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蜜蜂之死 "蜂蜜是可食用的钻石"



一位养蜂人正在检查蜂房,他的烟气可以安抚蜜蜂。

一位养蜂人正在检查蜂房,他的烟气可以安抚蜜蜂。

瑞士电影编导Markus Imhoof的纪实影片《比蜂蜜更多》探讨了蜜蜂死亡的原因。很多人都意识不到,如果没有蜜蜂,人类社会将会变得非常单调,蜜蜂是所有可食植物异花授粉的虫媒。

一场与Markus Imhoof的对话。他说:没有蜜蜂,汉堡包将只剩下干巴巴的两片面包和一片牛肉。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您在《比蜂蜜更多》一片中表现了对蜜蜂产业的批判性。那么您现在还吃蜂蜜吗?

Markus Imhoof:吃,差不多每天都吃。这不是蜜蜂的错。

swissinfo.ch:蜂蜜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M.I.:一个浓缩的大自然。可食用的钻石。

swissinfo.ch:您对蜜蜂拥有着特殊的感情。您的祖父就养蜂,为他罐头厂里的水果;您也养,女儿女婿还在研究蜜蜂的免疫系统。您是不是太偏爱蜜蜂了?

M.I.:尽管如此,我还是一个外行。当然我对蜜蜂很有感情。这对我来说很重要,我也想把这种感情呈现给我的观众。

我走遍世界,努力尝试理解各种各样的视角,也是争取要表现一种对话和交流。

swissinfo.ch:您的调查研究和拍摄工作进行了5年,最重要的所得是什么?

M.I.:我们与自然的关系。处于核心的问题是:谁是这部电影的主角,是蜜蜂还是人类?也就是说,谁是这个世界的主角?是人类吗,还是大自然?人类只是大自然的寄生物,还是人类可以主宰,只考虑自己的利益?

最傻的寄生物就是破坏自己宿主的寄生物。如果人类是属于大自然的,那么生命就会变得更加丰富多彩。人类并不应高高在上统领一切,而应该善于听取、看取其他生物的需求,不应只考虑到自己的利益。

swissinfo.ch:您惊讶于蜜蜂的智能…

M.I.:对,我们和蜜蜂大脑的研究者谈过。这非常令人惊讶,世界上竟然有这样的构造。蜜蜂所拥有的学习、做抉择的能力,令人着迷。

它们可以在两个选项中做出抉择,如果发现,有一个是错误的,它们甚至还能改变“想法”。这确实很神奇。而5万只蜜蜂在一起,就形成了一个相当大的大脑,它们还可以拥有其他的能力。

swissinfo.ch:为什么蜜蜂很重要呢?没有其他的工具,可以帮助植物授粉吗?

M.I.:当然有。但它们不会专项授粉。如果给蒲公英受樱桃树的粉,那么显然不会成功。风媒也可以授粉,但只能给谷类或稻类等粮食授粉。

所有为我们的饮食增色的植物,都需要蜜蜂授粉。如果没有蜜蜂,汉堡包里就不会有沙拉、不会有芥末、西红柿酱、洋葱,只剩下干巴巴的面包和牛肉,而牛也根本吃不上苜蓿。

如果没有蜜蜂,我们的生活会变得多么无聊。我希望当观众看到这部影片时,能够领会这种连锁反应。我们三分之一的食物,都要依靠蜜蜂授粉。

swissinfo.ch:爱因斯坦曾说,如果蜜蜂灭绝了,那么4年后,人类也会灭绝。您觉得是这样吗?

M.I.:我不知道,人类是否会绝种,但我知道,人类只能吃到面包,没有水果也没有蔬菜。以前人们在矿井里用笼子养金丝雀,如果金丝雀落下来,那么矿工知道,漏气了,我们必须出去。对于我们来说,蜜蜂也是一种警告信号。

swissinfo.ch:为什么蜜蜂死亡的现象,涉及范围很广?

M.I.:那年在瑞士,蜜蜂死了70%。有很多原因,累积在一起导致了这样的后果。

一方面是农药、疾病,最主要的是瓦螨,还有就是蜜蜂的近交繁殖,这点很少受到重视。近百年来,养殖了很多宠物蜜蜂,它们不会蜇人,但也不再具有抵抗能力。因此也就没有了野外生存的蜜蜂。如果没有人类以化学方法的介入,在欧洲、北美、中国都不会再有蜜蜂的存在。

swissinfo.ch:“杀死蜜蜂的并不是螨虫,而是人类,”这就是您的影片主要想表现的吗?

M.I.:中心主题是进化与文明化的矛盾。每一次文明的进化,都是一次对大自然的攻击。驯化蜜蜂,将它们从树上拿下来,锁在微型小屋里,这就是一次巨大的攻击。

尽管如此,蜜蜂依然属于野生动物,人们尝试着用温柔、勤奋的养殖方法把它们变温和。但对我来说,这就是最大的矛盾。我们需要很大的基因库,才能让蜜蜂再次形成良性发展。这并不是说要更好地对抗农药,而是面对疾病有更强的抵抗能力。

问题是:我们每年必须要在同样一块地上种同样的东西吗?如果采取轮作,那么要用神经毒剂才可以杀死的害虫玉米螟,就绝对无法存活。农业的整体性已经遭到严重破坏。联合国粮食报告写到,只有小农场化农业,才可以保证全世界的食品供应。但人类所做的,却恰恰与之相反。

swissinfo.ch:对您的蜂群,有什么打算吗?

M.I.:我的邻居和我一起养蜂,但我们的蜜蜂都已死于幼虫腐臭病。现在正要重新开始。我们打算做一项抗击瓦螨的实验,采用化学制剂,但是小剂量的。

我们首先让蜂后禁起来25天,不让她排卵。这样就不会有瓦螨长在幼虫身上,而只存在于蜜蜂本身。之后再用酸将瓦螨杀死。

swissinfo.ch:影片中的希望出现在澳大利亚的蜜蜂研究中。那里的蜜蜂,也就是您的女儿Barbara Baer-Imhoof和女婿Boris Baer研究的未受感染的蜜蜂,比欧洲蜜蜂的免疫力强。这可以成为解决类似问题的出口吗?

M.I.:我女儿和女婿希望用在澳大利亚尚存的野蜂,来丰富养殖蜂的基因库,来培养它们的抵抗力。原理就是,通过育种让蜜蜂重新获得进化的可能。让它们摆脱纯种的蜜蜂养殖学说,重新回到大自然中。这才是挽救蜜蜂的根基。

《比蜂蜜更多》

该纪录片《More Than Honey》于2012年8月11日在洛迦诺电影节的大广场上世界首映。对许多影评家来说,这是电影节的亮点之一。

电影展示了不同的活动家和研究者,都以不同的方式与蜜蜂构成了某种联系,却又都经历了蜜蜂的死亡。

影片之所以震撼,还因为它的规模-其原始素材有105小时之长。此外,有些蜜蜂的镜头还是由迷你雄蜂风行器拍摄的。

信息框结尾

Markus Imhoof

1941年出生于温特图尔。

中学毕业后就读于苏黎世艺术学校电影学院,师从于瑞士电影先锋Kurt Früh。自1969年起成为多部影片的独立编导。

1980年执导剧情片《船满了》(Das Boot ist voll),反映了二战时瑞士在边境拒绝犹太难民入境的情况。

该片于1981年得到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

信息框结尾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