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2050年我们吃什么?

瑞士每天因建筑项目失去相当于10个足球场面积的耕地

瑞士每天因建筑项目失去相当于10个足球场面积的耕地

随便走进瑞士无论哪个杂货店,都会让人觉得食品种类丰富、货源充足-无论是面包、牛奶等最基本生活所需,还是菠萝这种来自异国的果蔬。

然而,瑞士农业经营者联合会(Swiss Farmers Association)却对瑞士过度依赖外国食品而倍感担忧。该组织在伯尔尼举办的年度新闻发布会上,在展望40年后的未来时,呼吁瑞士能保持至少有一半的食品做到自产自给。




















“由于瑞士具有很高的购买力,所以能够购买一切本国无法生产的商品。但继续种植自己的食品极其重要,要实现这一点,我们需要优良的耕地,”联合会主席汉斯约尔格·沃尔特(Hansjörg Walter)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目前瑞士农民生产大约60%的国民和牲畜所需食物。可是随着人口增长和耕地面积的减少,这将会成为一项巨大挑战。

据该会透露,瑞士每天因建筑项目失去相当于10个足球场面积的耕地。

视线之内还有田地吗?

为了能更有效地帮助人们意识到基建项目、工业和住房开发正在大量蚕食瑞士的平原地区,本届会议的举办场所特地选在伯尔尼西区购物中心(Westside)不远处的一座养殖奶牛和谷物的农场里。

农场主安德雷亚斯·岑德(Andreas Zehnder)展示了一组照片,来显示城市建设是如何步步逼近他家这座始建于1869年的家庭农场的。

“不出20年,就会出现下一个大项目,对此我深信不疑,”岑德预测。他的父亲也在帮他经营农场。

岑德与妻子都在其它领域从事兼职工作,以贴补农场收入。自营农场的瑞士农民的平均年收入只有4万瑞郎左右(合4.23万美元)。

坐在岑德家干草棚里的长凳上,记者们听得到来往火车的轰鸣声。“在平原地区盖房造价比较低,可我们希望更多的房子能造在山坡上,”沃尔特指出。

从别人口中夺食

瑞士农民与消费者的利益并不是会上提到的唯一话题。该组织认为,还应当考虑到那些情况不及瑞士的国家。

“如果我们从某个市场进口了某种产品,那么其它地方就会有缺乏-很可能会是购买力低的贫困地区。食品总是会卖给肯出价的一方,”沃尔特说道。

另外还存在生产供瑞士消费的异国果蔬的水源问题,尽管出口国往往水资源短缺。即便拥有大量食品选择是件令人向往的事,可这却带来关于生产环境的诸多附加问题。

“越南的鱼是如何养殖的?使用的是什么饲料,又是怎么宰杀的?他们采用的是可持续性生产方式,还是对生态系统有消极影响?”沃尔特问道。他表示并不愿意对进口加以负面评论并指出,某些同样的问题也同时针对本地食品。

放眼世界

在罗马担任联合国粮农组织瑞士常驻代表团团长的汉斯-约尔格·雷曼(Hans-Jörg Lehmann)称,他担心食品供给问题并没有引起人们的足够重视。

“这不仅是耕地或食品安全的问题;这是涉及与其它国家-尤其是与发展中国家及其农民和消费者-合作的全局性问题。我所担忧的是,我们做得不够,”雷曼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记者评论道。

雷曼分享了一些纪录蓝舌病如何从非洲散布到欧洲的幻灯片,来说明国内外农民其实往往都是息息相关的。

他提到,瑞士拥有先进的山地农业技术,还实施鼓励本国农民采纳推荐耕作方式的政府津贴,通过共享这两方面的专长,瑞士可以帮助到其它国家。

雷曼心里有一个对今天,也是对2050年的坚定目标:

“无论何时,每一个人都必须拥有这样一个不受限制的权利,即以可承受价格获取足够的安全和多样化食品。”

农业生产报告

2010年里,瑞士农民们经历了起起伏伏。耕种季节开始较晚,春季和初夏又有大量降雨,这影响了牲畜饲料和小麦的生产。

晴朗的秋季则为苹果、梨和葡萄的成熟创造了理想条件;土豆和甜菜的收成也很好。

除禽类外的肉类生产总体情况比较糟糕。养猪的农民所饲养的头数太多,所以猪肉价格非常低。

奶牛养殖户一面挣扎于供需问题,一面又被要求降低奶价。而欧元疲软影响到奶酪出口,同时黄油又出现过剩。

整体而言,总产值为103.43亿瑞郎,缩水3.3%。同时农民的收入下降达6%。

来源:瑞士农业经营者联合会

信息框结尾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