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神童 高智商儿童的成长

人们将他们称之为天才、神童或者高潜质儿童。他们的智商(IQ)超过了平均水平,但是他们却很少是班级里的佼佼者。引人嫉妒、压力过大、有时又受到忽视,这些孩子的需要常常得不到满足。如何识别他们呢?公立学校对他们的发展又起着什么作用呢?

Margherita四岁时,就学会了阅读;Amos六岁,就能记得所有恐龙的名字以及各行星间的距离。

他们就是人们所说的高潜质儿童:智商超过125-130(见边框文字)、求知欲极强、语言能力非同寻常、记忆力惊人、理解力成熟,他们理解事物的成熟度不象自己的同龄人,却更接近于成年人。

在各个社会,都有3%-5%的人智商高出正常水平(85-115)。在瑞士,这样的人超过了24万,平均每个班级就有一名这样的学生。他们是神童吗?这种说法似乎并不完全准确。

“高潜质儿童并不比其他孩子更聪明,但是他们的思维方式却不同于普通孩子。”多年来一直从事专长教育以及咨询工作的Doris Perrodin-Carlen解释说,“他们不擅长线性推理方式,往往在考虑问题时会出现联想思维或者跳跃思维,这使得和他们交谈的人、尤其是老师们,难以跟上他们的思路。”

例如,面对一道数学题,这些孩子常常瞬间就能得出答案,然而,他们却解释不了自己的解题步骤。

思维方式上的这种不同在神经学领域得到了证实:“他们大脑的可塑性很强,两个大脑半球之间的配合很好,全脑也得到了均衡开发。”儿童心理学家Claudia Yankech强调指出。因此,相对于同龄人来说,高潜质儿童能够消化更多信息,而且理解速度也特别快。

大海中的一滴水

然而,儿童潜质高并不意味着他们肯定在班级里会名列前茅,或者各科成绩都十分出众。一些学生根本不起眼:好像小小的变色龙混在众人堆里毫不出色,根本没有发挥出自己的潜质。对于教师来说,很难发现这些孩子的天分。

“在我的记忆中,小学一年级曾有个女孩,她假装不识字,因为她想‘象别人一样。’” Doris Perrodin-Carlen强调说,“在学校里,女孩们趋向于迎合自己的同伴,总是担心令别人不舒服。”恰恰基于该原因,在这位儿童教育家看来,引起人们注意的高潜质男孩人数要超过女孩。

不同的社会阶层之间也存在着差距:“在比较贫困的阶层、或者说教育水平比较低的阶层,家长们常常不了解这方面信息,对于不断问问题的孩子,他们不知如何是好。相反,那些孩子也常常掩藏他们的潜质,因为害怕家长回答不出他们的提问而尴尬。”

班上的差等生

如果说一些孩子能成功地融入班级集体里,另外一些孩子的行为却不“循规蹈矩”,这些孩子有时被人认为“很没有礼貌”、或者是“以自我为中心”。据一些教师和心理学家估计,智力早熟的学生中有1/3面临着学习成绩不及格的状况。这个数字并没有被以往的研究所证实,然而,该数字却让人隐隐感到不安。如何来解释这些孩子在学习上遇到的困难呢?

无聊似乎是最大的敌人。“由于缺乏必要的激励,这些学生逐渐失去了动力。为了激发他们的积极性,仅仅单调的课堂知识并不够,他们还需要一定的耐心和创意。对于教师来说,这个任务很艰巨。”儿童教育学家Doris Perrodin-Carlen这样评论道。在学校里,一些高潜质儿童有种被当作‘空气’的感觉,因为老师从来都不提问他们。身为心理学家的Claudia Yankech接着说,“‘显而易见,他们早就知道答案了。’教师们告诉我,他们却没有意识到,这些孩子也需要得到认可,许多学生没有认识到自己比别人反应快,相反,他们常常感到自己与众不同、大家都排斥自己。”

从小习惯了象海绵一样吸取知识的养分,却不需要付出多少努力,这些儿童比别的孩子更晚学会如何处理失败以及掌握学习方法。“如果有一天,面对一个问题,他们没能解开疑难,他们就会垂头丧气。有些高潜质儿童完全是完美主义者,他们相当不喜欢出差错。他们应该了解,错误是学习过程中的一个组成部分。”

教育上的挑战

那么,公立学校应该如何做,才有利于这些儿童的发展呢?口号似乎是“区别对待”,或者用更简单的话来说,教育应该迎合学生的个体需要,这要从学习上感到最吃力的学生到最优秀的学生抓起。然而,这种教学法又与学校教学计划相悖,因为学校教学计划以“中等水平”学生为基准;“区别对待”的教学方法对教师的期望值也在增加;而且该教育方法并没有得到公立教育机构和家长们的完全认可。

如今,瑞士各州都规定:高潜质儿童可以跳级,或者可以免修一些科目。在瑞士德语区,这种选拔开始得最早,教育机构常常为这些学生开设特色课程,也听取有关专家的意见。

然而,在瑞士法语区和意大利语区,鼓励这些早熟学生的想法却遭到了冷遇,该想法也常常在个体化倡议中被遗忘。洛迦诺高等教育学校(Alta scuola pedagogica di Locarno)教师、也是一项本课题研究的合作者Edo Dozio评论说:“如果孩子们表现出拘束、或者他们感到无聊的态度暴露无遗的话,那么学校有责任帮助他们。但是,这种情况很罕见:去年,在提挈诺州(Ticino),我们只遇到过一起这样的事例。然而,当这些孩子终于学会了让自己适应的时候,学校也就不需要推行启发学生资质方面的政策了。鉴于智力早熟的学生数目屈指可数,提挈诺州学校的目标不是对儿童时期的孩子们进行选拔,也不想以经济模式为模本,从而去鼓励这些孩子参加这种选拔赛。”

开发潜能

然而,不管怎样,近几年来人们还是提出了几项动议:在一些州,其中包括提挈诺州和纳沙泰尔州(Neuchâtel),都向教师颁布了指令;几年以来,汝拉州(Jura)和沃州(Vaud)的高潜质儿童每周有半天时间聚到一起。他们学习如何克服困难、正视错误、讲述自己的恐惧以及介绍近来让他们入迷的书籍。

积极开发孩子们的天资还是单一的满足需求?对Doris Perrodin-Carlen来说,答案很清晰:“在孩子还不到读的年龄时,坚持让孩子学会阅读,这只会适得其反,但是问题在于,这符合人们对于知识的渴望。家长们应该注意的是,不要想当然的认为所有孩子都有尚未开发的潜能,而去给孩子施压,但是学校在这方面也不能撇清责任,这点很清楚。”

智商测试

只有通过一项心理测试,才可以确认一个孩子是否具有认知天分,心理测试包括一项智力测试以及个性评估。然而,在科学界,这些分析方法并未得到一致认同。

当前人们使用最多的智商测试是韦氏(Wecshler)智商测试,该测试可以将一个人的智商水平与其同龄人群体测试中显示的平均值相比较,从而进行衡量。

70%的人的智商介于85到115之间。

在115到125之间,人们将其定义为“灰色区域”,而智商超过125的人则被认为是具有认知潜质的人。

2%-5%的人口属于该范畴。各种研究都显示,一个人的智商有50%和基因有关;25%和环境有关;剩下的25%和个人因素有关。

学校里的每个班级都可能至少有一个具有高潜质的学生,但是引起人们注意的还不到一半。

必要情况下,在州心理学家们的监督下,儿童们可以在学校进行一次免费智商测试。在私人专家那里,智商测试需要花费800-1000瑞郎,私人专家还会出具一份关于儿童个性的书面报告。

瑞士有一些私立学校,面向具有认知潜质的儿童。公立学校则计划让那些有天分的孩子跳一级或两级,在特殊情况下,对于特别有潜质的孩子,开设同步课程。

信息框结尾


(译自意大利文:薛伟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