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谷歌眼镜 智能眼镜-架在鼻子上的未来

(Reuters)

电脑、智能手机、平板电脑,下一代新产品将是什么? 目前谷歌眼镜尚在试验阶段,而一些科技人员其中包括瑞士人,已经开始为这个新智能产品研发应用程序了。他们希望从一开始就在“新一代大产品”的盛宴上占有一席之地。

Benoît Golay递给我一副式样超前、金属框架的眼镜,这副眼镜只有右镜片,是一个比邮票还小的屏幕。

“说实话,戴上它容易让人想起机械战警,” Golay笑着说,他是位于谢尔(Sierre)的非盈利研究所Icare的商业发展经理。

我小心地把眼镜戴上并按了一下镜框。右眼前小小的屏幕上出现了一条讯息:“OK Glass”,再按一次,或者说一句“OK Glass”,屏幕上就会出现一个菜单,上面写着各种指令,如:“拍摄”或者“计算路程”等。

智能眼镜要在有Wi-Fi或者或者通过蓝牙与智能手机联通的情况下才能使用。这副眼镜很轻和普通的眼镜相差无几,眼前的屏幕并不会影响视线,戴上它并无碍事的感觉。

使用这一款谷歌眼镜的大多数是美国接受测试者、研发人员、高科技追随者等。

去年11月Icare研究所得到了几副谷歌眼镜,每副1500美金,自此研究小组开始对这个未来的“新玩具”进行探索。

在今年2月巴塞罗那的“移动世界”大会上,Icare已经介绍了一个谷歌眼镜应用程序。该应用程序的功能是通过眼镜扫描商品包装上的条形码,获得有用信息-食品配料成分或者过敏反应警告等。

共同研发这个应用程序的是GS1 组织,该组织负责管理全世界上百万企业,超过10亿个产品的条形码系统。

谷歌眼镜

谷歌眼镜可以上网,在没有无线网的情况下,可以通过智能手机与网络连接。

信息会出现在右眼前透明的小屏幕上,屏幕可旋转。右边的眼镜腿上装有一个麦克风和一个耳机。

目前谷歌眼镜已经拥有拍照、摄像、电邮功能,"Google Now"可以接收信息,详细的路线导航,通过"Google+"打电话,并浏览网站。

按照网络巨人谷歌的说法,2014年进入市场之后,这个智能眼镜,价格应该低于现在的1500美金。 欧洲可能要等到2015年。

预计谷歌智能眼镜会有一系列的竞争对手,其中包括三星和微软,据报道,他们也在进行类似的技术研究。

专门研究无线通讯的英国研究机构Juniper Research推测,2018年智能眼镜的销售量将超过1.3亿副。

信息框结尾

目前世界各地形成了一个全新的智能眼镜应用程序系统,尽管谷歌智能眼镜的数量还非常有限(40'000 -60'000副眼镜正在接受测试,主要在美国)已经有超过100个功能各异的应用程序被研发出来,预计到2014年底谷歌眼镜将会打入市场。

应用程序五花八门,有的可以在购物时提供咨询;有的可以测量自行车的速度;有的可以用来阅读新闻;有的只是简单的游戏等。还有的可以查看银行账户状况;破译一个不认识的字符;或者当人开车的时候打瞌睡,发送一个提醒信号。

据预测,像谷歌眼镜这样的智能眼镜,应该在2018年每年售出1000万副,2013年售出了87'000副谷歌眼镜。

对于智能眼镜应用程序研发者Golay来说,还存在许多未知因素。“我们不知道,这个眼镜什么时候进入欧洲市场;也不知道我们是否可以自由推出应用程序,有无数量限制;会不会有一个提供智能眼镜应用程序的App,谷歌会不会统一管理这一程序,这些都尚不清晰。”

Golay不相信智能眼镜有一天会代替智能手机,但是他相信这是一个有潜力的市场。眼镜可能成为理想的未来科技产品,用来辨别物体同时输送相关信息。

这种能被口令支配的眼镜电脑,带有导航、陀螺仪、指南针和无线网络功能,非常方便操控,这一点Golay深信不疑。

谷歌眼镜轻便、耐用,但是也有一些技术缺陷,比如右耳后面的电池,按谷歌的说法应该能用3-4小时,但实际上却只能坚持1.5小时。而且如果眼镜利用率很高的话,镜框会发热。

(uscsfhealth.com)

“相机部分也有问题,因为不能自动聚焦,对远距离的物体不太容易识别,”Golay说。因此要想扫描一个条形码,必须在25厘米之内。

Icare研究所正在研制的第二个应用程序也遇到拍摄和聚焦问题,这个应用程序用来识别汽车牌号,但是Golay强调这不是为警察研制的,而更多的是做一个新的尝试。

谢尔这个地方几乎成为了瑞士智能眼镜的研究基地,瑞士西部高等专业学院的科研小组正在研制一个网络自学(E-Learning)程序和不同的医学程序,为医生在替病人检查时提供支持。

“视频可以被传送到眼镜上,医生可以对事故现场进行跟踪,得到一些有用信息,比如受伤人数,以便他们准备足够的手术室,”Henning Müller,高等专业学院网络健康(E-Health)负责人这样说。首个应用程序试制版将于今年6月推出。

在美国,医生们已经开始利用智能眼镜的应用程序,病人的图片、声音通过眼镜传输到电脑、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上,这一试点项目已经在加利福利亚大学完成,不久将运用到加利福利亚南部的医院中。

去年12月旧金山胸外科医药中心结束了一个为期三个月的手术室智能眼镜试验,结果喜忧掺半。

不要当“另类”

不久前,谷歌向智能眼镜应用程序的研发者们发布了一个行为准则,以下是几条摘要:

“如果你长时间盯着你的小屏幕看个不停,你周围的人一定感到很奇怪,所以不要通过谷歌眼镜阅读《战争与和平》。”

“智能眼镜是一个高科技仪器,需要使用你正常的人类头脑。因此滑水、骑马或者摔跤时戴着它,不是什么好主意。”

“如果你担心有人因为你在一个高级餐厅中戴着智能眼镜用餐感到奇怪,那么不妨摘了它。”

 “独自站在角落里盯着其他人看,用你的智能眼镜拍摄他们,不会令人感到很舒服。”

(资料来源:谷歌)

信息框结尾

在提供有用信息上,智能眼镜显得很有优势,问题出现在信号连接、对语音指令的反应和屏幕的清晰度上。在有关保护病人数据和眼镜的消毒上也被提出质疑。

对于瑞士的应用程序研发者来说,数据保护可能是最大的问题。去年联邦数据保护机构和其他国家的数据保护官方部门已经向谷歌致函,表达了他们对智能眼镜在数据保护隐患上的担忧。

瑞士官方认为,问题在于将相机与网络联通,因为一些秘密拍摄的视频是对隐私权的侵害-因而在瑞士是被禁止的。

对于Müller来说,他们研制的应用程序必须得到正确认证,因为数据保护是一个重要话题。“有一点非常明确,数据绝对不能存储在谷歌的数据云中,”他最后强调。


(转译: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