物的进化。他掉转矛头,向我提了几个问题。

“为什么红鹿有着那么长的腿和大耳朵?是因为它们不喜欢被草挠到肚子吗?长大耳朵只是为了聆听阿尔卑斯长号的乐声吗?”他问完后才给我解释,这些特征是红鹿为了躲避狼的追捕而进化适应的结果。除掉捕食者,意味着阻止进化因素。

2016年,狼群一共杀死了389只绵羊、山羊和其他牲畜,其中217只-近56%-发生在瓦莱州。如今那里发起了一项将瓦莱州变成无狼区的人民动议(英)外部链接。身为瓦莱人的阿尔莱塔对此深感震惊。

“这实在糟透了,也反映出瑞士某些人的教育水平之低。在我们这个富裕发达的国家,深山老林的某些角落竟然还有人有这种心态,简直是不可思议。即使是狼群和猞猁,在大自然里也有它们的作用,”他斩钉截铁地说道。

瑞士生物多样性有何特殊之处?

瑞士多种多样的地形地貌令这里的动植物群有着极强的生物多样性,但正如阿尔莱塔所指出的,问题在于瑞士国土面积狭小,这意味着动植物的数量都很少。其中有很多是山区物种,因为阿尔卑斯山脉就占到瑞士面积的近65%。

在提到瑞士的标志性物种时,阿尔莱塔举了羱羊和胡兀鹫,两者都是几十年前重新引入、如今发展良好的物种。其次是阿尔卑斯蝾螈、岩羚羊和旱獭,后者很受游客喜爱。

“正是物种繁多这一点,令瑞士的野生生物相比周围国家而言有了些许特殊性,”阿尔莱塔表示。

信息框结尾

熊的回归?

近年来未在瑞士起到什么作用的捕食者非熊莫属。从中世纪起到18世纪,瑞士各地曾生活着很多熊,但最后一只却在1904年被人在格劳宾登州(Graubünden)射杀。

阿尔莱塔透露,现在大约有50头熊生活在意大利、奥地利和斯洛文尼亚一带的阿尔卑斯山脉中,那里的各种条件都很适合它们的生存。跟狼一样,它们也能从鹿、岩羚羊和羱羊等物种的恢复中获益。唯一的问题在于人们缺乏忍耐。“只要遇到财物损失,或是人与熊狭路相逢,就会产生恐惧心理。”

偶有几头熊跨越边境进入瑞士,也都被一一猎杀(英)外部链接,因为人们将熊看作威胁。然而对保护捕食者热情不减的阿尔莱塔,仍然保持着乐观态度。

 “我希望能找到和野熊共存的办法。如果意大利人能做到,那很可能瑞士人也能,对狼这种动物亦然。意大利亚平宁山脉一带一直有狼群生存;而现在似乎法国人也或多或少做到了与狼共存。”

跟瑞士不同,狼从未在意大利绝迹,狼群数量最少时为上世纪70年代初,只有一百只左右,如今狼群数量已上升到近1800只。从上世纪90年代初起,狼群在法国的数量也出现回升。最可能发生人与野生动物冲突的地方是瑞士阿尔卑斯山脉,这一带的人口密度比意大利和法国都高。

精典特刊 瑞士的野性一面

在这档分成12个部分的系列里,我们将向您介绍些瑞士最具标志性的物种。

“人人都可以做到”

在被问及最喜欢哪些动物时,阿尔莱塔给出了几种,其中包括胡兀鹫,一种于19世纪末在阿尔卑斯山脉绝迹的大型猛禽。从1986年起,这种猛禽被重新引入奥地利、瑞士、意大利和法国,目前阿尔卑斯山脉中大约生活着200只胡兀鹫,它们的总体情况相当不错。

“观察它们的体验棒极了,因为它们很不同寻常-有时它们会从你头顶五到十米处飞过!你能想像一只双翅展开足有三米长的大鸟从那么近的距离飞过吗?我认为每个瑞士人一生中都该体验一下,那样他永远都不会忘记胡兀鹫是什么了。”

跟动物的哪一次接触让他尤其难以忘怀呢?我本期待着倾听一次探险发现,可阿尔莱塔的回答却让我吃了一惊-他讲述的是就在几小时前刚发生的故事。

那天一大早,他开车去附近一座峡谷找寻雕鸮,这是世界上体形最大的夜行性肉食鸟类。7点一刻他在一块裸露的岩石上找到一只,十分钟后又飞来了另一只。

“后来的那只骑在前一只鸟上开始交配,两只鸟这样呆了一会儿,雄鸟便飞走了。雌鸟一直停留到7点35分,然后钻进了峭壁上的岩缝,”他一边回忆,眼睛一边闪着光。

阿尔莱塔认为,人人都应该多花些时间来感受大自然-即使只是上班前花上半个小时。

“我们必须教会人们比平常更多地去享受大自然。”

阿尔卑斯羱羊 在山大王的影响下

这种在山崖上也能健步如飞的动物曾一度在瑞士绝迹,而今又有了成千上万只生活在瑞士的阿尔卑斯山区。 瑞士人爱死羱羊了-为了它们的肉和角而捕猎这种动物,就因曾以为它有着特殊的疗效。据说,羱羊角研成的粉可用来治疗眩晕。 ...

您是怎样与大自然接触的?请在下面留言与我们分享。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